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贝索斯购买《华盛顿邮报》全过程
王静静 王静静

解密:贝索斯购买《华盛顿邮报》全过程

他们两人之间的交谈让格雷厄姆坚信,将该家族控制的《华盛顿邮报》的未来交给这位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原文来自 The Washington Post,由腾讯科技编译)

【导读】多年以来,华盛顿邮报公司董事会主席唐?格雷厄姆(Don Graham)一直向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咨询有关科技和新闻产业的情况。格雷厄姆在《华盛顿邮报》总部大楼里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了解贝索斯,我知道他的个性和管理科技公司的能力。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有关报纸产业所处困境的问题。当我们俩结束讨论后,他总是说‘我还是对此非常感兴趣’。”他们两人之间的交谈让格雷厄姆坚信,将该家族控制的《华盛顿邮报》的未来交给这位亚马逊创始人兼CEO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10

今年年初,华盛顿邮报公司聘请了美国投行Allen & Co.为《华盛顿邮报》寻找买家。虽然将《华盛顿邮报》以2.5亿美元价格出售给贝索斯的决定最终是在格雷厄姆位于爱达荷州的度假公寓里敲定的,但早在去年下半年格雷厄姆就与其侄女、《华盛顿邮报》发行人凯瑟琳?韦莫斯(Katharine Weymouth)曾就出售该报讨论了数周。他们俩当时讨论的焦点问题是,在互联网促进报纸产业快速发展的今天,格雷厄姆家族是否还是《华盛顿邮报》的最佳所有者。格雷厄姆在宣布出售《华盛顿邮报》当天表示:“让我们俩都感到吃惊的是,我们俩都向对方问了同一个问题:是否有外部公司或个人能够给《华盛顿邮报》带来些改变。”他指出,虽然家族内部成员谁也不想出售《华盛顿邮报》,但他们却希望给予它“最大的成功机会”。

贝索斯考虑数月

最后,为《华盛顿邮报》寻找买家的重任落在了Allen & Co.执行董事南希?皮雷兹曼(Nancy Peretsman)的肩上,她同时也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和在线旅游服务网站Priceline.com Inc.的董事会成员。更令格雷厄姆家族感到欣慰的是,皮雷兹曼还是格雷厄姆已故母亲凯瑟琳?格雷厄姆的好友。《华盛顿邮报》曾因在1970年代初通过揭露水门事件和迫使理查德?尼克松总统退职而获得了国际威望。凯瑟琳恰恰在那段时间里执掌着该报纸。

格雷厄姆表示,皮雷兹曼曾在今年年初给贝索斯打过几次电话,不过此后这位亚马逊CEO就沉默起来。在此后的两个月里,格雷厄姆一直与多个潜在买家商讨出售《华盛顿邮报》的事宜,但他拒绝透露这些买家的具体名字。

直到上个月,贝索斯才通过电子邮件表达了对收购《华盛顿邮报》的兴趣。然后,双方就展开了谈判。

格雷厄姆表示:“当贝索斯表示对收购感兴趣时,我感到非常兴奋。很明显,他在这段时间里一直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这可不是一时冲动才做出的决定。”

现年68岁的格雷厄姆和49岁的贝索斯已经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双方曾在推出Kindle阅读器以及Kindle版《华盛顿邮报》的过程中有过非常亲密的合作。

两次面谈定乾坤

《华盛顿邮报》的印刷广告业务营收在过去七年里一直呈现下滑趋势,尽管该报的电子版业务营收也在逐渐增长,但还是无法抵消印刷广告营收下滑所带来的亏损。华盛顿邮报公司去年总营收为40亿美元,同比下降近3%,其运营收入则同比下降了56%。

格雷厄姆表示,公司在吸引新读者和削减成本方面做出的种种努力还是无法抵消印刷广告业务下滑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尽管格雷厄姆家族四代人都在执掌《华盛顿邮报》,但家族成员也逐渐意识到,他们对如何拯救这家报纸也无能为力了。

格雷厄姆称:“我们努力过。我们曾经在吸引读者、品牌推广和产品开发方面进行过非常成功的创新,但就在扭转营收下滑趋势方面无法取得任何进展。”

在七月中旬Allen & Co.年度媒体和科技大会上,格雷厄姆与贝索斯的两次单独面谈最终促成了《华盛顿邮报》的出售交易。格雷厄姆回忆称,我们俩的第一次面谈是在Allen & Co.位于爱达荷州太阳谷(Sun Valley)总部的会议中心的后阳台上,面谈持续了约一小时。第二次面谈则是在太阳谷度假中心的一幢公寓里。当时,格雷厄姆买了三明治和饮料,他们俩就在餐桌上畅谈起来。

两个人不断地交流着各自的想法,最终在格雷厄姆与其他潜在买家谈判的“公平价格”上达成了一致意见。亚马逊新闻发言人德鲁?赫德纳(Drew Herdener)并未立即回复媒体要求其对此事发表评论的请求。而贝索斯则通过一家独立公司购买了《华盛顿邮报》。

董事会一致通过

格雷厄姆表示,他和韦莫斯曾经反复咨询过公司董事以及公司的最大股东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询问他们出售《华盛顿邮报》是否有意义。当格雷厄姆提出将《华盛顿邮报》出售给贝索斯的建议时,得到了董事会的一致表决通过。

8月5日下午,在华盛顿邮报公司总部一楼大厅的房间里召开的会议上,格雷厄姆和韦莫斯向出席会议的众多员工通报了将《华盛顿邮报》出售给贝索斯的消息。

韦莫斯在昨天接受媒体电话采访时表示:“员工的第一反应是非常沮丧,因为他们对唐?格雷厄姆及其家族充满尊敬和爱慕之情。然后第二反应是震惊。不过,他们也对买方是贝索斯感到满意,因为贝索斯与格雷厄姆家族拥有相同的价值观。至少,《华盛顿邮报》找到了一个好买家,而不是被迫拍卖出去的。”

贝索斯面临挑战

贝索斯表示,他将继续将重心放在亚马逊的业务拓展上,而要求现年47岁的韦莫斯及其员工继续经营《华盛顿邮报》。格雷厄姆称,与此同时,贝索斯还将思考如何激活新闻产业的难题。

格雷厄姆指出:“贝索斯懂得如何聚拢员工为新闻产业带来可喜的变革。不过,他必须首先弄清楚我们的营收为何没有增长、新闻的来源在哪里以及读者需求等关键问题。”

贝索斯在昨天致《华盛顿邮报》员工的备忘录中表示:“《华盛顿邮报》的价值不需要变化。报纸依然要为读者负责,而不是所有者的私人利益负责。”

读到这里,格雷厄姆被深深打动。毕竟,这正是他的外祖父尤金?梅耶斯(Eugene Meyers)在1933年买入《华盛顿邮报》以后一直给员工灌输的价值观。

并购 资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