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电视=收视率第一,芒果台怎么做到的?
陆海天 陆海天

话剧+电视=收视率第一,芒果台怎么做到的?

张丹丹产后复出第一战,推出电视舞台剧。新模式新理念颠覆传统舞台剧。于是湖南台搞了来点文艺范儿,结果收视率全国第一。本文给你揭秘湖南卫视舞台剧的打造、定位思路、用人思路、提高用户粘性的策略,以及它如何推动自我革新的。

作者:邱月烨 陈识

【导读】张丹丹产后复出第一战,推出电视话剧。新模式新理念颠覆传统舞台剧。于是湖南台搞了来点文艺范儿,结果收视率全国第一。本文给你揭秘湖南卫视舞台剧的打造、定位思路、用人思路、提高用户粘性的策略,以及它如何推动自我革新的。

七夕晚会还搞情歌对唱?太out了!来点文艺范儿的,芒果台决定就这么干了。

接到筹备芒果台今年七夕晚会任务的张丹丹刚产后复出不久,有丰富主持人和制片人经验的她不愿走老路子,她告诉记者:“就是不能做晚会,因为那个是老经验,我们要做点别的。”热爱舞台艺术的她野心勃勃,她决定带领着团队要做一次跨界尝试——电视版话剧。

“袁隆平说得很对,杂交是有优势的,任何事情都是这样。”张丹丹对话剧的成功十分自信。结果也一如她所预料:据央视索福瑞全国网的数据,芒果台的七夕话剧节目以1.28%的收视率和8.77%的市场份额,斩获同时段全国网省级卫视晚间节目收视第1名。

第一个吃螃蟹

不过一个月前,芒果台的领导还是被张丹丹的想法吓到了,这样的尝试在亚洲还未曾有过。如果说第一个吃螃蟹的挑战不算什么,那么张丹丹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一般情况下,一个话剧团队会花一年的时间来打造一个剧。但准备七夕话剧的时间距离七夕晚会只有一个半月,而此时张丹丹手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剧本,没有导演,演员也没有确定。

起初,张丹丹的想法更加大胆,她要做原创剧本。“我们原本就想走原创的路子,需要跟各个创作团队接触,开心麻花团队、俞白眉的翠花团队以及上海的一些团队我们都接触过。但最大的问题是时间,大家都很忙,原创是需要时间的。”张丹丹告诉记者,六月中旬开始的走访并不顺利,因为时间的关系与缺乏原创剧本,只好放弃最初的想法。“台里也对我们没信心了,领导开会跟我们拍板说,这个事情不能越干越感觉没谱,你起码得有个基本保证,就排个现成的剧吧。于是我们开始找现成的剧本。”

撒娇女王驾到

这个时候,80后年轻导演、有着“票房蜜糖”之称的何念进入了张丹丹的视线。何念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导演,2006至2010年其参与导演的话剧票房达到1.6亿元。何念所导演的话剧内容题材大多关于爱情、婚姻,非常契合年轻人的口味,与芒果台的受众是重合的。“第一,他年轻,第二,他有兴趣,第三,他有时间。”张丹丹说,她喜欢跟年轻人的合作。

张丹丹告诉21CBR记者,之所以最终选何念的《撒娇女王》作为蓝本,原因有二,其一是因为内容跟他们最初的《2013中国爱情报告》的创意有异曲同工之妙,“《撒娇女王》对爱情的表达是对的,代表了各种不同的形态,符合我们当时想做《2013中国爱情报告》这个原始出发点,这是最核心的。原剧情正好是四个城市,四种爱情,四种状况,包括姐弟恋、异地恋、物质派、闪婚、闪离、小夫妻等元素。”

何念也很高兴能与湖南卫视合作,不过他不是冲着收视率来的,“我没想过收视率会有多高,这次我们只是向大家推广一下舞台剧,让更多人知道舞台剧还可以这么演。”何念告诉记者,他觉得电视台这么做可以提升观众的艺术品位和文艺情怀。

在双方的合作下,原版话剧中的北京、上海、香港、台北四个城市的故事,保留了北京、上海的故事,为体现湖南台的自身特色,在20天左右赶制出新的“长沙故事”。为符合电视传播,电视版的话剧节奏也加快了,由原剧场版的160分钟压缩到90分钟。演员方面则全部采用芒果台主持人演出,男女主角何炅、杨乐乐本身就有话剧表演经验,并曾在赖声川的《暗恋桃花源》合作过。

战胜遥控器

剧本和演员敲定了,却只是挑战的开始。这“杂交”可不仅仅是“把话剧搬到电视上”那么简单。

最大的对手就是遥控器。电视和话剧的观众群体及观看体验有很大的不同,剧场观众是买票进来的,是经过筛选的小众化观众,并在一个限定性的空间里观看。电视机前的观众却是广谱的,怎么在这个很松散的、没有限定性的范围内把他们抓住?而且 “电视话剧”中间要插播广告最大的问题是,怎么让观众愿意回来?

这就需要一个新的标准,制作团队与何念的话剧团队经过讨论后共同制订:七夕话剧最终是一个电视作品。因此,更多的工作需要电视团队去做:用什么电视的手段来包装,来让观众知道,这是可以称之为剧场艺术,同时又是符合电视观众收看习惯的东西。“我们最大的难处就难在怎么用电视手法呈现。”张丹丹告诉21CBR记者。

与剧场不同,电视的视听艺术最后是屏幕呈现,因此最重要的就是利用导播和后期制作,进行新的、适合剧场感的画面视觉设计。为此,节目组专门将后期制作交给负责《快乐男声》剪辑工作,在网上被称为“神剪辑”团队的“红森林”。同时,节目组还将电视最擅长的“真人秀”融入了话剧播出中,根据演员在台前幕后的活动(尤其是何炅、汪涵等在剧中担任角色的名主持的幕后花絮)拍摄了大量的素材,经整理后,与现场演出穿插播出。

这些调整都让电视机前的观众获得了比现场观众更加立体和全面的体验。就21CBR记者对比现场表演和电视表现而言,例如,导播镜头的切换,尤其是特写镜头的运用,使演员的面部表情细节更加生动地呈现在电视观众面前,而幕后花絮的穿插,也冲淡了广告插入而带来的不流畅感。

3星期完成了3个月的排戏

时间上的挑战让何念团队倍感压力。话剧的制作周期本身要比电视节目长,而这次时间又很紧张。“原来我们做一部剧要3个月,这次只有3个星期。”而且因为用的都是芒果台的主持人,他们也有自己的节目要做,对排练时间安排和协调后,时间又缩短了。“虽然我们来了3个星期,但是有效工作时间,可能每天只有四五个小时。”

但这些参加演出的主持人也并不好过,除了排练时间很短之外,连曾出演过400多场话剧的何炅在接受本刊采访时也感概,“这是一个非常新的课题。电视比剧场对演员走位和朝向的要求更严格。在话剧舞台上,演员站在舞台上,朝向观众或者对手演戏,都是可以的,但是考虑到呈现在电视上的效果,演员必须要考虑到面部朝向的准确性。”

为了保证作品的纯粹性,这出七夕之夜播出的电视话剧并没有争取冠名,也没有任何植入式广告。何炅在话剧播出前对记者说:“我们纯粹想做一个新的东西,所以也没有去谈冠名,就是一个非常干净单纯的话剧。它有可能不符合大家目前的收视习惯,但也许可以开辟新的收视可能。”

现在看来,全国收视率第一的成绩已经给出了判断。

湖南卫视 撒娇女王 收视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