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邮报》的变与不变
王静静 王静静

《华盛顿邮报》的变与不变

在宣布个人出资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和其所在公司的多项业务资产之后,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向《华盛顿邮报》员工发出一封公开信,阐述了自己对该报的认识,以及收购后的计划。

i黑马导读】在宣布个人出资2.5亿美元收购《华盛顿邮报》和其所在公司的多项业务资产之后,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向《华盛顿邮报》员工发出一封公开信,阐述了自己对该报的认识,以及收购后的计划。原文地址

AA

以下是公开信全文的中文翻译版:

《华盛顿邮报》的雇员们:

你们都知道这则新闻了,而你们当中的很多人也会对此有所顾虑。一个家族已经拥有这个公司达数十年之久,而且这数十年来无论在顺境和逆境当中,这个家族一直真诚行事,坚持原则,做重要价值观的守护者。因为这个家族做得如此出色,你们对这次改变的顾虑也是很自然的。

那么,让我从关键的地方说起。华盛顿邮报的价值观不需要改变。这份报纸仍然是对读者负责,而不是对拥有它的人的一己利益负责。我们会继续追随真相指引的方向,我们会努力工作,争取不犯错误。如果我们错了,我们会迅速而完全地坦白承认。

我不会领导华盛顿邮报的日常工作。我在另一个华盛顿(译注:指亚马逊总部所在地,华盛顿州西雅图市)生活的很开心,并且在那里有一份我热爱的全职工作。此外,邮报已经有了一个出色的领导团队,他们对新闻业的了解比我多。他们同意留下来,对此我十分感谢。

当然,在接下来的年月里,邮报会有改变。无论有没有新的老板,这种改变都会发生,而改变也是必要的。互联网正在改造着新闻业的几乎所有元素:缩短新闻流程;侵蚀长期可靠的收入来源;催生新型的竞争对手,它们中有一些只承担很少——或者根本不承担新闻采访的成本。我们面前没有一份地图,指明一条前进的路径也并不容易。我们需要发明创造,这也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实验。我们的试金石是读者,要理解他们关心什么——无论是政府、地方领导人、新餐厅开业、童子军、商业、慈善、州长或者体育——然后进行逆向思考。对于这个发明创造的机会,我感到很兴奋,也很乐观。

新闻业在一个自由社会扮演着关键性的角色,而作为美国首都的本土报纸,《华盛顿邮报》显得尤其重要。我想特别指出,作为邮报所有人的格雷厄姆家族展现出了两类勇气,我希望能够学习。第一种勇气是,他们会说:等一等,要确认,不要急,再找个信源,因为新闻报道关乎实实在在的人,这和他们的声誉、生计及家庭都利益攸关;而第二种勇气是,他们会说:追踪报道这件事,不管代价有多大。我当然不希望有人威胁说要把我的身体零件放进榨干机(译注:榨干机是美国常用的拧干衣物的设备。在五角大楼文件事件中,尼克松政府司法部长约翰?米切尔曾对当时的《华盛顿邮报》老板凯瑟琳?格雷厄姆发出“榨干机”威胁),不过有了格雷厄姆女士的榜样,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干,我会准备好的。

我最后想说的一点,跟邮报或者这次所有权的转手都没有关系。我很高兴能在过去的十几年间里和唐(译注:指华盛顿邮报公司董事长兼CEO唐纳德?格雷厄姆)变得如此熟悉,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

你真诚的

杰夫?贝索斯

? ? ? ? ? ? ? ? ? ?财新记者 王嘉鹏 译

媒体 观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