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的大姨吗:常常模拟女人 日广告额已达20万VC疯狂
i黑马 i黑马

柴可的大姨吗:常常模拟女人 日广告额已达20万VC疯狂

创业像超女,走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

创业像超女,走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

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而男人,绝不可能有。

但27岁的纯爷们柴可却偏偏带着团队里的一群大男人,每月亲自模拟“那么几天”,“感同身受”地研发出一款以女性生理期健康为核心的手机应用——“大姨吗”。

“大姨吗”自2012年1月上线,短短18个月就拥有了2000万用户,其中包括至少40万武汉女性。产品下载量和活跃度稳居同类产品前三名。如今,“大姨吗”仅凭广告收入,每天广告额就高达20万元。近日,“大姨吗”还凭借其独特的魅力,吸引了近亿元的风投资金。

这个长着小胡子的男青年和投资人或媒体谈起女性生理健康的时候一点不觉得尴尬,“但面对自家妹妹时,还是会有些小小的不自在。”

陪女友看病触发创业灵感

从“每月一次”中找到刚需

8月12日晚,天津卫视热播的《非你莫属》栏目中有一位新晋的BOSS团成员格外引人注目,而他的创业项目也成为节目的一大侃点,他就是“大姨吗”CEO柴可。

“‘大姨吗’究竟是什么?”这是身为男性的记者最初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

“它是一款以女性生理期健康为核心,关爱女性健康的手机应用。”日前,远在北京的柴可接受了记者的网上采访。视频中的柴可留着莫西干发型,下巴胡碴丛生,俨然就是个豪气十足的纯爷们。

出生于1986年的柴可是贵州人,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柴可说,自己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小时候成绩数一数二,获过贵州省作文比赛特等奖,留学加拿大,毕业两年后用自己的薪水买了房子和越野车。

直到留学归来后,他面对了人生第一次挫折。

2009年,柴可带着自己在海外打工攒下的70万元回国创业,在北京和发小一起合伙创立一个基于健康话题的社交平台。由于定位模糊,在整个2010年和2011年上半年,他的创业项目陷入进退维谷的窘境,“有一个月,8号要发工资了,3号时账面余额只有3万,远远不够发工资。”

创业就此进入低迷期,这个一直很顺的富二代一下子成为“没钱没技术没方向”的三无青年。在最艰难的时候,柴可鼓励自己:“创业就像超女,走到最后的都是纯爷们。”

其间,柴可的女朋友每月来例假,总是头痛,却始终查不出病因。后来他带女友回到贵阳,家乡一名老医生诊断,她患的是神经性头痛,可能是月经期间摄入过量的咖啡因、茶、巧克力等。“医生说这个在医学上还没有明确的病理定义,是医生出于经验的判断。”

“女性的经期每月都有,会伴随着女人几十年,这是刚需。一个朋友开玩笑的话提醒了我,我为什么不能做一款提醒女孩不要在错误的时间做错误的事,帮助减轻痛苦的‘工具’来?这也是作为男人的责任和价值的体现。”柴可对记者谈起了创业初衷。

就这样,柴可找到了创业的方向,“大姨吗”就此诞生。

垫着护垫模拟女性生理期

“感同身受”俘虏2000万颗芳心

2012年1月,“大姨吗”一上线,用户从0到20万、200万、2000万,异常火爆。女性用户们亲切地叫柴可为“大姨爹”,而柴可也乐于接受这个称呼。

事实上,市场上并不缺少同类手机应用,作为一个永远都不可能体会到“大姨妈”的男人,柴可研制的产品为何征服了2000万女性的芳心?“我从不将‘大姨吗’定位为一家基于移动互联网创业的公司,我更愿意将它做成一家健康顾问或服务类公司。”柴可说,“‘大姨吗’是凭着内容取胜。”

柴可坦言,做“大姨吗”,最大的问题就是自己是男人,“但男人有劣势也有优势,劣势就是无法感同身受,优势就是能客观地看待‘大姨妈’这个事情。”

柴可和他的队友一起,每天上班的8个小时都在研究月经,他们查阅了世界上所有的妇科学、统计学,囊括黄种人、白人、黑人妇女经期的记录。“连上班挤公交时也要看手机上下载的资料,经常有女乘客斜眼看我,认为我‘有病’。”柴可回忆起当初的情景时,忍不住笑了。

除了学习医学上的知识,柴可和他的队友每个月也要有那么几天,和女性一样,垫着420型号的护垫。“420是市面上最大最厚的卫生巾型号,我们就是想感同身受女性那几天的痛苦,这样才能研制出好的产品来。”柴可说。

在柴可的团队里,经期研究人员占了绝大多数,其次是医学编辑,最后是市场推广人员。“做产品不能急躁,从上线到2013年一年时间里,我们花在市场营销上的费用只有27万,而花在内容研发制作上却足足有400多万。”柴可说。

准确戳到用户的“痛点”

近亿风投为“大姨吗”造血

“如果只是传递信息,说教的方式女性朋友不一定能改,现在有了‘大姨吗’,女性可以通过它记录并了解自己的经期,通过设定的内容,自己注意一些问题,减少经期的痛苦。”柴可说,正是戳到了用户的痛点,“大姨吗”自上线后便表现不俗,“在不能刷榜的港澳地区,70万个APP中,‘大姨吗’无论下载量还是活跃度,自上线以来都排到了前20名,在同类产品中稳居第一。”

柴可说,自从做了这个项目后,他感同身受女性的痛苦,从而也更加疼女朋友了,时不时还会自己穿上围裙下厨做饭。

随着用户数量急剧攀升,投资人纷纷伸来橄榄枝。从徐小平真格基金投资数百万美元开始,紧接着贝塔斯曼集团参投。上周六,柴可刚刚签订完天使投资B轮协议,这次的投资额为一千五百多万美元,相当于七千多万人民币。

“前面失败的项目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试错机会,做移动互联网我们不能只传递信息,要做出一个工具来承载你的信息。而女性用户对品牌的忠诚度很高,要做好,就不能急躁,耐心完善产品比完善渠道要好得多。”对于“大姨吗”项目,柴可总结道。

而柴可的耐心也迎来了收获,如今,“大姨吗”每天光广告的利润收入就达20万元。“这可是真金白银的收入。”柴可说。

天使为何爱上大姨吗

真格基金徐小平:

“大姨吗”是健康地、诚恳地解决问题的公司,我在决定投(大姨吗)的时候,并没有见过柴可本人,但我通过他从微信等传来的声音里面,可以听到某种魅力,我觉得OK,就投你了。

贝塔斯曼中国区总裁龙宇:

我们认为女性的媒体价值最大,“大姨吗”的用户有2000万,并且全是女性,我们认为其未来的价值很大;现在“大姨吗”每天的访问量为200万独立的女性,相当于我们集团每天投放200万册杂志,成本的比较显而易见。因此,我们认为“大姨吗”具备了造血功能,同时也非常看好这个团队。

大姨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