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死不活的微信公共账户,盈利的曙光依然遥远
陆海天 陆海天

半死不活的微信公共账户,盈利的曙光依然遥远

突破4亿,微信用户的这一数据如此迷人,以致公众账号难以抗拒。在今年7月初的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微信专场可容纳一两百人的会场竟有千人报名,微信平台魅力可见一斑。尴尬的是,热闹的微信营销圈却与盈利无缘,众多的微信大号赚得眼球、不见真金。除了马化腾,还有谁是赢家?

作者:江芬芬

【导读】突破4亿,微信用户的这一数据如此迷人,以致公众账号难以抗拒。在今年7月初的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微信专场可容纳一两百人的会场竟有千人报名,微信平台魅力可见一斑。尴尬的是,热闹的微信营销圈却与盈利无缘,众多的微信大号赚得眼球、不见真金。除了马化腾,还有谁是赢家?

内容为王

50个品酒师投稿招来广告

2012年8月,蓝炳培的身份仅是一家葡萄酒公司合伙人,同时痴迷于IT领域。如今,蓝炳培运营一个拥有16万粉丝的葡萄酒文化微信号——“每天一堂红酒课”,凭借强大的号召力,今年他赚来了近10万广告费。

“早起的鸟儿有食吃!”蓝炳培笑着对《金证券》记者称。他是最早一批微信公众账号运营者,“去年8月注册开通,我特意搜索过,当时连带酒字的微信号都没有。”平心而论,当时蓝炳培并未有微信“挖金”的想法,只是对自媒体概念倍感新鲜,觉得它是建立用户深度体验的途径。

既然是“授课”,蓝炳培开始在微信上每天码字,传授些红酒文化和常识。起初他只是“邀熟”,找朋友加入,随着文章收获越来越多的“赞”,这一公众账号的粉丝数开始暴增,至今年1月份,这一数字突破6万。从个人简历来看,这些粉丝三成与“酒”相关,为圈内经销商、代理商、红酒爱好者等。

这时候,蓝炳培意识到可以做些什么了,“以前经销商都是在线下找客户,现在我的手上有这么多资源,完全可以将这个微信账号发展成交易平台。”

今年1月下旬,蓝炳培卖出了第一期软广告,收入2万元。在饭桌上,他说服一位红酒进口商投广告,并称“不成功不收钱”。随后他发送了一篇类似于产品体验的推介广告,不仅没有掉粉,而且当天收到5个反馈信息,最终成功交易1个。

初尝“内容创造价值”的喜悦后,“每天一堂红酒课”更加着力于内容的挖掘。在2月份的一次活动上,蓝炳培与一帮品酒师坐一起,“我灵机一动,这些品酒师平时的内容产量相当惊人,为什么不让他们一起来参与我的内容?同时,他们也能帮我引来他们的粉丝。”

于是,蓝炳培很快做出一份葡萄酒自媒体联盟合作方案,短短一个多月即签约50多位品酒师。这不仅让其大大解放,而且更加凸显“内容为王”的主旨,“品酒师不能一稿多投,如果文章没有干货会经常被我毙掉”,他对《金证券》记者说。

其后,蓝炳培又接了两期软广告,费用开始坐地起价,分别卖出了3万、5万。不仅如此,他本人代理的红酒品牌也通过这个平台卖出逾800多箱,赚了15万左右。

无心插柳

春运分享带来月入50万

39会销网则借助微信营销,实现了搭便车式的“逆袭”。

创始人熊冠亮对《金证券》记者直言,“当初想到通过微信进行营销推广也是有点无奈,39会销网是个致力于老年人产业会销领域的综合门户网站,2012年3月份运营。这在国内是个创新,那时候无法和那些已经建立七八年的网站相比。有次看到关于微信公众平台的新闻,我就想着尝试一下,反正都是新事物。”

2012年11月初,39会销网微信公众平台应运而生。公司负责人郑康洲介绍,当时许多人对微信公众账号一无所知,在微信公众平台注册的第二天,39会销网举行了一次线下交流会,向厂商和代理商介绍了39会销网微信公众平台,然后让他们扫二维码。在这次交流会上,39会销网获得了最初关注的500人。

随后,39会销网开始推送高质量的文章,让最早的粉丝去转发,关注人数也如滚雪球般扩大。真正让这个平台声名鹊起的,源于一次成功的营销。

“大家并不相信微信公众平台能给企业带来商机,我们就试着免费给一些企业做,第一个试水的是常州武育的泽糖米。”郑康洲告诉《金证券》记者,今年2月份,39会销网在微信平台上推出了“会销人在春运”活动,用户只需说一段话或者发一张图片描述自己的春运经历和大家一起分享就行了。不料,这一活动引起强烈反响,2个月后泽糖米基本就在全国招满商。自此以后,39会销网的广告客户骤然增多。

现在,39会销网微信公众平台每天都坚持发5-6条的原创文章,为厂商和代理商提供各种行业资讯。“我们这个平台的原创文章已经培养了用户的阅读习惯,前段时间微信平台在升级,文章不能及时发出,很多用户就打电话来问今天怎么没有文章了。”熊冠亮并不否认,由于用户的阅读习惯以及微信平台的便捷,39会销网已经把重心放在了微信平台上,很多行业资讯都通过微信平台发布。

目前39会销网已经聚集上万粉丝,借着这股东风,公司今年1月份实现盈利,现在每个月营收在30-50万元之间。

大号忐忑

5.0“割完韭菜”还剩啥?

蓝炳培和熊冠亮无疑是幸运的。公开数据显示,微信已经拥有100万个公众账号,包括自媒体、新媒体、传统媒体、游戏、客服、问答、搜索、视频甚至网银等各类形态,但真正实现盈利的寥寥无几。

《金证券》了解到,目前微信公众账号粉丝量最多的前三名,一人粉丝数已经达到120万,但庞大粉丝不等同于微信盈利,“这些微信大号能盈利的也是少得可怜。”

蓝炳培同样表示,身边的微信公众账号几乎不见盈利,“一是很多账号没有盈利意识,不少企业用户只是发送公司动态、活动等,这类自娱自乐的营销方式无法引来有效关注;二是微信盈利探索相当困难,绝大多数自媒体只是停留在头脑风暴,没有实体经营产品,落不了地。”

而对初尝盈利甜头的少数人来说,危机仍如影随形,最担心的莫过于“微信5.0来了”。

本周上线的微信5.0版,将公众账号分成订阅号和服务号,服务号的信息能够停留在用户的聊天列表中,每月推送一条信息,可及时提醒用户;而订阅号被统一折叠到二级列表中,每天可推送一条信息,对用户不提示。限发外加折叠,意味着到达率和访问量大幅降低。此举也被很多人认为是一次割韭菜行为,将抑制公众账号的媒体、营销等功能,避免其“草莽生长”。

“微信5.0对绝大部分微信公众账号都是有影响的,我们要重新部署战略。”采访中,郑康洲对《金证券》记者表示,但腾讯无法阻止微信的营销功能,因为微信已经拥有4亿用户,人多的地方必然会产生交易。即使腾讯不让,其他的平台将迅速涌现,比如搜狐自媒体平台正成为圈内“备胎”。

蓝炳培则坦承,此前亦相当纠结,但腾讯内部人士一句话让他茅塞顿开,“你的内容是你的经销商和粉丝喜欢的、有用的,那他就会追着看。”眼下,他倒出奇的平静,等待微信下一波变革风暴降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