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伯凡:网络新时代,将催生众多高“市梦率”公司
陆海天 陆海天

吴伯凡:网络新时代,将催生众多高“市梦率”公司

很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很快就要到“收摊”时候了,因为梦想最终要回归到盈利,市梦率最终要落实到市盈率。但这不是说互联网已无梦可做了。这是一个具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网络新时代,它将引发丰富的梦想,催生出众多高“市梦率”的公司。

作者:吴伯凡

【导读】很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很快就要到“收摊”时候了,因为梦想最终要回归到盈利,市梦率最终要落实到市盈率。但这不是说互联网已无梦可做了。这是一个具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网络新时代,它将引发丰富的梦想,催生出众多高“市梦率”的公司。

  很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很快就要到“收摊”时候了,因为梦想最终要回归到盈利,市梦率最终要落实到市盈率。但这不是说互联网已无梦可做了。这是一个具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网络新时代,它将引发丰富的梦想,催生出众多高“市梦率”的公司。

十几年前,第一次互联网泡沫还没有破灭的时候,流行一个词,叫做“市梦率”。这个词是由“市盈率”衍生出来的。一些互联网创业公司因为满怀梦想,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投资者,仅凭一纸商业计划书就能融到巨额的资金,有的甚至是在巨亏的情况下上市。用市盈率来衡量这些公司的股票的价值显然是没有意义的,但投资者仍然看好这样的企业,因为这样的企业所怀揣的梦想。应该说,投资者这样做并非完全是荒唐之举。亚马逊公司在上市后8年才开始盈利,投资者最终获得了不菲的回报。没有这些有梦的投资者,亚马逊早就不存在了。

互联网又到了造梦的时节。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以移动互联网为概念的创业企业层出不穷,虽然创业的环境与十几年前不可同日而语。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同时是一个没有巨头的年代。那顶多算是互联网的“春秋”时期,远没有到七雄争霸的战国时代。而现在的创业者不得不在巨头们的庞大阴影下盘算度日,很多创业者的梦想其实是一个半截子梦想——做到一定规模,引起巨头们的注意,然后被“招安”(收购),也就算“上市”了。

但有幸被招安的只是极少数,大量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很快就会遭遇一场“龙卷风暴”——苦苦挣扎的众多小公司将被扫荡。微信正在成为一个综合应用平台,而众多小公司开发的种种应用,会因为微信上的应用而相形见绌,失去活下去的理由。而数十万种放在应用商店里的应用软件遭遇的最致命的限制不是微信,而是人的使用习惯。无论有多少种应用,也无论人们因为囤积和好奇在自己的移动终端装上多少种既炫又酷的应用,但一个人最常使用的功能最终会固定在7个左右,而所有人的使用习惯会逐渐趋同,这就意味着众多应用“鲤鱼”(软件)能够跳上龙门的机会少之又少。很多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很快就要到“收摊”的时候了,因为梦想最终要回归到盈利,市梦率最终要落实到市盈率。这就是说,持续两三年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快到梦醒时分了。

但这不是说互联网已无梦可做了。

最近,在社交场合上,我们时不时会看到手腕上戴着灰色手环的人。这些得风气之先的人其实是下一代移动互联网最初一批用户。相比于PC,智能手机大大拓展了互联网应用的空间。但有一个隐秘而巨大的空间,手是无能为力的。用手机上网仍然属于有意识上网的范围(我们知道我们在上网),它必须占用我们的注意力。人的注意力无法覆盖的时间(比如工作和睡眠时)和空间(比如说开车和运动时)里,我们就难以上网。换言之,手机并不能完全实现“无所不在的计算”。移动互联网的下一步,就是向人的注意力无法企及的时间和空间延伸。手环很可能是一种过渡性设备,作为网络端的手表,眼镜,甚至服饰,就是即将出现的新的移动终端。

新的硬件必定引发对于软件应用的需求。Web时代的互联网具有很明显的媒体属性,以手机为主要终端的移动互联网具有明显的社交色彩,而以可穿戴设备为主要终端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具有明显的自我管理色彩。它将引爆一个巨大的产业——虚拟医疗和保健产业。它不仅仅具有个人性,而且具有贴身性和切身性。个人的生理和心理活动都将每时每刻转化为关于个人的“大数据”,并通过网络计算,最终转化对个人周到的呵护和管理。

这是一个具有巨大想象空间的网络新时代。它已经悄悄降临。它又将引发丰富的梦想,催生出众多高“市梦率”的公司。

市梦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