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磊:你们难道就希望微信垄断吗?易信将用手机通讯录关系为切入口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丁磊:你们难道就希望微信垄断吗?易信将用手机通讯录关系为切入口

丁磊:我想问大家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就希望易信不成功吗?你们就希望微信垄断吗?

网易搞的易信,昨天发布后居然在短短24小时内用户破100万,跃居苹果应用商店免费社交类应用排行第一名,整个免费排行里的第三名,超过了微信。

网易官方昨天激动地说: 按照目前发展速度,预计本月底,易信用户数有望迈入1000万大关。

但是,对易信的吐槽也是一桩又一桩。

1

第一庄罪:宣传的最大亮点即所谓可以用易信给任何运营商的手机号发免费短信,可是N多人试了N遍,真正发成功的概率远远低于使用两个避孕套还怀孕。电话留言也是。

以至于社长的一位美女同行小晚给易信编排了个段子:

甲和乙同时暗恋着同一个女神,在同一晚,他俩鼓起勇气分别用微信和易信给女神发去一条语音告白留言。后来女神和甲在一起了,再后来,在女神和甲的婚礼前夕,乙收到了女神的短信:"当年我对你好感多过对他,可你为何直到今天才向我告白!太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第二庄罪:简单粗暴毫无隐私可言。睡一觉起来,发现易信里有100多号人被推荐加好友,这直接读取通讯录加易信的速度比微信当年迅速多了。但你有没发现,在易信上你要加上你手机里存的大佬和名人的几率大了。还有莫名被拉进各种群,这个没节操和微信一脉相承,拉别人进群根本不经过你允许的。还有一个粗暴,是朋友圈是透明的,哪怕不是好友,任何人可随时勾搭任何人,你的各种圈子会瞬间在一条消息下交融。

第三宗罪:发图极其之慢。社长连着家里WIFI实测,发6张图的图文朋友圈需要10秒以上。这目前100万人而已,要是发展到1个亿,发6张图岂不得等到瞌睡。

第四宗罪:山寨易信满地爬。射掌昨天已经提醒了下载易信时一定要认准“菊花牌”的。没看花边社的盆友接连出现窘况。一部分直呼注册不上易信,还发图求救,亲啊,你就不看你下载的那是山寨易信啊。昨天,你在苹果商店搜索易信,出来的第一个不是官方的,据传在测试时,最夸张的是得翻19页才是易信真身。社长发现,一个叫“易.信”的家伙搭着易信的顺风车,已经跃居免费榜单的第15位了。好在易信今天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

第五总罪:一层层左右折叠有点晕。易信选项按钮多,一点击页面就分左右两半,一层层进去,都是左右设计,感觉进了个套子里。迫不及待想出,憋得慌。

以上是社长实测认为易信目前的五宗“不易”。当然,易信的好昨天社长也说了,比如表情超萌超精致。用了一天的你,还会继续易信吗?今天社长的领导和社长从手Q、到微信再到易信,追着赶着聊天,社长有些有些应接不暇,社交工具这玩意,有两个就不少了,三个确实不是常态,人会分裂和嫉妒焦虑。

那么,网易到底怎么考虑要做易信的,看看网易老大丁磊的看法。

 

此图是昨天射掌和同行媒体一起采访丁磊,你看边上的网易徐某看着丁老板不断被拷问,直擦汗啊。方远供图。

记者:在你看来,微信在产品上有哪些软肋,而易信可以有机可乘?

丁磊:不可否认,微信是一款不错的沟通通讯体验产品,但很封闭,不愿意对外互联互通,我们在通讯体验上做得比它更好。首先语音的质量比它高3.5倍到4倍,图片更加清晰。即使没有装易信的用户,也可以进行短信的互联互通。我们要给中国的每一个用户以更多的选择,所以也没有摇一摇,也没有陌生人交流等功能。下个月的版本,我们还会加入两个惊喜的体验。

记者:目前微信活跃的用户群在两亿左右,易信作为后来者凭什么挑战微信?

丁磊:每个人的手机上装的通讯软件不应该只有一个,我们目前并不是说要取代微信,而是在手机上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体验,比如微信的群聊有上限(40人),我们可不可以给用户设定100个才是上限,或者无上限,让通信变得更加容易。微信的群组设限很莫名其妙,很多人都找到我,希望给马化腾走个后门,就为把微信群容量提高。

记者:合资公司中国电信占比73%。对于网易来说是一个小股东,并不占支配地位。本来民企和国企对话就不公平,股权又如此悬殊,在合作的过程中,网易如何把握主导权?

丁磊:这个不影响一个运营团队对这个公司的决策。这跟股份没有关系,跟大家的共同目标是否一致有关系。你们也看到OTT这种模式,如果电信运营商不面对这个挑战,他自己的命也被革掉。

记者:我的主流圈子已经在微信上,易信怎么样去说服我去换?

丁磊:网易这次做的易信默认你的账号就是你的手机号,是个天然的通讯关系群体和好友群。这里不存在重建圈子的问题。

记者:易信为何做得这么晚,比微信晚了2年多才想到要进入这个市场?

丁磊:微信有一个事情很了不起,它快速改变中国用户的通讯习惯。我以前觉得有个人拿着手机这样讲,我这样听,够傻的。但我发现这个事情用户可以接受,用户是喜欢的。这是个好事情。我们虽然这个事情晚了,但是也要谢谢腾讯,它把这种通讯的习惯培养出来

工作人员催促,丁磊要赶飞机,起身准备离开,但被记者缠住,有记者继续挑衅:易信产品设计上不注重用户隐私,这点没微信好。丁磊站住了。

丁磊:我想问大家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就希望易信不成功吗?你们就希望微信垄断吗?

部分记者下意识地说,不希望。

丁磊听了,开心地走出门外。

总体而言,易信进场,虽然有些开放过度,但对微信也是个促进,竞争是好的,但绝对不是易信所说的百团大战抗日的概念。


 

关于作者:

花边社(ID:Gossip-Agency),京华时报资深互联网记者李斌业余时间创办。花边社专为社员同志搜罗企业大佬们的秘闻轶事、花边趣料,很好玩。这个家伙口无遮拦,行事也出人意料,深具互联网时代的经典精神:以贱赢天下,贱出自己的格调。其实,这里的贱是要打引号的,你懂的。反正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1

丁磊 易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