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港在线王峰:我的游戏十年
王静静 王静静

蓝港在线王峰:我的游戏十年

8月31日,在2013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成都分赛上,蓝港在线创始人王峰给成都本土的创业者们做了主题为“我的游戏十年”的分享。创业8年,他认为创业者内心要有辣劲,但还要放得下身段。以下为演讲节选

【导读】8月31日,在2013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成都分赛上,蓝港在线创始人王峰给成都本土的创业者们做了主题为“我的游戏十年”的分享。创业8年,他认为创业者内心要有辣劲,但还要放得下身段。以下为演讲节选

各位早上好,我是蓝港在线CEO创始人王峰。我在北京别人问我籍贯我说是重庆的,川渝两地的文化非常的接近,我过去很少来成都,尽管家乡离得很近,但是说心里话,我还挺喜欢成都的。我觉得成都除了辣辣的劲以外,有一丝更温暖更有温情,讲话也比较柔软。创业者我自己做了7、8年的创业者,做了10几年企业的高管,我切身的体会创业者在内心要有辣辣的劲,同时还要放下柔软的身段,成都人的身段比咱们重庆人柔软。我接触很多成都的创业者,我觉得他们更务实,身段更柔软.

我写过一些文章,媒体采访的最近有一些,但是说实话也就是敢讲而已,因为在一定程度上每个游戏创业者内心都有他的干货,别看今天你问那哥们你们做得挺不错,我就问你收入多少,一个月几十万,我还放心了不少,离我们差很远,但是实际上,因为很可能三个月以后就是月收入千万。我在金山工作了好几年,后几年老有人想挖我,当时游戏开始赚钱的时候,业内很多大佬找我聊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陈一舟找我聊天,我当时跟他谈的观点是游戏为什么让我动心,就是平地起高楼。依靠激情和创意,就迅速能把企业作大,不少创业者很快赚到钱.但发现做大的公司确实没几家,除了早期代理游戏的盛大做大了,网易做大,巨人做大,但是最近这几年做大的游戏公司确实不多,可能与竞争环境过于充分,大家都冲着赚钱去了.而早期的巨头做的时候大家没有想赚钱。

wang

成长经历

首先讲一下我的成长经历,看有没有帮助,第二就是讲我怎么看待这个移动互联网和这个移动游戏,以及内容和平台的关系,就是我怎么看这个问题,第三我也想顺便谈谈我怎么看创业的,怎么看初创的公司应该什么样的心态,走过从创业0到1的过程,大概讲这三点。

我自己是1997年加入金山,我很幸运那个时候稀里糊涂的时候就进了软件和游戏行业,97年金山是一家刚从微软的竞争力败下阵的公司,他早期是非常牛逼的一家公司,我是崇拜的心态进的金山。97年进金山才知道上当了,在北京只有20个人,加上珠海的开发60、70个人.当时整个的产品开发已经转向个人应用软件和单机游戏,距离我心里朝圣的公司相差很远。我很幸运和稀里糊涂的进了这家公司,让我看见了软件的崛起,互联网的崛起,以及游戏的爆发。

我第一份工作是金山词霸PM,当时也没料到PM有这么热。 1.0是雷军自己做的.2.0就把棒子接到我头上,那几年挺幸运的靠盗版的支持做到了90%的安装率,打开电脑就是你的用户,马路上看见卖产品包的都是你的用户.卖软件光盘的卖到我们公司门口,我还在他那儿买.我当时所做的工作,最大的特点是把DPS这个牌子没有做起来,词霸做起来了.到了2000年词霸非常猛,我认为它拯救了金山,软件卖下来以后一年下来好几千万的营收。2000年想做到一年收入两三千万比登山还难,那个时候金山赚了钱觉得很稀奇。互联网的模式上来以后大家开始蒙的。

2000年我的工作调动到金山毒霸做事业部总经理,后来成为我创业的源泉,因为一个人管事业部基本上就把老大的气派做出来了.我在上一家公司工作的时候算是一个强势人物,老板隐忍的对待了我,一共10年的时间,我估计8年都是在咬牙切齿的忍受我的当中。03年的时候只有我们和瑞星做得不错,用互联网方式去分享软件.我做了一件最重要的推动,我这个推动帮助了金山,使他没有像瑞星一样死掉.

那一年我看到了游戏的崛起。我做了第一件事取消了该死的CDK,过去装正版软件要CDK,WIN95,那个时候一定要找CDK,盗版的要找人去解,当时都卖CDK,成为软件正版标识。第二免费前端的包,做收费的后端,就是用云的方式,那个时候没有时髦的词.驱动什么呢,驱动病毒库,新的病毒采集上来再去推动,成天骗用户有安全问题吗,这些很难,还是做了,有一些效果,有一些用户愿意用你的推送。第三我提了最重要的观点,从市场营销推动变成运营推动,营销推动就是做市场,把自己的产品到终端消费者,运营就不一样,是在产品上揣摩玩家的用户体验,用口碑进一步做渗透,把技术数据样本放大在整个的市场环节。

2003年我调任去管游戏,那次是我人生一个转折点,我问当时的老板让我做游戏这个事不靠谱,这个公司不少人做了好多年游戏,为什么不让他们干让我干.老板深思了以后说了一句话,他说我看了一下我身边的高管有两个特明显,第一点你的好奇心和学习能力,我强烈的感觉到,尽管你的毛病多,但是这一点我蛮喜欢你的性格。第二我觉得你是有个性的人,他觉得我是有激情的人.

后来老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去创业.我觉得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应该走了.当然你也可以不走,再接下来看看有什么,我那一年最大的感觉是待着没劲,后来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位子也不错,老板很倚仗你,很多核心的业务都是你打的江山,我就是觉得没劲很郁闷,发现做不了什么事,我发现我的性格里原来还是一个屌丝,还是得出去折腾,从零做起。我之所以在金山工作10年根本原因是老板连续三次调岗,每次调岗相当于创业.我后来发现我之所以能够在上一家公司混10年,很大原因是新鲜感,老让我做新事.有一天我走进金山大厦的电梯,有个广告刺激了我,上面讲一个哥们盖章,最后盖白头发了再盖.那我在想我为什么不跳槽,

蓝港6年坎坷

蓝港在线在过去6年时间里非常的坎坷,因为我们做端游花了很多钱,端游过去6年时间里真的没有长大,长大的只有腾讯.其他的你看见成功的全是2006年之前起来的,07年以后其实没有空间了,那一年腾讯大涨。蓝港07年做端游,到今年依然是1亿左右,好像我几乎没有真正做到过2亿的水平。当时我拿了那么多钱想做一个大的.其中一款游戏我们开发成本就超过了4500万,120人连续干4年,营销一个月的投放就在2500万,搜狐畅游座鹿鼎记,一个月就砸掉三千万,即使如此也没有发现几个游戏公司真正做大,就是砸钱也做不起来。09年我杀到页游的时候,我又感到不幸即将发生,就是移动的崛起。

2010年我一个美国朋友在4月份带给我一个设备,当时网站上讲的非常热门,PAD,iphone我拿过早期,但是iphone没有让我那么冲动,更像itouch的延展板,当时我看到pad非常的震惊,我连着wifi成天在上面打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这个才是未来,那一年逼着我们3D项目组的几个核心跳出来。陈昊芝做了叫什么捕鱼达人,但是我做了一款叫疯狂砸地鼠,我们很兴奋的做了一个创意,3个月产品就上去了,发布苹果平台用了3个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苹果平台那么难伺候,我写信骂他们就提交成功了,有一次还是提交不成功,我说为什么,然后就骂了一顿,苹果的人跟我们联系说只在测试我们的游戏,觉得很难玩,一直没有通关,我同事比我温和,可能很客气的骂了一顿,就通过了,那一个月我们排行榜第一名。就是游戏下载整个互联网应用下载都是第一名,这么厉害,上来就第一名,啥广告都没有打,很多朋友祝贺我说不错。靠消费者的热情推上去,可是我发现我没有想清楚这个商业模式,我也想了关卡收费,其实后来发现不行,我发现陈昊芝是真做成了不停的推,我那一年还是平台型,不是互联网平台型的,我看不赚钱,我就开了一次大会。要想做下一款必须做联网游戏,2011年我已经动了心做手机游戏。

当时我看到PAD起来,我也没有想到iphone4有那么大的威力,安卓手机又起来,比我想的还快,我们加速了,一个3D动作端游的项目组的程序拿出,轻游戏的基因在页游和社交已经看见了。今天最赚钱的COC那款游戏模型是页游上找到,国外不叫页游,后来我发现法国的游戏都是基于外国和社交上走的,我曾经说社交是一个伪名词。等我看到时候,再不能错过所以在我蓝港过去的7年时间里我做了13款游戏,其中端游做了3、4款,页游做了3、4款,手游现在又做了这几款,端游我做的2款游戏在一个月一千万以上,我们端游后来之所以活下来是有一批游戏赚到了钱。包括现在也有游戏在赚钱,黎明之光、西游记,所以说实话端游的千百万一个月就这么做了。我在去年谈到最大一个观点是放下所有的包袱全部转型做手游,这一点在公司是有巨大的争议的,有可能让我们全部的挂掉,我就是心理太不服气了,我想做一个赚钱的小公司,一年下来几千万的利润,跟几个哥们分红,我不愿意,我认为我在端游没有机会了,我在页游也做不过那几家公司。这很可能是我擅长的,当时在做,加上我们在页游被洗礼,页游最大的收获不是产品设计,是更加柔软的身段,就是做页游要用放开的心态去做。前两天盛大的找我交流了一下,谈他们的看法,只要能够和我们合作就合作,我们身段非常柔弱,盛大和我合作也可以谈,我都愿意可以探讨,因为游戏行业没有死敌没有竞争对手,大家要互相换换经验和换换流量。我从页游学到了几点,身段柔软的运营模式,第二就是游戏这个设计里面确实有一些在商业挖掘上比前期端游更极致的思想,这是辩证来看的,可能有它的负面的效应,但是他们懂得商业化。页游在游戏里面做得很青,不像我们端游都把魔兽做榜样,想把人数做一个时间很长的每天5、6小时的游戏,而是碎片化的。

我太知道研发商一个小团队做研发的时候需要聚焦的态度,第一做品牌,第二做渠道分发,第三运营支持,包括数据解读,第四件事商业化的挖掘和设计。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很多人可能误解了发行商和运营平台的区别,发行商做传统的分销,运营平台像UC更像是一个移动终端,在终端上把产品分发给更多的消费者,在零售店不能替代发行商的根本原因是坐店经营的。我跟同行聊过。相对来讲这样的现象不容易复制,做平台,就是什么产品都可以接入,传统消费堆到那个商店放在第一排那叫推广的终端,但是分发打广告的那帮人做品牌的,包括帮你建渠道开经销商大会,是你的分销商,游戏行业的发行商就类似于分销商。你打算用多少人接电话,还有跟研发的互动,你是不是更在商业上有感觉。这个互联网说千道万游戏行业终究是产品竞争。今天你们要打广告,要在电视上打广告,千万别说你在湖南卫视打广告,应该说你在天天向上在中国好声音打广告,既使是这么强大的媒体资源也变成了产品品牌,所以现在的消费品牌他们也明白了,不是在媒体上做一个组合,最核心的是挖掘到最核心的产品上,传统这么强大的传媒尚且如此,想想我们互联网行业,沉淀胜于一切。

但是总体来讲我认为要把产品做好才是最核心的,这个产品我最大的看法是CEO自己要跳进产品里面。有人找我说王峰你挺会投资的,能不能投我点钱,今天我很难去评价一个人的人品,但是我们可以看人的状态和经历,在这个时代把精力放在产品上,一定是投资人喜欢的,即使今天在移动互联网风起云涌,大家觉得蓝港在线这个公司挺能做市场的,什么时候你才创造大规模的投入,这个时代一切都被数据化了,你的游戏在一两家平台做早期限量测试,你证明了你4个指标,如果做游戏4个指标很重要。游戏品质、题材、口碑、所带来的用户下载转换。你的用户存留,次日存留,月存留周存留,你游戏付费渗透转化,有多少付费率,玩家想给你钱不一定是你把商城做得很突出,而是你挖到了他的付费点。你不一定四个指标全在一线,有两个达到S级可能就在平台里畅销了。

相对来讲这4个指标你都做不到,还去抱怨渠道强势,这一点也帮不了你。我们后来能够活下来很大的原因是我们这帮人跑到了产品里面,上上下下盯着产品细节,王者之剑一开放就做了一千万,过去8个月我看到的数据是连续涨了8个月。

创业心态

最后分享的一点,我天使过别人,很多人认为我天使不错,我告诉你我每天的状态都是11、12点回家,从我加入这个行业到现在,几乎没有9点回家,真的那天回去了有一点像过年,我们家说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所以我很少很少,我大部分的状况11、12点都在公司,既不打产品包也不填数值,因为我是公司的CEO,每一个产品出来之后我都最快拿到那个包自己做测试,每个新项目团队都到我办公室里扯来扯去。后来我成立了产品委员会,就在里面解决立项产品审核。我们做的游戏必须有一件事过了,就叫内核原形,如果做RPG整个的游戏结合,我们呈现出来了,我们就给资源做一年的开放,如果不够会被我无情的毙掉,我还会炒掉团队,所以很多人说我们很庆幸又挖了几个蓝港的人,如果被挖走的说明是不错的,但是不容易,难以想象一个CEO成天趴在公司做这样的事情,我们把核心团队看得比较紧,我们在产品上付出了很多。

前不久有人想花16亿买我,我拒绝了,我认为创业是我最重要的人生的一部分,我已经走了这条路,就不会掉头,建议我把公司卖了去做投资人,说不定你还是挺牛的,其实就算有一天我做第二家公司,我还是一个创业者,我更喜欢创业,创业是一个非常迷人的路径和状态,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每天问我的蓝港在线怎么样,我乐天派,很牛逼,将来一定是一个牛逼的公司,我一直觉得自己挺牛逼的,从小上学到工作,到去金山打工我一直觉得自己挺牛逼的,理由我一直没有找到为什么,但是我内心一直是这样的状态,这种状态能够让我一路上把自己灌醉。

我想参加过黑马大赛立刻跑回去开会,我总担心明天的早餐没了,我还担心明天就有一个做格斗的游戏把我打败了。我们中国这一代创业者都受到长征的影响,每天面临敌人的围追堵剿我们就是这样一批人。.

王峰 蓝港在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