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到用车周航:属于“产品企业家”的时代来了!
王静静 王静静

易到用车周航:属于“产品企业家”的时代来了!

一个真正伟大的产品,其整个背后的价值观支撑,应该不是改善这个世界,而是改变。

作者:周航

i黑马导读:一个真正伟大的产品,其整个背后的价值观支撑,应该不是改善这个世界,而是改变。

haha

一、回顾过去的30多年,我认为中国的企业家大致经历这样几个发展阶段:

改革开放之后的头几年,基本上是个“史前阶段”或说“蛮荒阶段”,那时的商人基本上都是一些回城知青、释放后的劳改犯以及农民,一些最没有办法的人。这一代人,其实只要勇敢就可以了,别人不敢干,他敢干,所谓的“倒爷”就是这些人,我把他们叫做“勇敢企业家”。

从1984年开始启动实际意义上的经济改革,搞“双轨制”,触发了倒批文、倒外汇的热潮,从中涌现出的是一批“投机企业家”。1992年南巡成为第二轮经济改革开始的标志,那时流行“下海”,个人办公司,企业搞三产,工业已经比较发达了,中国开始迎来一个长达10年的经济黄金(1367.40,1.70,0.12%)时期,那一代的企业家都是“营销企业家”,他们非常擅长营销、渠道。但产品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同质化严重,只要品牌、营销做得好,就能在市场上脱颖而出。现在活跃在主流舞台上的很多企业家,其实都是这个时代出来的。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互联网的第一波浪潮开始催生了互联网企业家,这个阶层才真正开始走上了一个以创新为主线的道路,出现了“产品企业家”。发展到今天,腾讯、百度和阿里巴巴可以说都已经是世界级的创新企业,产品上的持续创新能力非常强。

很遗憾的是,这10多年来在房地产和矿产等行业,第二代的“投机型企业家”取得了更大的发展,虽然从创造的财富来看,互联网企业中已经有几家上千亿美元的公司,并不比地产企业差,但和后者相比,以互联网业为代表的“产品企业家”们,还远远没有成为这个阶层的主流。

为什么中国产品创新力不足?

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我们的政府天天喊鼓励创新,搞了很多创业产业园,为什么我们还是创新力不足?

所有的创新本质上都是对传统和既有利益的破坏。但是中国文化,有一面是不利于创新的,比如我们总是希望继承传统,总在想在历史中找到答案,不敢对未来有想象,这是我们在文化上的缺陷,我们是一个不敢想象未来的国家。你看美国的电影,全是科幻,不管是讲灾难的,还是外星人,全充满了对未来的想象,历史题材非常少,当然美国历史本身很短可能是一个原因。

但文化缺陷并不是最大的问题,文化抵不过人性,好奇是人的天性,在这一点上,文化就算有一些羁绊,如果没有体制上的问题,中国在创新上依然会成为世界上最牛的国家,因为我们的年轻人多,我们太渴望成功,太渴望财富了,这种欲望的驱动力是巨大的。

真正扼杀了我们的创新精神的是政府的管制。中国的政府在经济生活握有绝对的生杀大权,而且事实上,政府自己就是整个经济中最大的利益体,它们依靠垄断、依靠设租寻租、制造审批,很轻松地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所以政府在面对一切对自身利益有破坏性的事物时,总是可以找到冠冕堂皇的理由,去将其扼杀,最糟的是,它不需要通过制定法律,随便出台一个莫名其妙的可笑的行政规定就可以把你扼杀掉。

而在美国,创新同样对传统的东西有冲击。但是不同的利益群体,是在平等的法律环境下博弈的。一个新的东西出来了,不管是搜索还是数字音乐,传统行业如果认为侵害了自己,它们都可以去诉诸法律。美国是一个海洋法国家,是判例制的,这种法律环境往往比较有利于创新,因为创新的东西往往有天生的合理性,所以,如果有法律的空白,或者之前没有判例的话,陪审团通常会做出有利于新的东西的判决,但一旦形成判例以后,就会形成标准,进而有利于推广。所以你看到的是微软到处被诉垄断,IBM也曾经被告垄断,但从来都没有哪个新东西,是被法律扼杀掉的。新老势力、不同利益之间的冲突,通常是新的东西胜出,老的更容易落败。所以社会总的来说,是前进的。

我们想真正地迎来创新的时代,真正地迎来伟大产品和产品企业家的时代,我们的制度必须要改革。美国真正胜出的不是技术,是制度。

产品企业家——先造出伟大的产品再说

三、身处移动互联网这个行业,我和美国同业交流很多,我甚至认为,在这个领域,中国的产品一点都不比美国差,因为我们面对的环境更复杂,考虑得更多,产品系统可能比他们的还更好。但是,和易到很像的Uber,在美国现在的市场估值已经10亿美元了,而我们还不到1亿美元。

同样的,我觉得支付宝肯定比PayPal好,微信更是远远超过了国外的WhatsApp、Line什么的。其实我们不是只有一个微信,如果整个社会制度是开放的,我们就会在所有的领域,不管是制造业、地产业还是文化、互联网行业,都催生出一批像微信这样伟大的产品。政府什么也不用干,我最怕听到的就是政府又要开始“扶持”了,政府又要搞产业规划了,政府搞哪个产业的规划,哪个产业就完蛋。

从伟大产品自身的特质来看,首先,它要足够“轻”,对资源的消耗很少,互联网当然是最明显的了。如果做一个产品需要占用很多的资源,那么它的增值部分就不会很大。

其次,它一定是一个高度市场化的东西,它的生产和营销方式,以及为用户提供服务的方式,都应是高度市场化的,只有这样才可能具有价值。与之相反,就是垄断和管制。高度市场化,说明是自由市场经济,完全的平等竞争,用户掌握选择权,如果用户都选择你,那说明你的产品得多伟大?反之,水、电、土地、房子,矿山,石油,这些东西我们是没的选择的,不可能成其伟大。同样,你说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埃克森美孚应该是了,但谈伟大的企业时,你会谈到它吗?几乎不会。

最后,一个真正伟大的产品,其整个背后的价值观支撑,应该不是改善这个世界,而是改变。日本产品的逻辑就是持续改善,美国天天想的就是做一个没有的东西,日本就是把美国已经做出来的、被证明是成功的东西做得更好,电视机、汽车都不是日本发明的,但是在工业时代,日本人都能把它们做得更精致,逻辑不一样,但高下立判了。

而“改变”是什么?比如说一个手机通话质量不好,我们可能会想怎么让质量更好一点,那是“改善”;但“改变”是说,这事儿不干了,咱们去干另外一件事,微信对电信的革命就是,不是做出一个更好用的短信来。飞信就是一个更好的短信,但只要你还想延续以前的,就一定做不出伟大的产品,最好就是要把自己的命革掉。

腾讯强大的地方就在于,QQ已经如此伟大了,它却让另外一个微信团队去革自己的命。这才是一个创新企业,一个产品企业家应有的视野和胸怀,就是敢于把自己干掉。

所以最终,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产品企业家?除了想象力,更重要的还是看价值观,想不想让世界更美好。他/她必须要有这样的情怀,才有可能。

产品 观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