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p产品:花最少的钱做最优秀的产品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mvp产品:花最少的钱做最优秀的产品

很多团队费尽周折想做出一个“最低可行产品”,但通常会有更简单、更省钱的办法来测试用户的反应。

 

i黑马导读】所谓“最低可行产品(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不见得是指你最终完整产品的缩小版本或便宜版本,正确规划一个MVP产品的目标,可以节省你的时间、资金,和对失败的悲伤。

9

前阵子我遇到一个斯坦福大学的小型创业团队,他们想在无人机上架设高光谱照相机,飞到农场上方专门收集高光谱图像照片。这些照片会告诉农场主他们的农作物长得好不好,是不是生病或招虫了,肥料和水够不够等(照片的像素清晰到可以看到每一株作物的细节)。

有了这个工具,农场主就可以比较准确地预测收成,以及决定是否需要针对特定区块采取防虫害、施肥、引水等特殊照顾措施。无人机的效果比卫星影像好,因为像素较高,飞过农地时也可以有多种路径、多种探测角度。此外,无人机的造价也比其他飞机要低很多。

上述信息可以帮助农场主增加产量、获得更高收入;同时因为能判断施肥、用水的时机,就能减少多余的施肥、用水,从而降低成本。

这家公司计划在目前创新经济的“精确农业”领域做一家数据供应公司。他们计划每星期到农场去一次,施放无人机、收集分析信息,然后制作出简明易懂的数据表格提供给农场主。

我不晓得斯坦福在这方面的技术如何,但我在精确农业领域已经看过四五家运用无人机、机械人、高科技探测器的公司了。这个团队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们跟我说:“让我们说一下潜力客户跟我们的谈话。”从我听到的内容,还有他们转述的客户访谈中,他们似乎已经发现—是的,农场主认为无法看到田地里的细节是个麻烦,以及—理论上是的,有这些数据会非常好。

因此这个团队认为,这可能是他们能做成的生意。于是他们开始募资,并且生产一个“最低可行”的产品原型。一切都不错,有聪明的团队,有高光谱成像领域真正的专家,无人机的设计、客户需求的发现,都有不错的开始,也已经开始思考产品、适应市场等问题。

他们给我看了下一步计划的目标和预算,他们想找到一个乐观的早期客户,了解他们数据的价值,并且乐于做一个传道者。很棒的目标。

他们的结论是,如果要做一个“最低可行产品”,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一个愉快的早期用户。他们认为这个“最低可行产品”需要:第一,一架无人机;第二,确认他们的软件能把影像接合起来,忠实呈现出田里的实况;第三,以农场主方便使用的形式呈现数据。

依照上述逻辑,他们计划去买一架无人机、一台高光谱照相机,以及成像处理软件,未来几个月时间花在整合工程上,整合照相机、软件、平台等。他们给我看了大体的粗略预算,很合理,很有逻辑。

但是,他们错了。

这个团队把最低可行产品的“目标”和“接近目标的过程”给搞混了(如果他们能找到一个愿意为了这些数据付费的开心农夫的话)。他们的目标是正确的,但测试目标的最低可行产品是错的。

这个团队假设,他们能生产出农场主人愿意付费的有用数据,不管要花多长时间,毕竟这家创业公司自我定位为数据供货商。但事实上,农场主最不在乎的,就是这些数据是从卫星、飞机、或无人机上收集来的,或者是你梦到的都没关系,只要有足够的数据就好。

这表示,不管你是买无人机、摄影机、软件,或是花时间做整合工作,这都是浪费时间、浪费力气。现在还不需要做任何测试产品(而且已经有很多数据证明,低成本无人机是可以装载摄影机的),他们的“最低可行产品”只是一个缩小版的产品,而不是测试目标的产品。他们真正需要花时间测试的是,农场主到底是不是很重视这些数据,从而愿意付费购买。

所以我问,“如果只是租一台摄影机、飞机或直升机,在飞过农场以后,把调查出来的数据整理给农场主,看看他愿不愿意付费购买,这样可以吗?你们能不能花一、两天时间,花募资金额的十分之一来试验看看?”

他们想了一会儿,笑了起来,说:“我们是工程师出身,很想实验各种很酷的新科技,不过如果你要我们先做出一个东西,试验看客户喜不喜欢,测验一下这算不算是门生意,我们也能做这些事情。”

聪明。他们于是开始思考怎么重新设计“最低可行产品”。

总结

1.“最低可行产品”未必是你最终产品的缩小版本或便宜版本。

2. 多想想那些能真正测试出目标的便宜技巧。

3. 伟大的创始人眼光始终看着最重要的东西。

 

史蒂夫?布兰克

产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