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lass 现在可以治疗自闭症了
陆海天 陆海天

Google Glass 现在可以治疗自闭症了

Google Glass 作为可穿戴设备的典范被人们所瞩目,但围绕这个平台的软件开发则相对较为缓慢。美国的创业者们,通过自己的探索和研发,成功开发了多款基于该穿戴设备的产品,其中由18岁 Catalin Voss开发的专门帮助自闭症患者的产品,迅速引起人们的赞誉。大家佩服技术强大的同时,也期待有更多这样的富有社会和人文关怀的产品出现,它提升的不仅仅是一款穿戴设备的价值,更是整个人类的高度。

作者:刘学文

i黑马导读】Google Glass 作为可穿戴设备的典范被人们所瞩目,但围绕这个平台的软件开发则相对较为缓慢。美国的创业者们,通过自己的探索和研发,成功开发了多款基于该穿戴设备的产品,其中由18岁?Catalin Voss开发的专门帮助自闭症患者的产品,迅速引起人们的赞誉。大家佩服技术强大的同时,也期待有更多这样的富有社会和人文关怀的产品出现,它提升的不仅仅是一款穿戴设备的价值,更是整个人类的高度。

对 Google Doodle 感兴趣的读者不会对下图中的 Doodle 感到陌生,这款 Doodle 是去年六一儿童节节日 Doodle,作者则是来自中国的刘冠泽小朋友,与普通小朋友不同的是,他是一位自闭症患者,但这并没有妨碍到他在绘画上的天赋。

他的这幅 Doodle 表达了他也想和小朋友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去动物园看猴子、老虎和大象。

  动笔之前,特意了解了下自闭症的一些情况,自闭症很多时候体现在社会交往和与人交流的障碍,这种障碍是双向的,一方面难以对他人的情绪做出反应,另一方面在语言等表达能力上有所欠缺。

但是,如刘冠泽小朋友一样,有障碍并不意味着他们没有交流交往的需要。如上文所言,自闭症患儿在理解并应对他人情绪上是有障碍的,这也妨碍了他们的沟通能力。Google Glass 作为一种新的设备,也提供了一种新的交互方式,为解决这种困境提供了可能性。

那么有这么一个 Google Glass 应用,可以帮助你通过阅读他人表情来解读他人情绪,自闭症患儿很排斥和他人的目光交流,那么 Google Glass 在此时就可以充当一个介质和桥梁来连接交流。而一般的,自闭症患儿对物比对人更感兴趣。

当你目光游离,不愿面对对方的微笑时,Google Glass 会帮你读出对方的表情和情绪,显示出“高兴”,当对方的眼睛睁大,嘴巴张开时,Google Glass 的屏幕上则显示也会随之改变,“惊讶”。

  这个专注于阅读表情解读情绪的的 Google Glass 应用开发者是一位 18 岁的少年,Catalin Voss,表情多变,性格外向,来自斯坦福大学,也有自己的致力于追踪表情和肢体语言并用于教育软件的初创企业 Sension。

借助于 Google Glass ,Voss(题图) 和 Sension 的联合创始人 Jonathan Yan(上图),希望开发出一个面部追踪引擎可以帮助人们更好的关注并理解他人的表情以及情绪。这个工具将为治疗自闭症等相关疾病提供有力的帮助,这也就赋予了 Google Glass 更多的意义,而不仅仅是一个数码玩物。

为了实现他们的目标,Voss 和 Yan 联合斯坦福大学的一些学生创办了 Sension。他们已经获得了风险投资公司 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 的注资,除此之外,许多精神病学家也参与其中,看起来这个计划很有实施和实用的价值。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精神病学科的 Derek Ott 教授认为:

“任何能促进自闭症患者和常人之间的社交理解的事情都是有益的,目前自闭症治疗中的社会技能训练都是基于刻意设定的人为环境,如果能使用真实自然的场景”,那是极好不过的。”

Voss 说他人生的转折点是 2007 年 iPhone 发布,当时只有 11 岁的随即开始开发 iPhone 应用了。而 Google Glass 的出现则给了 Voss 新的方向。Voss 的伯乐,也是硅谷知名人物 Steve Capps 如此评价 Voss:

“在 NBA,你知道人们会怎么评价 Voss 这样的人吗?他们会说,他只有海耶斯的身高,却打得跟霍华德似的。Voss 只有 18 岁,那能像 25 岁的人那样工作。我在这个圈子里已经工作了 30 年,但从未见过一个大学生能有 Voss 这样的创造性、才能和社交能力,也就是说,他很健谈,再说个老玩笑,知道内向技术宅和外向技术男的区别吗?就是外向技术男跟你说话的时候会看你的鞋子,而技术宅则只会看自己的鞋子。”

不过目前 Capps 还不敢保证脸部追踪软件已经完成了,但至少它已经做出了一个好的演示。而且这种工作其他公司也在做,好在 Voss 的 Sension 已经争取到了第一个付费客户。

Voss 有着很好的社交能力,但他却有个表亲身患自闭症,相比于普通人,Voss 能更好的与人交流,也更能理解自闭症患者的世界,

当然,Voss 的计划只能算是解决了一小部分问题。 Derek Ott 教授说,教自闭症患者去注意并理解社交线索只是算解决了自闭症困境的一半,另一半还在于教他们怎么去回应这些社交线索。而且,有的时候,Google Glass 反而会带来其他的问题。

面部识别和表情解读不算是最新的技术,但和 Google Glass 结合,并应用于自闭症治疗中去之后就有了新的用途,至少,Voss 和他的团队赋予了 Google Glass 在医学上更多的意义。

Google Glass 自闭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