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表,可穿戴前端的炮灰!
王根旺 王根旺

智能手表,可穿戴前端的炮灰!

智能腕表也会火一段时间,最初的转型总需要些过渡性的适应。但它终将被遗弃,作为一个走在可穿戴前端的炮灰。

作者: 范思正

最近可穿戴设备尤其火,自iWatch可穿戴概念被提出后。可惜乔布斯死了。可推想,不可避免的这东西即使由苹果做出来,仍将与乔的理想设计相背离。

我猜不到乔的原本理念与设想,就目前可知的信息也无处找寻出他关于iWatch猜想的视频记录。但我不看好智能腕表,这无所谓是不是穿戴。可穿戴最吸引人的不是你真的带着一个东西,而是这种使你工作便利,休憩玩娱的工具将切身的于你身体融为一体。

我认为把iWatch戴着,这真跟把一个iPhone缩小后绑在手上没太多区别。它与人的相处不可能融洽。从目前所知的可操作性来讲,语音不会是其载体,那么假设即使立体投屏操作达到可惊讶流畅,它仍将使人低着头进行点击操作。最让人忍受不了的我猜就是这东西出来后需要人把手腾空举着,这从另一个侧面讲几乎都在挑战你的耐性了。而且你提着一个手,你就只剩下一个手进行操作了,这等于绑架了你的一只手。这和最初的工业革命解放人的手可不符。而且这种东西让人依旧与世界隔离,它没有给你的眼睛足够的视界。

当你连接iWatch,你就与你周围的世界断了线。这可不是潮流,以后真实的连接一定会回归。从最初的拼命造核武,到现在的禁核武。从国外早先的但求开放到开禁欲课。从古希腊的智者学派到苏格拉底强调的理性道德主义。包括现在的爆炸信息与“一个”的出现。这一定将回归。当然回归不是倒退,而是呈中庸体的前进。我猜智能手表最火的地方将在人的运动中实现,比如你带着它跑步,测速度,你身体的心率——现在有专门的手带测血压的。或者你消耗的能量,你的身体状态等等。但它却不会是人进行联系,工作操作的工具。

但是智能腕表也会火一段时间,最初的转型总需要些过渡性的适应。但它终将被遗弃,作为一个走在可穿戴前端的炮灰。

智能手表 iWatch 可穿戴设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