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赏”,是一种优秀的互联网新盈利模式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打赏”,是一种优秀的互联网新盈利模式

“打赏”这个商业模式,是继腾讯QQ会员付费和网络游戏包月or道具收费后的一个面对个人用户的“成功”商业模式,这种模式不仅有“特权”和“炫耀”的机制,更是让屌丝和有钱人能够在一个阵地里“斗气”。

打赏,这个被忽略的互联网赚钱的方式,慢慢开始流行。

1

网文界出了件大事儿:“网文圈第一个亿盟主诞生了!狂热读者@人品贱格为让网络写手@梦入神机夺冠月票榜,豪掷100万元打赏。读者姓林,福建人,24岁,食品行业生意人,喜欢看网文。他称不是炫富,而是憋了一口气,“只是想爽一下而已”。“

在梦入神机新书《星河大帝》的贴吧里有专门的介绍此次打赏的来龙去脉,以及对于这位读者打赏的金额做了更正,因为不是100万,而是“158万“..

在贴吧的介绍帖子里,介绍了梦入神机和粉丝和烽火戏诸侯的粉丝在纵横中文网的月票榜上斗气的过程,以及这位网友的为什么要一掷千金为了看网络小说。

顺便提一嘴,另外一个网文的大神,无罪刚开新书,就有了数千张月票..这可都是赤裸裸的人民币书友的贡献。

 

可能很多朋友对这些名词不太了解,可以简单做个网文的名词普及:

大神:指的是那些拥有强大号召力的网络文学作者,比如前文提到的梦入神机、烽火戏诸侯和无罪都是大神级的作者,放在起点的体系里也都是超白金作者。

月票:不是指的公交车票,而是指那些付费看网络文学小说的读者们拥有的特权,可以给喜爱的作品投票,影响作者作品的投票,按照不同的充值金额和体系拥有不同数额的月票数量…

打赏:打赏是另外一种机制。付费的读者觉得某书写的不错或者其他原因,还可以将充值网站的钱直接打赏给作者…嗯,打赏的钱作者会和网站有一定比例的分成。

以梦入神机为例,月票+打赏+订阅+网站签约等方式,8月的收入其自己预计可能会超过两百万。

这就是网络文学的商业生态圈,也是诸如起点纵横等网络文学网站近十几年来逐渐发展起来的“商业体系”;类似的模式虽然不算特别伟大创新,但对于很多读者和作者而言,能够起到互惠互利的作用。

正是依靠订阅+月票+打赏,网络文学圈才涌现了一批年收入千万的作者,为这个网络文学在商业上“正名”。

回到打赏这个主题,打赏其实并不是新鲜的名词,而是在民间传统里长期存在的。

熟悉相声的朋友们都知道,在相声诞生最初的那些年里,其实是没有所谓“门票”的,都是先说然后在给钱,给多给少全看客户们的意愿,这其实就是“打赏“。

街头艺人们大多都是依靠打赏维持生计,即使是那些知名艺人可以唱堂会的,比如清末时候那些京剧大师们,靠着买票也不能维持奢华的生活,更多的收入来源还是达官贵人的“打赏”。

和打赏对应的是,“供养”界也出了件值得关注的事儿。

罗振宇做的“逻辑思维”开始卖会员了,据说是卖了5500个会员,收了160万人民币,引发了诸多媒体和媒体人的热议,纷纷表示要学习借鉴成功经验云云。

我能够理解对“网络文学”打赏的心理,攀比又或者是斗气等都是那些有钱和没钱人做出此类事儿的理由;但对于把“逻辑思维”会员制度当做成功案例这事儿我还是不太能理解的。

有一个基本判断是,“逻辑思维”的受众们应该都是自认和网络文学的读者不是一个群体的吧?

我个人不喜欢“逻辑思维”的视频,用魏武挥老师的话来说,这就是加持版的心灵鸡汤“…而我也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做“万事通”,所以当在每一个场合总是能看到这个罗老师的时候,我会私下揣测,怎么可以有人又讲媒体,又说新媒体,还能搞自媒体,又说传播广告和营销….尤其是讲互联网方面的东东,不能说不可以讲,可以这个行当是GEEK的,而不是媒体人的,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听媒体人或者自媒体出来“讲课”和“做培训”?

难道是这个圈子现在“实干”比较难?所以才会更流行讲课和培训?谁知道。

上面这段有点个人的偏见,但从商业来看,罗老师的“供养”和“包养”不能称之为商业模式,因为这是太个人化的案例了。

而“打赏”却是可以作为商业模式存在的,其实不仅是网络文学圈采用打赏体系,包括YY、9158等网络秀场也多是依靠“打赏”体系实现虚拟物品销售实现盈利的。

根据YY2013Q2财报显示,增值服务收入为3.667亿,“YY音乐每用户平均收入为269元;付费用户人数增长173.7%,至63.5万人”—这可都是一个一个鲜花打赏那些YY秀场的歌手们的商业业绩啊。

“打赏”这个商业模式,是继腾讯QQ会员付费和网络游戏包月or道具收费后的一个面对个人用户的“成功”商业模式,这种模式不仅有“特权”和“炫耀”的机制,更是让屌丝和有钱人能够在一个阵地里“斗气”。

这和当年在园子里听戏,没钱捧人场有钱捧钱场是一个路数,是在互联网环境下的复苏。

既然提到罗振宇,那么来聊聊媒体吧。

媒体的大新闻是贝佐斯买下《华盛顿日报》,很多人开始讨论这对国内媒体的意义和转型意义等等,其实,这没有一点可以说的——咱们的媒体基本上都算是被“供养”的,国有资本。

欧美的媒体分为两部分,有一小部分是被国家供养的,有不大部分是市场化的;市场化的这部分要么去赚钱,要么被有钱人“供养”。

被有钱人供应,对于媒体、文化人、艺术家们而言,在西方是平常的事儿;在咱们这儿,读书人自古以来也是“被供应”的.. 修的文武艺,卖于帝王家。

不过现在,被供应的和供养的都不舒服,所以干脆破墙而出,求个打赏,舒坦些。

最后,提示各位被大佬们和业内视为“屌丝”的诸位,每个月花个八百十块钱在网上就不少乐,至于那些万儿八千的“土豪”们,咱们还是叫个好,凑个热闹就够了,量力而行。


关于作者

「围观侃科技」(微信号:kankeji):侃科技是由营销人赵勇创立。围观科技圈、互联网圈的大情小事,没事儿侃侃营销圈和公关广告圈的八卦,和朋友们交流下行业的黑幕白幕和灰幕。就是这样,支持原创。

打赏 盈利模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