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志宏:投资人一定不投的企业
i黑马 i黑马

于志宏:投资人一定不投的企业

1、不专业,不喜欢你很不熟悉,突然进入这个领域。2、不专注。如果不能专注一个事情上,精力会降低。

导读:达晨北京公司总经理于志宏在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北京赛区)赛前辅导的活动中,就投资人一定不投的企业发表了演讲。在演讲,他基于自己的投资经验,对自己不会投的企业做了一下归纳:1、不专业,不喜欢你很不熟悉,突然进入这个领域。2、不专注。如果不能专注一个事情上,精力会降低。我们不希望是这样的,要把自己先完全的赌下去。3、股权太分散。第一年大家还能坚持,第二年还会坚持,第三年就开始打了。4、没有产品。拿一纸商业计划书这种,或者说有的人拿一些专利,这种情况我们也很少愿意投。5、不愿意投一些靠特殊关系的这种项目。

简单做一个广告,我是达晨创投的,把我们的机构介绍一下。达晨总部在深圳的一家投资机构,有十几年的历史了,目前在全国20几个地市有分支机构,目前管理资金130亿人民币,是国内目前比较积极的人民币基金投资。目前我们投的项目,目前有200多家。其中大概有30家左右在中国创业板上市,还有十家企业通过并购推出。去年各种机缘巧合,十几年的积累奋斗,我们被这个行业的一个机构评为创投的第一名。达晨在很多行业,包括战略性新兴产业方面都有投资。项目阶段上,王总提到了以前挣钱的活也干过,IPO也投过,成长期也投过,早期项目都有投过,所以今天跟大家有更多的分享

至于说不能投的东西,可能想起来还是从投的方面来讲,大体上投资像联想他们有一个比较好的简单的描述,这个事听起来比较有吸引力,大概说市场很大,我的竞争能力很强,未来发展空间很大,是比较好的成长故事。我的过往经历能给你看。但是你是好人,是好事,怎么证明你的能力?怎么把这个好事实现?我们这些人能看到很多企业,看到很多故事,心里有一杆称,我们这些人通过你这个项目联想到另一个相似项目比较、比对。我们这些人更多的做的是这样一些事看你这个团队,看你是不是更吸引我?更多的是基于以往的经历。

具体说哪些不能投的?脑子里可能想了一些,因为我们毕竟投了很多案例,有一些可能不是很成功的,从专业角度来讲,我们不喜欢你很不熟悉,突然进入这个领域。或者有些人,比如以前做生意赚了钱觉得某一个生意好,投点钱就去做,这种我们可能不看好。我们希望你在某一个领域专注了几年,十几年,大家喜欢的团队是从一些既有的大公司出来的。比如你从华为出来的,做通讯很牛的人,或者从某一个游戏公司出来的,从金山或者从创游出来的,过往经历能够证明一些东西。所以专业对我来讲很重要,从专业角度来讲,我们还是希望你在最喜欢的专业干了十来年,积累了很扎实的基础,你出来创业,拉一杆大旗。可能大家觉得很多案例,比如当天蓝港金山那个人出来就有4000万的投资,这可能就是专业的因素。

第二点,可能有的人有多种资产,这一块,那一块,我们不喜欢这样的,因为精力会分散。如果不能专注一个事情上,精力会降低。初创期我们可能会收到这样的商业计划书,可能这个人还没下决心呢,说把这个钱拿到才赌进去,我们不希望是这样的,要把自己先完全的赌下去。还有就是有些知识分子创业,比如中科院教授或者大学的教授,一边做着研究工作,另一方面出来融资,这也会很犹豫。也不见得不成功,但是我们想破釜沉舟勇气都没有,我们很难下决心。我们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哈工大的教授,觉得创业很难,后来想回去做教授了,后来我们肖总全力拿出自己的钱支持他坚持下去,最后还是成功了,但是这样的经历告诉我们不太愿意投这样的有退路的。

再一个我们不愿意投一些股权太分散的企业。创业头三年产品压力最大,要往前打市场、开发、要去弄钱。第一年大家还能坚持,第二年还会坚持,第三年就开始打了,实际上中国整个文化来讲,因为长江上学院有一个研究,东南亚文化都是一股独大的文化。家族企业一股独大,在东南亚儒家文化是能够成长的。大家把事和人的关系都搅到一块去,我们还是愿意投一些相对有一个核心人物,他的股权大一点。但是也有反例,我们也投了一个项目,蓝色光标,创业板上市了,上市的时候市值10几个亿,现在市值170多亿了,他就是股权6个人,很分散,上市过程中也是千回百折。比如上市的时候要签一个一致行动人,所有人都要几年之后才能退出,上市之后五年之后才能退出这样的。其中有一个人不签,他觉得我也没有参与那么深入,没有介入管理,不签。后来有的人离婚等等,当然后来是成功了。对我们来讲,以后还是要投一些能够成功概率更大的企业。

所以今天很多初创企业你们几个朋友志同道合在一起弄这个事,觉得还不错,过往交往人也不错,但是没有面对巨大压力和利益面前的时候,人性最阴暗的地方体现不出来。所以这个设计一定要有主次,有灵魂和核心人物,天压下来的时候你们这几个人要有一个人去顶,而不是几个人大家一起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所以对初创企业设计的时候大家要注意一些。一股独大有责任,有担当,责任在艰难的时候会能顶过去,企业往往经过一两年这样的槛就走向光明了。

另外我们不愿意投一些没有产品,拿一纸商业计划书这种,或者说有的人拿一些专利,这种情况我们也很少愿意投。我们感觉至少要有产品。创新不是说有一个想法就叫创新,创新是经过市场检验,被认可之后才叫创新。中国现在讲创新,创新这个词就泛滥了。比如我们做早期投资的时候,你有一个产品,而且这个产品在客户那里经过适用,大家觉得这个产品客户有一个反馈,市场认可你。满足客户现有的需求。拿一个专利,或者拿一个概念找我们,这个大家很难下决心。从客户的角度告诉你这个东西有需求,我们愿意花钱买这对我们投资商来讲,是可以把这个产品认定为是一个创新产品,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想法。相当于你要迈出去一步我们才能再往前走。

另外我们也不愿意投一些靠特殊关系的这种项目。比如说我们也遇到过一些真实的案例,比如说我后面有谁谁支持我这种,也不是我们愿意投的。当时有一个项目做移动的项目,移动一出事,这个公司也跨了,当然我们也没投。整个中国社会还是向市场化迈进的过程,我们希望有真正的市场经济的英雄,他们通过自己的服务取得市场份额而不是靠各种关系。这样的东西我们觉得不是很牢靠的基础。现实也证明了,很多这样的东西都会有一些问题。

导读:达晨北京公司总经理于志宏在中国创新创业大赛()

最后一点,一方面创业现在讲起来比较容易了,你愿意做一点事,有资源来做,就可以能做这件事。同时创业成功难度也加大了。经过么年的发展,很多领域已经有巨无霸站在上面,或者有很多竞争壁垒。这时候对团队管理要求很高,你的对手往往全方位作战,你要面对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都是要和很多人搏斗才能达到胜利之巅,所以团队组建的时候要考虑各种各样的人才。

比如我们偏好一般的老大还是以营销为主,这样他有很好的市场感觉,能够对市场回应做出积极的反应。他再带几个人,有做研发的有做后勤管理的,这样的一个整个团队做战的时候,我们觉得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成功的概率。单打独斗模式可能会越来越难。所以我们考察项目的时候希望团队各方面人员比较齐整,不能一个人所有事都做。如果说有一个团队基础最好,至少从成功来讲,概率还很大。

最后再说一点,对于创始人,我们刚才讲了我们喜欢一股独大,有一个灵魂式的人物。用一句广告词,梦想有多大,舞台有多大。创始人的眼界决定了企业的高度。大家都是创业者肯定都很有梦想。我们去美国去,红杉投项目的时候不是简单投一个挣钱的项目,是你要对这个社会做出贡献或者做出改变的,红杉投资的时候,美国常青藤这样的投资机构,他们有非常伟大的梦想定位。我们投资企业也希望创始人,或者投资团队有伟大的梦想。当你有梦想的时候有挫折的时候会跨过去,有梦想你可能会对一些暂时困难和有些事情能容忍,有更宽广的胸怀做事情。我们见过这样的企业家,我们也愿意投资这样的企业家,也愿意跟他走很远。 所以我们想如果有了上面讲的一些,包括王总讲的条件,我们很愿意和大家一起合作实现你们的梦想,同时也成就我们的梦想。谢谢各位!

投资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