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大会”的生意经:将武术变成文化而非卖钱
王静静 王静静

“武林大会”的生意经:将武术变成文化而非卖钱

武术要变成文化产业也不是拿武术出来卖钱,最主要的是要把武术变成一种文化,它才有价值。为什么时代改变了,我们还是对武侠,这是什么拳、什么兵器感兴趣?是因为武侠中的那种侠义精神打动人。

 

【黑马导读】武术要变成文化产业也不是拿武术出来卖钱,最主要的是要把武术变成一种文化,它才有价值。为什么时代改变了,我们还是对武侠,这是什么拳、什么兵器感兴趣?是因为武侠中的那种侠义精神打动人。

“武林大会”的生意经:将武术变成文化而非卖钱
通过各种名目的武林大会,地方政府和表演者各自收获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名和利。

2013年8月6日上午,乌鲁木齐尊茂银都酒店的一个会议室内,天山武林大会的“天山论道”活动现场,十多位来自港台、大陆的学者正在台上热情洋溢地向听众讲解《周易》。

台下,一百多人昏昏欲睡,包括近30名从各地闻讯赶来的记者。

大家以为能够见识到现代武林的真实独门绝技,却发现必须先接受老先生们的国学课程。

直到下午,困乏的人们突然发现了身穿白色袈裟、头戴斗笠的少林大师释德朝正默默地在台下端坐,便蜂拥而上拍照留念。

“这只是一次纯粹文化交流活动,”天山武林大会在乌鲁木齐的组织者徐娜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说,“我们没想过影响力会这么大,可能是因为活动的名字吧。”徐是新疆都市消费晨报项目部负责人,天山武林大会的名称便是来源于她的团队。

真正的活动策划人是来自台湾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龚鹏程。无论是武林掌门人还是远道而来的学者,都是龚请来的朋友。

活动的正式名称是“天山文化节”,包括周易论坛、乌孙文化论坛、摄影比赛,“侠文化”只是其中的一项。但人们只知道在天山要举办一场现代武林大会。

“这是老年版的Cosplay吗?”看到网上流传的各大门派的表演照片,一位网友惊叹道。

“包装”武林大会

崆峒派第十一代掌门白义海2009年在山东与龚鹏程结识,当时他还只是珠海一家高校的讲座教师。

这一年,由龚鹏程策划的第一届“侠文化节”在山东莱芜的雪野湖风景区举行。除了官员、武侠文学研究者、歌星,龚还邀请了“七大门派”掌门人,白义海便是其中之一,场面远比遥远的天山大草原盛大。

龚鹏程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自幼习武,加之武侠文学也是自己的兴趣之一,类似武侠文化的讨论会他很早就在办,但武侠文学办来办去就没有什么新意了。

“后来我就利用我的一些特别资源,各大门派的资源,把大家聚在一起重新想点子,”他回忆说,“比如山东这次叫掌门人大会,完了以后是海峡两岸的名家、武侠论坛。其实那就是一个武侠的研讨会,两岸写武侠小说的、研究武侠小说的进行研讨,因为加上了这个掌门人大会,它就丰富了,媒体会对这个掌门人大会感兴趣,而且我还加了一个环节,就是让掌门人跟这些作者、研究者对话,更有趣,更好玩。”

但当时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个活动,也没人把它们跟“武林大会”这样的名词联系起来。

从2009年开始,“侠文化节”几乎每年都在各地举办,都是与各地方政府合作—2012年举办地是四川成都市,2013年则选择了新疆伊犁州的特克斯县。

数年来,龚鹏程多次给“侠文化节”增加不同的内容,如武校校长论坛、武侠文化产业论坛等。参与的门派也从7个增加到11个。这其中,大部分门派都是主动“寻访”出来的,而龚鹏程也教会了他们如何去“包装”。

“他们以前不懂得去推广自己嘛,”龚鹏程说,“上场就直接穿着一件短袖衬衫,随随便便的。我说这样不行,毕竟是演出,而且是掌门人,你穿得就跟小公务员、一般的工人没什么两样。”

于是,在表演舞台上,掌门人有了各自的服装:佛教徒穿上袈裟,道教徒穿上道袍,没有宗教信仰或者武术来源地信仰混杂的就自己设计。

变化不仅来自外表。

与研究国学的龚鹏程接触数年之后,掌门人的言谈也有了变化。从事中学教师多年的白义海喜欢谈论见义勇为,宣扬武术的道义精神。而深受道家文化影响的青城派三十六代掌门人刘绥滨则更多地谈论“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花小钱办大事”

在龚鹏程寻找在野武术掌门人的同时,地方政府也在寻找龚鹏程,特克斯县便是其中之一。

从乌鲁木齐到特克斯,几乎需要一天时间,走出伊宁机场之后,还需要3个小时车程,中间还包括一段颠簸的山路。因为独特的八卦布局,特克斯2007年被列入国家历史名城。但因为地处偏远,并没有太多的人了解这里,旅游者更是寥寥。

特克斯县副县长李青梅?李吉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说,急于发展旅游的特克斯县两年前通过国家历史名城委员会找到了龚鹏程,“我们希望龚教授能够为我们的发展出谋划策,就邀请他过来了。”

在特克斯,龚鹏程发现了由蒙文写成的《周易》,还有雷法书,对此地的历史文化感到相当惊异,便建议改变当地以自然风光为主题的推广方向,转而推广当地周易文化。2012年夏天,龚鹏程在特克斯主持了第一届国际周易研讨会,来访的学者们深感满意。

但似乎这样纯粹的学者聚会并未对特克斯的推广起到太大作用,于是龚鹏程决定让举办多次的“侠文化节”也移师特克斯。

李青梅对活动的预算是100万,包括200位来访人士的交通、住宿、饮食费用,场地则使用了县四套班子的办公会议室。按照李青梅的说法,这是“花小钱办大事。”200多来访者中主要是学者和各门派的武术代表,另外还有上级的州领导。

由于经费有限,与2012年在成都举办的侠文化节各门派都有几十人的阵容不同,此次来到特克斯的门派都只有两人的出席名额,基本上是师傅和一名得意的弟子,加起来不到30人。

与学者不同,这些经常出席商业活动的掌门人是有出场费的。“也就是几千块钱吧”,刘绥滨轻描淡写地说道。平时,他的出场身价一般是以万元为单位。

“既然是龚老师的邀请,我们无论如何都会过来。”白义海说。

与往年更大的不同是,经常出席侠文化节的武侠文学研究者此次没有被邀请,而原定邀请金庸、黄易的计划也搁置了。

“没有办法,经费有限。”龚鹏程说。

李青梅回忆,特克斯之前尚未有筹办这样大型活动的经验,整个筹备工作花了半年时间,并且由于中央“八项规定”的下发,中间还一度犹豫是否把活动办下去。直到2013年7月中旬,活动的新闻发布会才在北京匆忙举行。

但此时,还很少有人把这样的活动跟“武林大会”联系起来。

武术 产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