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尖孵化器YC是如何训练创业的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顶尖孵化器YC是如何训练创业的

15-660x420
  8月20日在硅谷山景城的计算机历史博物馆外,只要看看没有一个空位置的停车场,在南湾空旷的建筑群的反衬下,就知道是个重要的日子——孵化器Y Combinator Demo Day,夏季训练营的成果展示。

有创业者对我说“YC就是创业公司的常青藤”。我不喜欢这种夸大的形容,也不想把进了YC训练营的创业者视为明星,在和本期训练营的创业者交谈之后,综合他们的不同观点,我们就来看看一个创业公司在YC的三个月里是如何度过的,他们究竟能获得什么。

申请:没有什么国籍之分,重点是你想到硅谷来,想获得YC的资源。

我们报道过的创业公司Prim创始人Xuwen对我说,其实你可以把申请YC看成美国大学的招生,他们当然更倾向于找到英语讲的更流利、思维模式更相近的美国本土创业者,这也是为什么早前有说法Paul Graham不喜欢英语不好的创业者,相对更倾向于从海外找创业公司的500 Startups,YC显得更关注美国本土的创业者。但是在和从荷兰、英国来的创业者谈过他们申请YC的过程时,我发现其实重点根本不在于你是哪个国家的人,而是你是否真的想到硅谷来接受三个月的训练甚至留在这里更长的时间,同时,你是否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我们报道过的IxiPlay、和Kivo都来自美国本土以外的欧洲,他们申请YC的经历和所有人一样。他们希望到硅谷来,从融资、增长、发展路径等方面获得YC的帮助,都在网上填写申请,随后接到电话获得面试的机会,立刻飞到硅谷来参加著名的10分钟面试。

面试:10分钟,只问最基本的问题:你是谁,你的产品是什么,产品给谁用,你如何与众不同。

几乎所有采访的公司都向我提到这个10分钟的面试,几个YC的合伙人坐在面前,他们只问你最基本的问题:你的产品是什么,你的用户是谁,给用户解决什么问题。其实这些创业公司也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在进入YC之前已经多少都有个产品的模型或者已经做了一段时间,并不是带着一个想法就跑到硅谷来的。

来自荷兰的创业者Bart Dirkx和Ruud van der Aalst对我说,你必须准备的非常充分,知道你的用户是谁,市场规模有多大,竞争对手在做什么,你的愿景是什么,你现在做到什么阶段了。如果你自己可以回答这些问题了,才会有机会通过面试。

不过情况也并非绝对如此,Kivo的创始人Zefi Hennessy Holland提到也可以通过朋友的推荐,他的一个朋友从YC毕业,在他申请YC的过程中给YC的合伙人写了一封邮件介绍Kivo和Zefi本人,至于这是否有用,Zefi告诉我“这就要看帮你写介绍信的人对你的评价了。”像我们报道过的创业公司Prim创始人Xuwen,他因为是第二次参加YC的训练营了,只跟Paul Graham聊过想法没有参加面试就直接被招进了本期的训练营。在强调人脉和个人信誉的美国,有合适的介绍人和建立过个人信用显得非常重要。

指定导师,独立工作。

和500 Startups为创业者提供一个250人的导师名单和一个co-working space不同,YC的导师就是他们自己的合伙人,并且让创业者自己独立办公。Zefi Hennessy Holland告诉我,现在YC一期训练营有60个公司左右,四个全职的合伙人每个人负责15个创业公司,还有6-8个(或者更多)的兼职导师选择负责的创业公司,“他们不会像老师一样跟在你后面问你最近怎么样了,做到什么程度了,所有你做的事情就是到硅谷来,自己找个地方住,自己找个地方办公,做你自己的事情,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再找他们。”

也就是说,在这三个月里,如果你没什么事情,YC的人不会经常找你。

星期二晚餐:建立人脉、分享经验。

进入YC的创业公司都会参加这个常规性活动:星期二晚餐。在这个晚餐里YC会邀请硅谷的知名创业者来分享经验,其中一位创业者对我说,他觉得YC最不同的不止是邀请像Mark Zuckerberg这样的当红明星,还有一些“失落的创业者”,像被赶出公司的前Groupon CEO Andrew Mason、前ZyngaCEO Mark Pincus、雅虎创始人杨致远等等,“他们会从自己的经验里分享当时为什么要做这个决定,自己做错过什么,会很平心静气的跟你说建议你不要犯我犯过的错误。”他告诉我在星期二晚餐上的这些谈话内容完全保密(YC的一些导师也是保密的),他只能告诉我请过谁、主题是分享自己的错误,但是不能告诉我具体谈了什么(所以也在这里隐去了他的名字),“在YC,活动内容保密是大家的共识。”

最像常春藤盟校的地方:内部社交网络。

在美国的大学里,如果你的家人曾经毕业于常青藤盟校,会对家族中的其他人再申请学校有帮助。在这些创业者的介绍中,我认为最像“常春藤”的地方在于他们都谈到的内部社交网络。YC为所有参加过训练营的创业公司设立了一个不公开的联系名单,进入这个名单后有个简单的共识是大家要互相帮助,Ixiplay来美国后要拍产品Demo的视频,就是找YC毕业的公司做的;Prim最早找用户也是从这个联系人名单里找的。你可以找他们来做用户测试、推广、介绍投资人、了解行业信息,只要你们都有一个“YC”的标签。

YC会指导你做两件事情:优化产品和与用户交流,核心只和一件事情有关——增长。

Zefi Hennessy Holland对我说,当他到YC之后,他们谈的最多的就是增长。“YC不会管你遇到了什么几乎问题,他们只是和你一起讨论对用户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你怎么获得用户。”以Kivo为例,他们做的是协同办公的产品,早前Kivo的模式是卖授权给大企业的IT经理,后来他们发现这种模式是把设计给用户用的产品卖给IT经理,而且大企业要决定一个服务的供应商需要很长的流程,对Kivo来做增长慢,在进入YC后Zefi Hennessy Holland把模式改为把产品做给每个消费者都会用,强调简单直接,不再卖授权而是用下载安装和注册来作为增长的标准。

 YC的投资:占股2%-10%不等,通常在6%-7%。

所有的公司都会获得YC的内部投资,投资的规模和YC的占股比例都根据具体的创业公司的情况而定。简单来说,如果创业者的经验丰富,产品模式简单易懂,YC的占股会相对较少;如果创业者是第一次创业,特别是做企业级的产品或者看起来盈利路径比较长,YC会占较多的股份,最多会到10%。正常的情况下,占股在6%-7%左右。

训练演示产品、和投资人对话的能力

YC很看重创业者演示产品的能力,他们会在Demo Day的前一个星期对创业者进行训练,主要是关于如何演示产品、强调重点。但是这些创业者也都告诉我,在YC的感觉是他们不会干涉你太多,因为创业的项目是创业者自己的。

创业 孵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