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迅雷副总裁黄芃:一场“工具转型服务”的自我革命
@i黑马 @i黑马

三问迅雷副总裁黄芃:一场“工具转型服务”的自我革命

炎热的夏日,火爆的互联网大会,在沉寂了2年之后,迅雷盛大亮相。迅雷曾于2011年提交赴美上市申请,当时的迅雷还是一家“卖广告的公司”,其在线广告收入占据公司总收入的51%,在这种营收结构下,迅雷内部认为公司的价值被市场严重低估,继而中断赴美IPO之路,用两年的时间进行沉淀。

炎热的夏日,火爆的互联网大会,在沉寂了2年之后,迅雷盛大亮相。迅雷曾于2011年提交赴美上市申请,当时的迅雷还是一家“卖广告的公司”,其在线广告收入占据公司总收入的51%,在这种营收结构下,迅雷内部认为公司的价值被市场严重低估,继而中断赴美IPO之路,用两年的时间进行沉淀。

那么,迅雷在两年之后有何变化?

1

问:迅雷如今有何变化?

黄芃:

大家以前的印象迅雷只是做下载的,但其实我们做的是云加速服务。云加速业务构架将高于迅雷下载,也就是说,我们不去区分这个用户是迅雷的用户还是别人的用户,只要他用这个云加速平台就可以。现在公司一千多号人就是专注在云加速这个平台上面做事情。

这个云加速平台类似CDN(内容分发网络)服务,但也有很大不同。传统的CDN本身就是一个封闭系统,而且只服务于自己的用户。但迅雷的云加速平台是面向所有用户提供服务的,我们甚至为小米盒子提供云加速服务。

而迅雷是面向个人用户,对99%的用户是免费的,对少量有更大需求的用户进行增值服务收费。

解读:

中国互联网的玩法,都是从工具转向服务,才能真正获得生存空间。迅雷已经意识到,从2009年底就开始转型做服务,目前来看,成绩不错,在短短3年时间里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第二大增值服务企业,以迅雷会员为代表的增值服务收入已经超过广告等收入成为主要收入。。

问:云加速平台的定位?

黄芃:

云加速平台目前并没有考虑直接从to B 身上收费,商业模式是针对to C的。优酷有优酷的CDN,奇艺有奇艺的CDN。但是他们的用户都可以用迅雷的云加速,所以我们这个平台是向所有用户,不管是对优酷还是奇艺的用户都开放。当用户的接入带宽越来越高的时候,网络的拥挤程度越来越高,这个时候就需要迅雷这样的公司,在高速公路上开辟很多的智能通道。

迅雷是面向个人用户,对99%的用户是免费的,对少量有更大需求的用户收费。迅雷这种合作模式的启发来自于美国一家知名的云存储服务提供商Dropbox。Dropbox,常常利用“免费+增值收费”方式推广自己的产品。国外的付费习惯良好,而Dropbox转化率基本和迅雷一样为1%左右。

解读:

从黄芃的对话我们可以看出,迅雷或借力云加速来说服资本市场,然后顺利重启IPO。毕竟,资本市场对云服务的公司非常看好,美国提供云存储服务的Dropbox估值已经高达75亿美元。此外,邹胜龙在互联网大会上透露“除了面向个人用户之外,迅雷云加速还将面向小型的、没有资源购买传统CND的公司提供开放式的服务”。 邹胜龙很清楚,仅仅靠迅雷体系内的产品和服务实现云加速并不能实现缔造“四屏合一跨端消费新生态”的产业梦想。未来迅雷的云加速服务也可能涉及to B 业务。

从迅雷与360浏览器、小米盒子、磊科路由器合作我们可以看出,迅雷的路线应该是:与第三方合作,把云加速服务,融入第三方平台,弱化直接面向用户的“下载工具”属性。虽然迅雷还是to C ,但是却是与第三方合作服务的to C ,与以前纯工具的概念已经不同。

问:迅雷为何要变?

黄芃:

现在360浏览器,还有小米盒子,我们和他们合作嵌入云加速引擎。我们过去最大的不足就是我们不够开放,不够开放是不行的。

我们今天认识到这个不足,我们愿意把我们最核心的东西拿出来,把我的云加速技术拿出来,开放给合作伙伴,开放给用户去用。所以今天无论是浏览器,无论是一个盒子,无论是一些企业还是网站,它只要来跟我们交流,都会发现我们很愿意把我们的技术贡献出来,你拿去用好了,有没有商业利益我们现在不关注。

可能我们自己也不能单独给网民提供服务,迅雷愿意跟大家一起合作,大家共同服务好我们的用户。

解读:

过去十年,迅雷能够有非常好的发展,跟中国的网络环境中信息高速增长与缓慢的传输速度矛盾有关。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流媒体,宽带等技术的高速发展,迅雷云加速服务脱颖而出,与第三方合作,为合作伙伴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是迅雷云加速的重要布局。

(以上内容为互联网大会期间与迅雷副总裁黄芃对话内容整理分析)

迅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