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之神”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企业
陆海天 陆海天

“经营之神”为何救不了自己的企业

2012年,松下狂亏7000亿日元,索尼靠变卖资产“打造利润”,本田汽车和京瓷尽管未遇危机,但已泯然众企矣。这四家企业的创始人都是全球尽知的日本四大“经营之神”。然而,董事长从不著书立传的丰田汽车,却创出了1.3万亿日元的利润。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从不立说的丰田却能笑到最后呢?

作者:宋文洲 (日本软脑集团创始人,是第一个在日本创业上市的中国企业家)

【导读】2012年,松下狂亏7000亿日元,索尼靠变卖资产“打造利润”,本田汽车和京瓷尽管未遇危机,但已泯然众企矣。这四家企业的创始人都是全球尽知的日本四大“经营之神”。然而,董事长从不著书立传的丰田汽车,却创出了1.3万亿日元的利润。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从不立说的丰田却能笑到最后呢?

2012年,松下狂亏7000亿日元,索尼靠变卖资产“打造利润”,本田汽车和京瓷尽管未遇危机,但已泯然众企矣。这四家企业的创始人都是全球尽知的日本四大“经营之神”。然而,董事长从不著书立传的丰田汽车,却创出了1.3万亿日元的利润。按理说,“经营之神”的著书和理论,首先应该通过他们言传身教过的部下产生效果,那为什么他们身后的企业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稻盛的“阿米巴”是什么?

稻盛和夫是四大“经营之神”中惟一健在的。稻盛现在仍然每次都参加京瓷的董事会,但即使在日本企业界,也很少有人知道京瓷现任CEO的名字和业绩。稻盛亲口教了几十年,亲手带了几十年的学生们,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呢?

稻盛在中国拥有众多拥趸,据说比日本还多,实际上这是中国商业机构炒作的结果,也是国人喜欢跟风的结果。我和稻盛交往已久,从未想过要看看他的书,因为知道他说的那些东西已经很“古老”了。

“阿米巴”是稻盛经营理念的代表,实际上是对中小企业的一种精细管理的摸索。在百业待兴、机会云涌的经济高速发展期,对那些管理人才不足的中小企业来说,“阿米巴”可以一试。现代经营有一句话叫“You Get What You Measured”,也就是说你要得到什么,你就必须衡量什么。“阿米巴”实际上是一种对项目效益的简易快速测量手段。

测量的单位越小,越能精确地看到每个单位的效率,越能让每个人确切知道自己的绩效,感受到责任的压力。还有,测量单位越小,知道结果就越快,一线的问题就越容易被快速发现,不至于造成致命伤。

实际上,这种做法在丰田被称为“行灯方式”,也是一种把生产线分切成小段,在每段上安装一个灯泡,当生产质量发生问题时,就把那条生产线的那一段的灯泡点亮,让有关专家或负责人马上赶往出事地点,及时对应。后来人们又把这种快速反映问题,细化问题的手法,统称为“可视化经营”。

我并不是想说稻盛的“阿米巴”不对,只是想说那只是科学管理的一个侧面,是他在年轻时,根据他所处的时代和自身条件,总结出来的一个科学方法。这个方法实际上属于更大的理论范畴的一部分,但稻盛并不知道这些,也没有必要知道,他只要在他的那个时代里领先别人就可以取胜。

但是,稻盛却把它作为一个普遍的和永远先进的原理推荐给读者,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不是理论家,他只知道自己怎么做就足够了。他的“阿米巴”,是他自己的“阿米巴”,他没有必要为别人,更没有义务为下一代人思考科学经营。

不断思考“细节”,天天拼命“活着”

日本曾有很多“经营之神”。从松下电器的松下幸之助,到索尼的盛田昭夫,从本田汽车的本田宗一郎,到京瓷的稻盛和夫,还有很多很多我们国内读者不知道的“经营之神”。但有一点是不争的事实,这些“经营之神”的公司目前都不看好。

我从来都不会忘记我和丰田总裁张富士夫(现董事长)会餐时的谈话。我问他丰田汽车强大的原因时,他却认真地说:“希望你能帮我们总结一下,因为我一直都在这里工作,做的都是些应该做的事情,不知道和别人有何不同”。

张富士夫之所以和我相识,是因为他向丰田汽车分管销售的董事们分发我的处女作《改进日本的销售》,我在那本书里批评日本的销售业务不进行可视化管理,搞精神至上主义,拉低了企业的利润水平。

在经营规模和质量上,早已超越索尼和松下的丰田汽车总裁,竟然阅读一个名不见转的中国人的书,并向其董事们推荐,而且在电视上向读者公开推荐。这件事本身就证明丰田汽车的可贵之处,他们看的不是知名度,看的是事物的本质,听的是语言里的内容。

丰田汽车里没有经营之神,只有科学,只有虚心,只有认真求实的企业文化。

一个企业家,他之所以成功,那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经营方法只是他成功原因的一部分,而为人更是他成功的一小部分。我们在憧憬成功企业家时,千万不要忘了他们都是凡人,都是时代和市场的产物。

稻盛的之所以成为稻盛,不是因为他说的“阿米巴”,也不是因为他说的“活法”,而是因为他不断思考“细节”,年过八十还每天拼命地“活着”。这也是所有伟大企业家的共同点。

不要盲信商业机构的炒作

搞企业管理的人,有很多烦恼,对此我深有体会。尤其是周围没有可以请教的情况比较多,即使有人请教,也不一定值得相信。所以,管理者学些现代经营手法,参考些国外企业家的经验,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人们经常犯一个错误,那就是越成功、越知名的人,他的话就越值得相信。这也是为什么人们在炒股时那么容易被所谓“巴菲特理论”给忽悠了。说实在的,如果巴菲特和我们的散户处于一样的条件之下的话,他不可能取得现在的这样的收益率。巴菲特的真正的强项,是别人做不到的,也是他不愿向外界公布的。

那么巴菲特说谎了吗?那也没有。巴菲特还算有良心的人了,起码他没有著书立传,自己把自己奉为“股神”,他只是不说而已。

但是,一个活人,通过自己的著述和讲课,将自己的经营之道到处传播,甚至远远偏离了经营,讲到哲学和做人等方面,那就有点不自然了。

我之所以能在日本创业并用八年时间实现上市,做到一般土生土长的日本青年都难做到的事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很早就发现了日本著名企业家的谬论,发现了他们那些著述里的高调和虚伪。

经营者没有必要为人师表,这不可能,也没必要,我们必须承认职员和部下的人格,并认在人格方面,他们可以远远高于我们。我认识很多日本企业创始人,也认识很多中国企业的创始人,他们都很成功,但有一点我不得不告诉你,他们都不伟大,都很平凡,只是苦难磨练了他们,让他们的胸怀比别人更宽。

如果一个人不去磨练自己,你读的书越多包袱也就越多。如果你勇敢地实践和承担,你就会遇到许多书上找不到答案的烦恼和痛苦,那时你会自然地发现,那些让你眼前一亮的话,往往不是来自名人之口,尤其不是来自商业机构热心推荐的那些书里。

 

稻盛和夫 松下幸之助 盛田昭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