大学同窗回忆印象中的张小龙
王静静 王静静

大学同窗回忆印象中的张小龙

张小龙和我是华中理工大学电信系的同学,认识以来,我们就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作为他的朋友,我想谈谈我眼中的张小龙。

【黑马导读】张小龙和我是华中理工大学电信系的同学,认识以来,我们就一直是很好的朋友,作为他的朋友,我想谈谈我眼中的张小龙。

c

一见如故

我和小龙是九零年三年级下学期初认识的。我在信息一班,当时信息二班的一个湖南同学苏志敏常来我宿舍打桥牌,有次提到微波班他的一个老乡做电路很厉害,围棋也下得好,他就是张小龙,于是我们跑到他宿舍,一见之下,话极投机,当时的感觉使我明白了"一见如故"的含义。我们三人就常在一起搭电路、谈发明创造,谈老道庄周等等,被我们宿舍的人称为"三 个臭皮匠",当然我在心中是自诩为"三剑客"的。

后来毕业时苏志敏在我的留言本上对我们的友谊写下了一段很感人的话,可惜我们再没见过他了。从此以后,小龙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九一年毕业时我甚至跑到他的湖南家里玩了一个暑假,整天游山逛水,和他兄弟俩下围棋,其乐融融。

(去长沙玩时见到岳麓书院中的"唯楚有才"四个大字,当时颇不以为然,但细想想,湖南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出了许多名人、才子,不胜枚举。政坛上,从曾国藩到毛泽东,再到海内外评价很高的朱镕基,都是湖南人。我认识的一些有才干的朋友,也是湖南湖北的居多。)

初露锋芒

我认识小龙时,我们正做数字钟实验,他是全年级最快实现的。我们是电子线路实验课老师课堂上点名表扬过也是该课程免试而又被评为最高分的学生。作为考试的替代,他做了个遥控器,作品被摆在实验室的展览橱窗中。

九一年我们做毕业设计时,他还没有接触C语言,那时他在用FORTRAN实现等号后的表达式可写上满满一页纸的微波方程式,我极力鼓动他玩玩Turbo C,后来他用C写了个画图的小程序。

九一年本科毕业后我考取了中山大学,他继续在华中工读研究生。这时,他对程序开发产生了浓厚兴趣。九三年我回华中工调研时,他正在用C++实现自己的窗口菜单库,那时他在OOP方法、程序组织、数据结构方面已达到较高的水平。

广州高校的校风、学术氛围,都远无法和华中工相比,我在中大磋砣三年,除了攻了一下英语,为导师争评教授凑了几篇论文外,无论写程序还是下围棋,都没啥长进。同学们忙着兼职赚点钱,现在回过头来看,其实那点小钱赚不赚都无所谓,那些赚小钱的程序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言,其中的所谓经验在工作后的很短时间里就可获得,倒把许多可以系统训练一下自己的时间浪费掉了。

九四年我们研究生毕业时,我非常希望小龙能来广州工作,和他在一起,我在各方面都受益非浅。

踏入社会

小龙毕业前来广州找工作时,遇到了京粤电脑请来经营目标思维(Object Sense)软件公司的曾在IBM和AT&T工作过的美籍华人梅先生,当时梅先生谈到要进行面向对象的数据库系统的研究开发,这可正合小龙的拍。当时我的另一同学也同梅先生谈过,但他很清醒地怀疑这一构想的可行性而去了移动通信局。而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自信的小龙在来到了这公司工作,期间小龙作了许多高水平的研究,写了许多未公开发表的论文,其中主要是研究面向对象的数据库系统的实现,并做了样品去香港展示过,当时他没少给我解释这系统的实现,可惜我听得云里雾里的。

当时面向对象的数据库系统是一个热门话题,可这不是一个缺乏资金实力,仅靠一两个能人短期可以实现的。目标思维公司竟用C++来开发MIS,这令我非常吃惊,我在中大时也曾参与过中山供电局MIS的开发,也算有这方面的经验,我觉得这样做开发维护周期长,成本高,风险很大。由于种种原因,目标思维公司后来解散了,培养出了一批高手。这一时期的磨练使小龙的软件开发技术近乎炉火纯青的境界。

之后小龙加盟一电脑公司,九六年初开发出的"灵通文档管理系统"恐怕是当时国内最早基于Delphi实现的商品化软件,也是当时市场上各种基于FOX的文档管理系统所远远无法相比的。其中的报表设计系统可表现出他的技术水平,它在功能上比MS Word的行列式表格和中文之星的自由表格要强大。

对大陆的软件,我们常常有这样的经验,看看别人的软件,设想自己来做,往往可想到去如何实现,但看小龙做出的软件,我常常无法想象该如何实现。同样的功能,水平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实现方法,表面上看是差不多,但从源程序上就可看出水平高低了,我说小龙的软件开发技术近乎出神入化的境界,就主要是因为他在程序的组织结构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另外,在许多细节方面,也体现出了很高的技术水准。

FoxMail 大获成功

关于FoxMail,大家都很了解,我就不想多谈了,FoxMail的代码从最初原型的一万多行到2.0版的七万多行,倾注了小龙无数的心血,体现出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精益求精。

udora在它的About中列出了一百多人的队伍,而FoxMail从开发到技术支持,是小龙一人在孤军奋战。

FoxMail各版本在Internet上发布以来,小龙每天都要收到几十封以至上百封邮件,有赞扬的,有提意见建议的,有请教问题想拜他为师的,他绝大多数都一一回复,这一工作量相当大,他常常把一天的许多时间都用在回邮件上了。

不要误以为小龙只是写程序厉害,其他如网络、通信、数据库管理等方面,只要稍加接触,就是一流高手,所以,无论在哪里,他都充当技术顾问的角色,别人碰到什么难题了,就找他帮忙解决,而他总是无私地乐于助人。小龙是那种开发技术含量高的大系统所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

小龙无论玩什么,只要稍加练习,总能达到业余高手水平,围棋、桌球、网球、保龄球,电脑游戏(DOOM、DUKE、Red Alert等),玩起来总是在周围人中最厉害的之一。

小龙对朋友真诚相待,在他身边总聚集着许多朋友,虽腰包瘪瘪,却乐善好施,所以周末邀他打球吃饭,是万不可让他付帐埋单的。

小龙无论在人品、精神还是智能方面,我都由衷地敬佩他。

FoxMail的成功是否会带来小龙的成功,我们还不知道。FoxMail作为Internet上发布的Freeware已传遍了东西南北中,国内外很多用户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一是这的确是个高质量的软件,二是这么好的东西竟是Freeware,当然,在国外,这类Freeware也有不少,但那是开发者在不愁活情况下的一种高层次的追求,而在大陆,正如小龙"没弄明白软件技术和赚钱之间的关系",低层次的生活需要都还没满足,怎谈得上做高质量的免费软件自娱娱人?我想,中国大陆以后肯定也会有一大批高质量的freeware和shareware,但小龙可说是大陆开先河之人。

人才困局

中国大陆并不是缺乏人才,中华民族是最勤奋、最聪明的民族,但事实是许多人的时间、精力和才华都被无谓地消耗掉了。且不说最有才干的出国了一大批,还没走的又有些在是否出国的问题上徘徊,争着进外企,跳来跳去为洋人推销软硬件,当Sales,整天陪着客户吃饭、桑拿。还就是在国营单位里混日子,看着国外的软硬件设备,在干好干坏差不多的机制下,反正做多错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领导要你安分守己,你即使闲坐着也不能写自己的程序。

再有每天为生活奔波,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充当廉价劳动力为老板开发一些缺乏统一规划的、重复的、低技术含量的各类MIS。偶有做得有意义、干得好的,也难以得到应有的报酬,艰辛几年,难以为继,只好转行,回想当年在电脑前通宵达旦,为理想而奋斗的日子俱往已。我见过许多原来技术一流而改去做生意的,却没能见到能有一个较好的环境下坚持写程序的。

也许我的言辞过于偏激,但这就是中国大陆很普遍的一些现状。

我们期望着能有一个自由宽松的环境,象美国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AT&T的贝尔实验室、IBM的沃森研究中心等,其中的研究人员拿着高薪,不愁衣食住行,去研究自己感兴趣的课题,去进行混沌学、人工生命、电脑象棋和其他基础的不能马上或直接带来经济效益的研究,这些地方,正是最能充分发挥研究人员主观能动性和才能的地方,所以是专利出得最多的地方,这样的环境,才是我们技术人员的"美国梦"。

我们时常感慨大陆缺少高技术风险投资家,是啊,中国大陆的暴发富们宁愿在风月场所中把自己花不完的钱挥霍掉,也不会想到去发展民族的原创软件业。求伯君先生可以卖别墅做软件,张小龙可没什么可卖的,到万不得己时,也许只有卖他自己了。

未来期许

FoxMail的成功给小龙带来了社会效益,可几乎没有为他带来经济效益,随着FoxMail 2.0版和Aerofox主页的发布,我可以体会到小龙在一个小高潮后的疲惫,这是一阶段的结束,也是新阶段的开始,在中国大陆的国情下,小龙未来的路怎么走?我们在思考着。

我很希望小龙往电脑与金融结合这方面发展,因为我认为在这方面极有前景。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电子交易使得有形金钱与无形金钱相比已微不足道,有形的真实经济如制造业等已日渐没落,发展缓慢,利润率低,而无形的建立在各种金融工具及其衍生产品上的金融经济发展迅速,规模比有形经济大许多倍,每天在电脑网络上流动着数以万亿计的美圆,等价交换式的金本位制已逐步让位于建立在电子交易基础上的比特本位制。排名世界前列的大富豪不再是工业大王,而是提供信息技术者和基金管理人。华尔街上的证券公司是世界上最充分应用高科技的几家企业,通过自动交易系统在全球金融市场上进行频繁交易已取代从事并购咨询的投资银行成为其主要业务,电脑工程师和数学家、数量经济学家这样的"数量人"最受重视,传统经济学家常常无所适从,亚太金融风暴虽说有其内部经济原因,但确是国际大炒家通过电子交易一手造成如此巨大的波动,投机金融本身已可影响经济的基本面,进而影响整个世界经济。华尔街的现状就是中国金融市场的未来,我希望小龙能加入到中国"数量人"的行列中。

衷心祝愿张小龙能心想事成,多赚些该赚的钱。

任务 回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