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级市场,是不是中国电信的新船票?
王静静 王静静

企业级市场,是不是中国电信的新船票?

被电信运营商封闭了多少年的VOIP市场,就在这短短两年间被微信轻而易举的绕道而行。当初无论运营商管道化的讨论多麽的积极和深入,都不及这显而易见的一击来的明显和痛楚。毫无理由,各种批评迎面而来:网络压力加大,无缘硬件创新,自营业务思维停留在SP时代,封闭体系岌岌可危,规模个性难以兼顾。

企业级市场,是不是中国电信的新船票?

 

作者:董焘

【黑马导读】被电信运营商封闭了多少年的VOIP市场,就在这短短两年间被微信轻而易举的绕道而行。当初无论运营商管道化的讨论多麽的积极和深入,都不及这显而易见的一击来的明显和痛楚。毫无理由,各种批评迎面而来:网络压力加大,无缘硬件创新,自营业务思维停留在SP时代,封闭体系岌岌可危,规模个性难以兼顾。微信被看成了传统运营商管控模式VS新兴互联网开放模式的典型案例和中国社会与政府管理方式转型的一个缩影,被津津乐道。

100多年来电信业赖以生存的语音业务收入已发生根本性动摇,日趋免费化。大量OTT业务让传统电信运营商的增值业务不断贬值和边缘化。而爆炸式增长的数据业务耗尽了网络资源,却不能带来相应的收入和回报。

科技进步的力量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推动和变革并不是第一次,当然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这种力量在推动电信体制一步一步改革发展同时,中国电信内部也在各种新旧交互的力量中,探寻去电信化的路径。

进入企业级市场

根据国家网络信息安全技术研究所软件安全评估中心2013年5月统计的数据,截至4月1日,苹果APPStore、谷歌Google Play、微软MarkePlace和诺基亚OVI四个官方应用商店的应用总数超过213万,我国活跃的23家Android非官方应用商店的应用总数也超过196万。仅天翼空间的注册开发者,就已经达到了近40万。但是在巨头林立的中国市场上,多数面对2C市场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都是不赚钱的。从3G牌照发放至今短短不到四年时间,这一片领域已经变成了一片红海。如果进入这个市场,将会面临着与依附在中国电信应用商店产业链上下游千上万的中小公司和开发者争夺利益。这是市场不愿看到了,也是电信不擅长的。

而另一方面,根据易观国际的预计,到2016年,企业级移动应用的市场规模将达到666.3亿。相当于20个新浪微博,30个搜狐门户。而且近几年企业级移动应用市场复合增长率还保持在65.4%上下。也就是说,每三年,这个市场就扩大三倍。随着O2O深入整个实体经济,企业对移动互联网的需求将会和国家GDP紧紧捆绑在一起,工业化和信息化的双重力量,将推动企业级移动应用市场迎来大爆发。

但是目前这个市场上,能做到年收入一千万的公司,不超过10家。几乎90%的市场需求还没有被满足。

正因为此,进入移动互联网企业级市场——运营商的机会来了。

数字背后的矛盾

一方面:对传统行业来说,移动互联网充满了神秘和困惑。每个人都知道移动互联网的好处,但是怎么做?找谁做?如何做?然后怎么办?通常企业的困惑有下面几个方面:

第一,如何快速寻找适合自身的移动应用?适合是双向的,既需要企业所在行业的know-how,也需要对移动互联网的know-how。企业的人通常对移动互联网能做什么不太了解,而移动互联网的从业人员又对企业所处的行业不太了解。谁能充当一个合格的翻译?

第二,如何寻找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以确保开发进度和交付质量?传统的外包模式下,只能通过合同验收来降低交付风险,但对于开发过程中的控制管理比较松散。谁能帮助企业来进行更好的过程管理呢?

第三,如何确保得到持续可靠的售后服务?软件是否可用,是否好用。除了在交付的时候没问题以外,后续的维护是很重要的。而项目结束时,大部分的款项都已经支付,谁能帮助企业确保持续可靠的维护服务呢?

第四,如何运营推广自己的企业APP?APP的开发只是第一步,开发出来之后,如何运营,如何推广?谁能用专业的身份给出最优惠的运营推广方案?

另一方面:也有98%的开发者接触不到有价值的企业客户。他们开发市场的成本高、自己培养的销售团队,缺乏行业积累和政企关系,基本没有能力接触到优质的客户。同时这些开发者们能够提供的能力也比较单一、当他们真正接触到了政企客户的时候,会发现单凭自己的能力,根本没有能力消化这样的客户。对他们来说,几个问题是:

第一,做To C应用已经很难赚到钱了。以前做游戏还是一条路,可是微信5.0出来之后,对他们的冲击也很大,行业又要再次洗牌。同时To C的渠道建立成本高,还容易被BAT冲击。

第二,如果想做To B应用项目机会不稳定。To B产品和解决方案无力大规模推广复制,只能单纯依赖人员的累加来提高流水。

第三,能力单一。多数开发者只能提供开发服务,无法提供开发、运营、推广等一条龙服务。即使建立了一条龙服务的团队,也无力使团队满负荷运转。

而双方欠缺的,正是电信拥有的。

第一,电信百年品牌的背后,是严密的管控体系。这是电信运营商的特长,也是一个运营上亿用户,软硬结合的公司最起码的能力。这可以保证上游的传统企业和下游的开发者团队与中小企业团队商业风险降低到最小。

第二,电信的数据。电信自有品牌应用商店几乎端覆盖了所有电信的手机,它能在用户的授权下,对用户的一些行为进行了采集和分析。基于大数据的分析,能产生很大的价值,这对开发者、传统企业以及用户,都是有价值的。

第三,是运营商的基本能力。不管是计费能力还是短信通道能力,对开发者和企业来说,都是很有价值的,以及号卡,专线,甚至是一些线下的资源,都是对于双方非常欠缺的部分。

企业移动互联网一站式服务平台,成为了中国电信应用工厂恰如其分的商业模式。

这自然是一片新蓝海,也需要一批新舵手。电信从体制外引进大量非电信背景的互联网人才,试图拜托运营商的固有思维,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方法来运营这个平台。然而,运营商“去电信化”绝非单纯“互联网化”。要在依赖电信传统优势的同时,革新组织结构、转变管理方法,为产业链上下游保证合理的利润空间,提供一个平等、自由、开放的商业环境和强大的商务支持,才能真正做好一个平台。

这是一种很有趣的现象,每次电信行业变革前后,都会在电信体制内外出现大规模的人才流动,

4G新起点

今年下半年,将会陆陆续续在各个省市上马4G。4G对于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相当于宽带对于拨号时代的影响。会有大量新业务新形态新模式出现。这不仅对于2C市场影响深远,也将重塑所有人对于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届时企业移动应用会大量普及,成为革新生产力的强大力量。

4G时代的运营商,是被OTT彻底管道化,变成了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这样默默无闻的公共设施运营商?还是重新焕发新生机?这是时代留给电信运营商的一个问题,也是一个影响整个生态圈所有人的未来的一个问题。

电信 投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