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江湖沉浮录
i黑马 i黑马

手游江湖沉浮录

在2013年,手机游戏终于火了。仅仅花了三年,手游用户数即将突破三亿大关,这是中国网游累积12年都不曾超越的梦幻数字。那些错过2010年页游高峰的苦逼程序员,彷佛得到一次扭转人生的机会。7月份,四川互联网大会爆出消息,拥有《龙之力量》游戏的成都数字天空,以及坐拥《银河帝国》游戏的Tap4Fun两家手游企业正在谋划上市。

那些错过页游高峰的苦逼程序员,彷佛在手机游戏上得到一次扭转人生的机会,然而翻身的时候真的到了吗?

1

作者:石海威

在2013年,手机游戏终于火了。仅仅花了三年,手游用户数即将突破三亿大关,这是中国网游累积12年都不曾超越的梦幻数字。那些错过2010年页游高峰的苦逼程序员,彷佛得到一次扭转人生的机会。7月份,四川互联网大会爆出消息,拥有《龙之力量》游戏的成都数字天空,以及坐拥《银河帝国》游戏的Tap4Fun两家手游企业正在谋划上市。

就在记者到达触控科技创始人陈昊芝的办公室时,德意志银行投行部的人员才刚刚离开,触控奔着美股急行的雄心壮志再也掩藏不住。

根据陈昊芝统计,今年上半年开发的手游产品超过两千款,而下半年这个数字可能超过三千,但是全球月收入超过2000万元的游戏还不到20个。几千款游戏里只能有十几款爆红,这其实是一个严酷的江湖,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那些拼命想打出名号的人,恐怕并不为过。

“今天就算我、王峰(蓝港在线创始人)或者陈昊芝不站在这里,还会有张峰或孙昊芝等站在这里,这个行业会塑造一群英雄,但我深知这个行业的特点,从开始到彻底没落只需要6个月,今天活跃在论坛上的人一年之后都可能销声匿迹。”这是乐动卓越科技创始人邢山虎在上海Chinajoy游戏产业高峰论坛上的发言,他的公司拥有当前中国最火的手游——《我叫MT》。

沉浮人生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个当下中国最赚钱的手游公司老板,身上的Jeep牌衬衫和Nike裤子都是“水货”。

邢山虎颇为骄傲地向《创业家》记者展示:“这裤子是花50块钱买的,耐克水货,用手摸一下,上面都是毛球。”

“那你平时出席重要场合穿什么?”

“会换件深色的T恤。”

“最贵的一套衣服多少钱?”

“应该有1000块钱,我结婚的西服。”

当我们试图打趣邢山虎把自己打扮得过于寒酸时,他搬出了雷军举例。“2002年时我在金山,有一天和雷军去见人,他下车前边换衣服边说,你看我钱也不算少,但买一辆车也就花10多万,其实一二百万的车我也买得起,但有必要吗?”邢山虎说,现在他规定公司同事买车不准超过26.5万元,因为他的车就是花了26.5万元买的,一旦超过,就是攀比。

在2012年12月31日以前,邢山虎只是一个平凡的游戏经理、失败的手游公司老板,不会有一家一线杂志对他的管理哲学感兴趣。

邢最早在雷军的金山软件打工,和蓝港在线创始人王峰、暴风影音创始人冯鑫等人同为“雷系”出身。尽管号称中国第一代网游玩家、第一代网游经理人,但直到2008年加入麒麟游戏公司,他甚至没做过一款在线人数过10万的游戏。

尽管游戏生涯一路平淡,这并不妨碍邢山虎在心中想象一个江湖。下了班以后,他就是“说不得大师”—网络玄幻小说《佣兵天下》的作者。《佣兵天下》是一部高人气的网络小说,故事描写三个底层佣兵参与了一场跨越十多个国家的旷世大战,故事的主角原本只是一名普通的佣兵小队长,最终成为第一个被龙、人、神、魔四界共同承认的“佣兵王”。这位“说不得大师”在起点中文网上意外爆红,读者号称超过4000万人,实体书销量达300万册。

上班时的邢山虎又回归平淡。创办乐动卓越的两年间,公司研发的8款英文手机游戏投放海外市场均无人买账、收入惨淡。2012年底,在北京异常多雪的寒冬中,面临倒闭的乐动卓越只能断尾求生,裁员十几人。

一款名为《我叫MT》的手机游戏,将这个身穿水货、和笔下的佣兵小队长一样屌丝出身的游戏开发者,一把推进了现实的江湖。2013年1月11日晚上6点半,才刚刚裁员不久的乐动卓越将研发了5个月的《我叫MT 》推出上线。11个小时之后,这款由动画改编的手机游戏迅速冲至App Store付费榜首位。此前,《我叫MT》第一次登陆App Store限时免费,不到36个小时服务器便被挤爆,原计划48小时的限免不得不提前结束。

现在,这款国内月流水金额最高的手机游戏,日活跃玩家数突破230万,总注册玩家已经超过2300万,排名手游第一。《我叫MT》的玩家多是男性,他们喜欢排兵布阵、指点江山,是策略型游戏的死忠,在这款手游里,他们能和别人组建队伍,不仅对抗,还有社交。目前,《我叫MT》已经蝉连手游榜冠军长达半年。

意料之外

意料之外的事还有更多。长期盘据App Store推荐榜的重度手游《英雄战魂》开发者、艾格拉斯科技创始人王双义原本在日本老牌上市公司TCI软件任职,做到“部长”层级(相当于副总)。见到日本手机游戏蓬勃发展的景象,他在2003年“非典”期间,从日本回国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中国手游发展了13年,还不如2000年的日本,“如果我更了解情况,我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回来。”王双义在手游江湖沉浮的时间比邢山虎还长,他一开始就跳过网游,直奔JAVA手游而去,从单机游戏做起,创办了中国最早的手游公司之一的猛犸科技。

2005年,王双义把猛犸科技卖给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空中网。在空中网任职两年后,他于2008年二次创业。公司一度欣欣向荣,曾一度拥有三款月收入过百万元的JAVA游戏,还在2009年底获得经纬创投的A轮融资。

第二件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在2011年5月,三款高收入游戏在毫无预警的情形下突然同时营收折半,另外两家JAVA手游公司也出现相同情形。就像邢山虎不知道《我叫MT》为什么爆红、陈昊芝认为《捕鱼达人》全凭运气一样,王双义并不了解自己的手游收入暴跌的真正原因。“具体原因到现在也很难分析,”他说,“或许是当时智能机已经在中国抬头,分流了功能机的核心玩家。”

如果没有2009年底的融资,艾格拉斯就要亏损倒闭,直到2012年中发行《英雄战魂》,情况才好转起来。当时有同样遭遇的另外两家公司就没这么幸运,数位红后来被迫卖给盛大,新空气软件则逐渐销声匿迹。

隐身者王晟

在成都手游圈里,数字天空创始人王晟是一个近乎神话的人。

当地许多业者都能把王晟的创业经历倒背如流:他2003年创立了赫赫有名的“联合众志”手游公司,来年拿到了软银的百万美金风投,也是成都第一笔针对手游的大额风投;当时,王晟团队超过200人,办公场地超过1000平米;之后的两年,由于管理不善,公司倒闭;后来,王晟二次创业“数字天空”,再度成为中国最牛的手游开发商之一。

我们听到的所有故事版本都一样,对于王晟,没有人再知道更多。

王晟现在的身份是成都数字天空(Digital Cloud)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在触控科技发布的《2012中国移动游戏Top30开发商》榜单中,数字天空名列第一,旗下产品《龙之力量》更是长期占据中国区iPhone和iPad付费榜首位。

成都的手游开发者以王晟和数字天空为傲。在他们看来,联合众志的解散使得当时中国最优秀的游戏人才要么散落他处,要么自立门户,正是这些人让成都手游圈度过了启蒙时期。

在王晟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创业失败之际,一篇名为《成都最牛手游公司联合众志非典型死亡》的报导震撼手游圈,文章对王晟不知成本控制、不重视项目可操作性、拖欠员工薪资等种种批判传遍同业。或许是受伤太深,2008年东山再起后,王晟不再接受任何采访,同行的聚会也从不参加。《创业家》多次联系采访,王晟回电婉拒:“谢谢关注,真的谢谢,现在我还不想聊。”电话中,王晟的语气并不冷漠生硬,起码算得上是礼貌热情,只是似乎很难再敞开心扉了。

据说,周末晚上,王晟还是喜欢到桐梓林附近的酒吧打上几局德州扑克。

“赢者圈”高墙

虽死犹生的多年沉浮,让手游从业者深刻理解抓住机遇的重要性,也使得网游时代的残酷战争被很快复制到手游市场。当陈昊芝意识到《捕鱼达人》意外捞到一条大鱼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把第一桶金全部甩进市场做营销,一分钱也不留下,抢占排行、封杀山寨游戏生路,力保《捕鱼达人》领先地位。

《我叫MT》爆红之后,邢山虎也对用户祭出独特的激励措施,系统每天会为玩家账户自动打入30元,基本可以满足轻度玩家一天的消费需求。此外,一旦新版本中增加的某项功能导致玩家过去的充值贬值,系统会补偿相应的损失,返还额度从20%到60%不等。

《创业家》研究目前中国18家月收入超过1000万元的手机游戏公司发现,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在2011年以前组建团队,并且在之后两年内反复钻研题材、画质等细节,才谨慎推出产品。手游市场爆发后,这些团队利用早期收入进一步攻城略地,迅速推高市场的进入门坎,筑起一道“赢者圈”高墙。手游的用户补贴、营销成本随之水涨船高,加剧了中小开发团队的生存困境。

“去年获得一个用户的成本是3-5元,今年已经涨到10元了,以前开一组服务器只要4-5万元,现在可能要10万元。以前很多厂商找我们做预装(把游戏装入即将上市的手机里),但现在这种供求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优聚科技创始人李万鹏很担心自己公司的处境。他坦言,如果不刷榜、得不到Google Play这类优质平台推荐,游戏被用户看见的几率越来越小,况且手游用户的忠诚度更低,玩一两个星期就换游戏的喜新厌旧者比比皆是。“得不到推荐就要花钱推广,不管钱多钱少,这对于所有开发商而言都压力巨大。”李万鹏说。

上海美峰数码的当红产品《君王2》就曾经付出整个开发过程推倒重来的惨痛代价。在《君王2》的研发过程中,恰逢另一款同类型游戏《忘仙》火爆上市。美峰团队发觉,预先规划的游戏设定、美术策划都落后于主流产品。

尽管当时已经投入了200多万元,但美峰还是决定推到重来,定位成一个高端产品,所有美工、代码、手机的触屏交互都要重新改过。反复折腾最终得到市场正面响应,《君王2》上线11天开服10组,这款游戏的ARPU极高,月流水已突破千万元。然而,不是所有开发团队都负担得起如此昂贵的资本投入。

去留之间

手游圈的人喜欢用电影来形容游戏,一款游戏就像一部电影,前期制作旷日废时,一上线就像开瓜,是甜是淡立见分晓;大片不一定能赚钱(如冯小刚的《一九四二》),烂片不见得没票房(如《富春山居图》)。一年5000款手游大部分的结局是销声匿迹,起伏之大、赌性之高,导致陈昊芝甚至不愿意称自己的公司是手游公司,在《捕鱼达人2》后不再投入制作开发,专心经营发行代理及代运营平台。

在今年4月的Cocoa China开发者大会上,陈昊芝预计,中国手游产业的大致格局将在这两年确定,到2015年将很难再出现大公司。邢山虎同意这个观点,认为中小开发者到今年下半年将会非常吃力。王双义则坦言,如果公司团队没有经历过两三年的挫折,产品经理、程序员没有经历过一款人气游戏的历练,想要进入手游行业务必考虑再三。“现在整个行业实在太热”,他说。

就算挤进了赢者圈,要成为巨头,还必须经历一场更为艰辛的近身肉搏战。即使是在美国、日本,手游上市公司也皆属罕见,目前只有Gree、DeNA等少数几家上市公司。

更多赢者的结局可能是被并购。不久前,华谊兄弟出售掌趣科技股票,套现并购手游公司——银汉科技。7月24日,华谊兄弟股票一复牌,即连续四天涨停。资本市场对于手游的热情,正激起大买家收购手游公司的强烈冲动。多数接受《创业家》采访的手游团队,都不排除被并购选项,有些公司则正在洽谈被并购条件。

但光鲜的收购背后是苛刻的约束条款,不少收购方只收购手游公司49%的价值,价格是第三年的净利润乘以互联网模式,剩下的51%是当年的净利润乘以相应倍数,完成度必须在80%以上。这意味着没人相信创始人走了以后,手游公司还有持续性。对于很多创始人而言,卖掉公司还要套牢三年,与期待中的结果相距甚远。

“艾米最后怎么样了?他放弃了所有东西,和好兄弟找个地方隐居去了,这些主人公无一例外地选择离开。”艾米是邢山虎小说《佣兵天下》里的佣兵团长,他最后独自离开了神界,从此下落不明。艾米征战过的法诺斯大陆的居民坚信,佣兵王最终就在法诺斯隐居了下来。这是邢山虎心中一种理想的人生结局。

很难知道,这批在手游江湖中沉浮多年的苦逼程序员,究竟谁能一飞冲天,从此登上神界。或许这票期待一朝爆红的人群,早已积淀了走向未来所需要的沧桑与耐性。邢山虎说,自己写小说时没想过挣钱,后来《佣兵天下》卖了300万册,他觉得挺开心,也没跟出版商要求过什么。比起赚钱,他更喜欢小说与游戏中“你能创造一个世界”的感觉。

“你能创造一个世界,有更多人来玩你的游戏,这是一家公司最大的荣耀。”他说。

手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