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基亚的命与运
吴澍 吴澍

诺基亚的命与运

中国古代有说法,一个甲子六十年被称为一元,三个甲子一百八十年被称作三元,每二十年为一运,总共九运。古代人相信,每二十年各有不同的星运,影响到人事流转。所以没有永远的风水宝地、也没有永远不变的模式和方法。

诺基亚子弹

 

来源:i黑马 ? ? 作者:董焘

中国古代有说法,一个甲子六十年被称为一元,三个甲子一百八十年被称作三元,每二十年为一运,总共九运。古代人相信,每二十年各有不同的星运,影响到人事流转。所以没有永远的风水宝地、也没有永远不变的模式和方法。

1865:开启最辉煌的两个甲子

1865年的诺基亚还是芬兰和俄罗斯帝国交界处的一家造纸厂,采矿工程师弗雷德里克·艾德斯坦把从北欧浓郁的黑森林里拖出来的树木做成原材料生产木浆和纸板。这在当时算是高科技。后来它制造过胶鞋、轮胎、等等看起来和今天毫不相干的东西。但是,在1922年,还是一家芬兰橡胶加工厂的诺基亚购买了芬兰电缆厂的大部分股份。这在当时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尤其在芬兰这样一个保守而追求传统的国家。不管怎样,这次收购,在诺基亚建立一甲子的时候,帮助诺基亚奠定了未来60年电缆和电信业的根基:这家被收购的芬兰电缆厂始创于1912年,位于赫尔辛基中心.随着人们对电力运输、电报电话网络需求的日益增加,电缆需求量也随之激增.起初工厂员工仅有几个人,但工厂发展迅速。二战开始以后,这家电缆厂开始和苏联进行贸易,60年代又开始转而对西方国家出口,而且贸易额迅速增加,为诺基亚日后的发展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也为诺基价在下一个甲子开启电信行业的大门,立下汗马功劳。

其实,直到1960年,时任总裁的Bjorn Westerlund才把目光投注到电信行业,那时候电信业才刚刚起步,而诺基亚的其他部门依赖冷战的贸易封锁也赚了不少的钱。不过在冷战结束后,其他产业部门就已经丧失了技术上的领先和政治上的优势开始了不可逆转的萎缩,这种萎缩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诺基亚差点因为涉及产业过多而濒临破产。并最终迫使90年代中期当时的诺基亚总裁以及高层果断地将其他所有产业舍弃,并拆分了传统产业,只保留下诺基亚电子部门,将其他所有传统产业出售,诺基亚集团开始两年的分裂,这种分裂是如此的黑暗和痛苦,以至于当时有人把它和芬兰那漫长而寒冷的冬天相提并论。此刻的诺基亚已经作出了自己历史上最重要的战略抉择,他把自己交给了这个动荡而革命的时代,让市场来做出选择。市场还是眷顾诺基亚的,这次分割把诺基亚一举送入电信时代,并自1996年以来,诺基亚连续15年占据市场份额第一,开启了一个辉煌的20年的大运,直到2011年。

2007:Ovi

这充满了光荣与梦想的15年,不只是诺基亚的15年,也是电信行业的15年。在全球范围内出现的以运营商+手机厂商双核驱动的电信行业商务模式,所向披靡。沃达丰、AT&T、法国电信、Orange、T-Mpbile、TIM、墨西哥电信、中国移动、台湾中华传讯、印度电信,在2007年巅峰之时,估值全部超过千亿美金!甚至“日进斗金”都不足以来形容当日电信帝国之盛。在2007年,诺基亚以81亿美元收购数码地图提供商Navteq Corp。,诺基亚为在基于位置服务领域站稳脚跟而进行的迄今最大规模的收购,次月诺基亚宣布从以移动终端为主的公司转型为互联网公司,同时发布了全新的互联网服务品牌“Ovi”,“Ovi”在芬兰语中是“门”的意思。此时的诺基亚风光无限,牢牢占据市场第一的宝座,是聚光灯下的主角。

所谓否极泰来,福兮祸所依。在2007年,还有一个小小的萌芽破土而出,那就是2007年6月29日在美国上市的iPhone。当时舆论对与iPhone的评价远没有今天这么热情,“软件跑的慢”“愚蠢的设计”“待机时间短”“信号差”。整个行业除了嘲笑和讽刺,股票市场也对这种面对运营商几乎全封闭的手机制造模式报以猛烈的反击。但是同时另一个让我们耳熟能详的数据就是,从2007年苹果手机发售开始,苹果股票涨了63倍。

在2007年的另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是在2007年的11月,Google与84家硬件制造商、软件开发商及电信营运商组建开放手机联盟共同研发改良Android系统。随后Google以Apache开源许可证的授权方式,发布了Android的源代码。到了2012年,安卓在美国占据超过50%市场份额,在欧洲占据超过70市场份额,在中国占据超过80%市场份额。

至于为什么这两股决定性的力量会选择在2007年出现,并彻底改变世界的模样,我不得而知。诺基亚发布的互联网服务新品牌“Ovi”取义芬兰语中“门”的意思,也许诺基亚已经看到了这扇门打开之后里面是什么东西。他也的确收购了Navteq Corp。但,正在行20年大运的诺基亚,日子过的实在是太完美了,以至于它固守塞班、搞死了meego、错过了安卓、还纠缠于WP。错过了太多的机会。如今天道难违,无论你曾经是多么的强大。

2013:转型

微软刚刚宣布收购诺基亚,以71.7亿美金的价格,已经如涟漪四散。距离诺基亚2011年市场份额第一,这收购才不到两年。这价格甚至不及07年诺基亚收购Navteq Corp的价格。但这就是全球产业转型的一个缩影。曾经那些电信产业链当仁不让的王者,被新兴应用和创新终端继续挤压。运营商尝试通过管道掌控力重塑产业链价值,终端厂商尝试拓展思路重新上路。

这给我们国内广义上的电信产业包括互联网行业敲醒了警钟。国内产业变局已在震动边缘,中国移动抢跑4G、革新飞信试图后发先至、中国联通联手微信借力打力、中国电信推出“易信”与“应用工厂”,一手突防个人市场,一手进军企业市场。而各路手机厂商纷纷尝试硬件创新、曾经改革风气之先的深圳在20年后重新成为软硬结合的创新之地。雷军20年后再次带着小米手机刚刚估值100亿美金,正要打算成为中国的苹果。这些人事流转和命运变换,真的让人感叹造物主的力量。可是还有多少企业躺在昔日的辉煌中美梦?还有多少领导者拘泥于传统和经验?当我们看到诺基亚如此辉煌的帝国,在历史舞台上角色变换的速度是如此之快,除了时代和命运的力量,我们是否应该对古人说的天道循环,或者马哲说客观规律,都心存一丝敬畏?科技对人类社会的推动和发展都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在中国建国一甲子、互联网和电信行业辉煌20年之后,我们是不是应该在低头赶路之余,抬头看天?

因为,今天我们说的是诺基亚,明天我们讨论的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作者推荐】科技门(微信号:kejimen)

资深投资人、互联网从业者、媒体人最爱看的自媒体。关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用最专业的素质,做最虔诚的八卦”,强力推荐,赶快关注吧。

科技门小

诺基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