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谈移动互联网:数据流量远比手机本身贵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扎克伯格谈移动互联网:数据流量远比手机本身贵

扎克伯格:互联网是我们改善世界的一个重要平台,但这一平台无法自我建立。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已经在发展中国家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让人们保持连接。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日前宣布联合爱立信、MTK、诺基亚、Opera、高通、三星等科技企业建立一个名为“Internet.org”的组织,该组织旨在通过科技产业资源整合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能够享受互联网接入服务,并最终实现全球的网络互联。

对此,美国知名科技媒体Wired日前就有幸在Facebook位于加州门罗帕克(Menlo Park)的总部对扎克伯格进行了一次专访。

以下是本次采访主要内容:

 

 

 

你为什么要建立这样一个组织来扩展全球的连接性?

扎克伯格:互联网是我们改善世界的一个重要平台,但这一平台无法自我建立。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已经在发展中国家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让人们保持连接。我们推出了一个名为“Facebook for Every Phone”的产品,它可以将Facebook的服务推广至功能手机端。目前,这一服务的用户已经超过了1亿人。

然而,目前全球范围内还没有一个公司或政府构建出了一套完整的基础设施来支持这项服务,所以我们需要和同行企业一起努力。自从我们成立Internet.org组织以来,我们已经听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有意同我们合作运营商和政府的声音,这将在未来3、5年、或者更长时间内为我们的工作提供动力。

你认为接入互联网是一项基本人权,能对此解释一下吗?

扎克伯格:下个世纪将是一个由工业、资源型经济向知识型经济过渡的故事。比如,如果你拥有一块油田,那么我就无法在同一片油田上进行开采。但知识却不是如此,如果你知道一些东西,你就可以同外界进行分享,然后整个世界都会变得更加富有。但在这实现以前,巨大的贫富差距将不可避免。目前,最富有5亿人的财富超过了剩余60亿人所拥有财富的总和。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让每个人都接入互联网,并借此推动世界进入知识经济时代。

在美国,目前存在着一个所谓的“互联知识经济体”,国内的财富差距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两极分化已经成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

扎克伯格:一个自然的过渡肯定会发生。我今年曾在一所当地的中学里上过课,学校里的很多学生都无法在家上网。所以,我们在美国地区也有许多工作要做,这可不是一件“用手指打一个响指,然后每个人就可以上网了这么简单的事”。现代工业革命已经停滞了十年时间,人们需要一个基石来促使改变的发生。

即便是你没有牵头成立这个组织,手机不也会变得越来越便宜吗?

扎克伯格:智能手机变得便宜了并不意味着消费者就可以负担的起昂贵的数据流量费用。举例来说,iPhone在美国的两年使用成本为2000美元,但其中只有500美元为电话本身的成本,另外1500美元则是数据流量费用。所以,数据流量费远比电话本身更贵。现在我们最大的问题是要让数据接入变得更加低廉、弄清怎样才能提供免费的互联网电话服务,然后再在此基础上建立一个商业模式。

你怎样才能使数据变得更加廉价?

扎克伯格: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试图让我们的应用运行更流畅、Bug更少,但直到今年我们都没有在“在使用相同数据量的前提下提供相同用户体验”方面下工夫。对于那些身处发达国家使用我们服务的用户来说,这些都不重要。但对于其他几十亿用户来说,这却是十分重要的。今年初,人们在Android平台上的Facebook应用平均花费12MB的流量,我希望能在未来几年内通过一些小范围的变动使这一数字下降到每天1MB。不过,即便是1MB的流量对于某些地区的用户来说仍然太大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能否将其控制在0.5M,甚至是更少的流量范围内。

你能打造出一个完全免费的文字版互联网吗?

扎克伯格:我整个笔记本中的文字内容体积不到0.1M,但是类似我们为Internet.org所制作的一段30秒的视频流量就达到了50-100MB,而且这段视频已经是利用了大量压缩技术之后的结果。所以,我认为对部分基础服务使用压缩技术会比针对视频文件使用拥有更大的发展机会。

可以肯定的是,电信运营商可以通过推出拥有更大带宽廉价宽带的形式对你们提供帮助。但目前,它们都还不是这一组织的成员,这一点有可能在未来得到改变吗?

扎克伯格:当然。随着时间推移,会有越来越的人们加入我们的组织中,其中包括运营商和非运营商。

类似谷歌(微博)、亚马逊、微软这些消费者互联网企业都还没有加入你牵头的这一组织。你是否邀请过他们参加,或者你希望他们能够在未来加入这一组织吗?

扎克伯格:在这个星球上,许多公司都在做着许多有益的事。我们与谷歌和微软举行过会谈,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部分公司会选择加入我们,而且我认为Internet.org所专注的事业是需要各个公司团结合作才能实现的。

很奇怪会听到你谈到有关基于文本格式的低数据流量的话题,因为Facebook的前行方向一直都是相反的,那就是不断的加入更多多媒体信息服务。

扎克伯格:在我们帮助每个人接入互联网,并使他们获得了基本的访问权限后,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让所有人都拥有高速互联网服务,我们的工作不会停止。

你在白皮书中曾提到在推广全球互联性的过程中创造新商业模式的话题,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案例吗?

扎克伯格:我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即便你没有选择任何运营商语音套餐,你仍然可以在任何地方拿起电话拨打911或者其他一些基本服务。我认为,我们可以创建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帮助那些无法负担这类服务的消费者免费享受这些服务。在这里,我所指的是诸如短信、维基百科、搜索引擎、社交网络、天气情况、查询商品价格这些服务,我将这称为“互联网拨号服务”(dial tone)。我们希望使这些基本服务能够被那些在旧商业模式下无法负担数据费用的消费者享用,比如他们可以走进一家商店购买手机,然后可以直接开机享受这些基本服务。

谁会为此买单?

扎克伯格:社交网络、短信和搜索引擎服务的价值就在于它们是用户获得更多内容的门户。通过让人们免费访问这些服务,人们就会发现有更多在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可持续内容,然后他们便会使用更多流量以获取更多信息。最后,这会演化成为一个让运营商们非常喜闻乐见的商业模式。因此,运营商将可以从新用户那里赚到比提供这些免费服务成本更多的利润。

Facebook有计划为未来数十亿新用户提供在线身份验证服务吗?

扎克伯格: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我们很难一直知道自己的客户具体是谁。如果你是一个印度运营商,有人通过零售店购买了你的服务后把钱和数据捆绑到自己的SIM卡上,你就无法知道有关这人的更多信息。因此,与客户建立起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将非常具有价值。我不希望假装我们是唯一一个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公司,但如果我们可以在这一领域创造部分价值的话,我们是会对此抱有浓厚兴趣的。

为什么不以非营利形式成立这一组织?

扎克伯格:这个问题不是通过非营利的形式便可以解决的。我们每年在互联网基础设施上都投入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这对于慈善事业来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也不是一个可持续的模式。目前,已经有许多公司开始在这一方面努力,他们也完成了许多工作。但如果要将这一愿景真正得以实现的话就需要各个公司展开团队合作,而Internet.org可以在这方面提供帮助。

批评人士称,Internet.org只不过是一个自私的计划,因为这能够帮助Facebook建立自己的用户群。

扎克伯格:当然,我们希望能够连接到更多的用户,所以理论上来说这也会让我们的产品因此受益,但这样的批评实在是有些过于疯狂。目前Facebook所拥有超过10亿用户的财富要比剩余60亿人的财富总数更庞大,如果我们只想着赚钱的话,我们就应该使公司仅仅关注那些发达国家市场和现有的Facebook用户。我们的服务是完全免费的,而且没有在许多发达国家市场中投放广告。所以在很长时间内,这一组织都不会为我们带来盈利。但我依旧愿意这样做,因为这是正确的事情。

是什么促使你个人投身于这一事业?

扎克伯格:显而易见的是,任何拥有手机的人都理应能够接入互联网。人们经常谈论有关社交媒体对于美国文化所造成的改变。我们不妨想象一样,当这一切第一次发生在发展中国家的时候能够对其造成多大的冲击吗?我们使用诸如Facebook这样的媒介来分享新闻、与朋友保持联系。但在那些国家,他们会使用Facebook来获得生平的第一次健康信息、与身处一百多英里以外不同村庄、甚至是超过十年未见面的好友取得联系。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而看到许多企业联手为之奋斗则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facebook 移动互联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