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得其所:李世聪如何成就华人最大殡葬公司龙岩人本?
王静静 王静静

死得其所:李世聪如何成就华人最大殡葬公司龙岩人本?

九十多岁的许太太正在为老伴儿的仙逝而垂泪伤心。在台北的这家殡仪馆里,她面对许老先生生前的各种照片失声痛哭,而亲戚朋友们则抑制住了悲伤。参加葬礼的人无论男女皆是一身黑衣加白手套的装束,确保有序而且庄严地完成这一悲伤的道别仪式。

 

作者 Joyce Huang

0 (1)

【黑马导读】九十多岁的许太太正在为老伴儿的仙逝而垂泪伤心。在台北的这家殡仪馆里,她面对许老先生生前的各种照片失声痛哭,而亲戚朋友们则抑制住了悲伤。参加葬礼的人无论男女皆是一身黑衣加白手套的装束,确保有序而且庄严地完成这一悲伤的道别仪式。

“在像这样的时刻里,我们分担着当事家庭最深切的痛楚。”在举办许老先生告别仪式的会场边上,台湾龙岩人本服务(Lungyen Life Service)的一位高级殡葬指导师辛迪·常(Cindy Chang)如是说道。

在台湾,葬礼并非总是这般平静。直到最近,一些传统的道家仪式甚至会请来一些身着比基尼的脱衣舞娘在一辆霓虹闪烁的彩车上进行表演,或者邀职业哭丧者前来造势——只要给钱,这些雇来的哭丧者就会放声恸哭,制造出声势浩大的送别场面。

每当想到这些,今年53岁的李世聪心里都会打个冷战。二十年前,他创办了龙岩人本。以其12.3亿美元的市值,龙岩人本可以称得上是世界第三大专门从事殡葬业的公司,仅次于美国的国际殡葬服务集团(Service Corp. International)和希伦布兰德公司(Hillenbrand)。

(龙岩人本还在今年的福布斯亚洲中小上市企业200强中榜上有名。)

当初,台湾如同马戏表演般的殡葬仪式以及业内缺乏专业服务的状况都给李世聪提供了机会。李世聪是一位训练有素的机械工程师,当时正打点着其父营收规模达1,500万美元的生意——向日本电子制造商出口导电箔。

李父的一位最好的朋友拿出了位于台湾西北岸山区的一处墓园,以3,000万美元分期付款的优惠价格让李世聪接手。“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踏进殡葬行业,”他说道,“但是经过了多年的努力,我们正为阴郁悲伤的殡葬业注入光明的一面。”

李世聪回忆起继这桩墓园交易之后,自己首次参观了台北一家由政府运营的殡仪馆,那情形可谓“令人头皮发麻”。

李世聪还记得,“由于冷库不够,尸体被毫无遮盖地散放在走廊里。一些尸体周围放了干冰,一些则开始变红。当时陪我参观的是洛文集团(Loewen Group,后来被国际殡葬服务集团收购)的一位高管,他告诉我这是他从业三十年来到过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殡仪馆。”

然而这一恐怖的经历以及朋友们对他会做如此骇人的一个行业所表露出的惊讶之情都没有吓退李世聪。没有经验,李世聪就着眼日本(他曾在那里为父亲打点生意)以寻找一种“文明得多”的方法来办丧事。

由于龙岩人本定位于将自身运营与台湾家庭作坊式的殡葬服务区别开来,日本殡葬公司Sun-Life尤其成为了他们效仿的榜样。李世聪派民俗专家们去检索中国儒家殡葬文化中真正的礼仪。龙岩人本提供的入殓服务平均收费8,350美元,这一具有竞争性的定价是为了招徕客户继续选择该公司的葬礼服务,而筹备葬礼的利润要丰厚得多。(普通的殡葬行业仍然处于高度分散化的状态。)在正常的年份里,龙岩人本一年接到的服务单子多达5,000单。

同时,李世聪开始在他经营的墓园里建造一座造价不菲的20层骨灰安放塔——真龙殿,即所谓的“阴宅”。如今在台湾火葬广泛成为人们的首选,因为当地土葬墓地稀缺造成价格扶摇直上。

龙岩人本奢华的真龙殿俯瞰台湾海峡,极具特色:美丽的景色令人屏气凝神;讲究的风水选址能为后人带来好运;大厅宽敞舒适,每道门上都安装了电子防盗系统,还有公共食堂和儿童游乐室,方便家人前来追思或举行祭奠活动。

2002年真龙殿竣工时,龙岩人本的生意开始蒸蒸日上。凭借预售,该项目成为了公司主要的利润驱动。这些预售是利润极高的生意,其中龙岩人本在台湾地区占据主导地位。无论是为未来准备还是当下所需,骨灰龛位的销售占到了公司营收的七成,并且在过去五年里猛增了三倍。(2013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报6,800万美元,税前利润3,270万美元,销售额同比下滑——上年同期龙岩人本最新推出了一批室外骨灰龛位以供销售。)

最近,龙岩人本请来了著名建筑师安藤忠雄(Tadao Ando)和琉璃艺术家王侠军合力打造真龙殿第17层的室内设计空间——“无瑕塔位空间”,置于这些艺术作品之中的骨灰龛位至少要加价30%,每个龛位的价格高达44,000美元。“我们资本密集型的商业模式使得竞争对手们无力追赶。”李世聪说道。

“传统的葬礼可能很喧闹,但是远不如龙岩人本所筹办的那样庄严肃穆。”现年70岁的洪春常(音)说道,他已经在真龙殿里为自己和老伴儿预留了龛位,紧挨着已过世的双亲。他补充道,“我喜欢这里的景色。”

龙岩人本在殡葬行业里深受信赖,因为它甚至抬高了基础服务的门槛。例如,龙岩人本只招聘处事风格能令人感到宽慰的大学毕业生来担任殡葬指导师。所有客户都会得到悉心接待,并且有不满意可退款的承诺。当然,如果家属想要对逝者做特殊处理——也许是让逝者做一个spa——该公司也能够予以安排。

2009年,龙岩人本首次邀请日本建筑师安藤担任首席建筑师,打造与原墓园毗邻的一座新墓园。这个墓园在所有意义上都要是绿色的,周围的环境当然也不例外,其中包括了造价约3.33亿美元的数条樱花大道的设计。

李世聪的得力助手兼总经理刘伟龙说道,这个计划到2020年竣工的新项目,体现了李世聪向价值链上游发展的意图。

据刘伟龙介绍,李世聪听了十分钟的简要介绍就同意了他所提出的人选——安藤,但却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动用了在日本的一切人脉和资源向安藤推销他们的项目。

在台北的一次碰面中,安藤问到了预算问题。李世聪没有直接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而是作了一番蕴含哲理的回答:“我们追求的是世界第一。我认为不该花的钱你一分也不能浪费,但该花的钱你一分也不能省。”有了这句话,安藤接下了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墓园项目。“我全权委派而且完全信任我的管理团队。一旦提案最终敲定,我的工作就是让它实现。”李世聪说道,他承认在此次商谈之前自己对安藤的作品并不熟悉。

李世聪的大手笔不可避免地招致了一些当地同行业者的批评,他们抱怨随着土地供应的收紧,“暴发户们”正在引发阴宅房地产投机。

李世聪辩解称:2011年年底,公司新购得六块墓地让触角遍及台湾全岛。在此之后,龙岩资本使自己的产品线多样化,为那些财力可承受的顾客开发上述那些项目,同时也为有需要的人提供无偿殡葬服务。

这家台湾殡葬企业目前有员工480人,其成功和眼界无疑吸引了浙江省温州市政府的注意,温州市政府主动接洽龙岩人本,希望引导它在大陆地区引领殡葬服务改革。

今年3月,龙岩人本最终承诺在温州投资4.89亿美元,包括提供服务指导和建造高层骨灰安放塔。(非殡葬资产的变现将有助于满足该公司巨大的资金需求。)尽管在温州开展经营只是此项承诺的一部分,但是李世聪希望他的台湾模式能够先在温州得到复制,然后再扩展到中国其他市场。

李世聪断言,“给它一点时间。如果我们在大陆市场取得成功,我们将超越国际殡葬服务集团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殡葬服务公司——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实现这一目标。”

时机无疑站在了龙岩人本这一边,因为中国现在的老龄化人口数量居世界之首,每年死亡人数高达900万。

该行业在大陆尤其有前途,因为调查显示大陆居民更愿意强己之所难对丧事大操大办,以体现其社会和经济地位。

“在自由选择葬礼安排方面,中国的消费者表现得更不理性,因为大多数人都会虚荣心作祟,希望不要落居人后,风风光光地大办一场。”上海理工大学教授乔宽元说道。

乔宽元的调查发现,上海超过50%的居民正受到他所谓的“虚荣攀比心态”影响,他们理想的葬礼,其费用往往超过了自己的实际经济承受能力。

但是台湾南华大学生命礼仪研究中心的副主任杨国柱指出,尽管存在消费冲动,事实证明大陆市场对于该行业的早前进驻者来说还是充满不确定性。除了监管方面的繁文缛节之外,大陆民众长久以来谴责这一行业谋取暴利,他们仍然难以接受像台湾这样精细复杂的葬礼。杨国柱说道,大陆一场葬礼往往耗时三天以上,而在台湾这一仪式能持续超过14天。

然而,龙岩人本的李世聪不认为大陆的商业挑战令人却步——他可以吸引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他说,阻碍龙岩人本在大陆市场获得成功的一大障碍是用人问题。“如果找错了人才,一切都可能出现问题。”李世聪说道。龙岩人本将对新员工进行至少为期一年的培训,甚至希望招聘大学毕业生作为护柩者——这些人最好有海外教育背景。

译 徐笑音 校 李其奇

行业 观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