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磊自述:创业者别拿VC的钱“劫富济贫”!
王根旺 王根旺

徐磊自述:创业者别拿VC的钱“劫富济贫”!

用VC的钱创业某种程度上完成了社会资产的再分配,最后用户都受益了,创业者至少干了件“劫富济贫”的事。但如果你只靠劫富济贫混也只能混两三年,所以还是想着赚钱。

口述:徐磊(布丁移动创始人)

整理:王根旺

【导读】9月10日,第二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北京赛区决赛在北京举行,布丁移动创始人徐磊出席并发表演讲。以下为其演讲节选。

1992年,我进入清华大学念书,一念就是10年。2001年,我跟清华几个师兄一起创业,那时候我博士还没有毕业。当时有所谓将学校的产品技术商业化的潮流,我们的公司由清华控股和同方股份共同投资,属于国有控股,当然团队也有少量的股权。公司是做芯片设计的,总的来说,还算成功,每年的净利润都能过亿,但没有成为爆发性的增长。

我在这家公司待了将近9年,一直到2010年年初从CTO的位置离开。我当时觉得半导体是个重资产行业,很难在这个行业里二次创业。同年,我加入了创新工场,目的就是想在移动互联网行业找新的事情做,我希望这十年会成为移动互联网的黄金十年。2010年年底,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布丁移动,创新工场也是我最早的天使投资人。

创业中的变量和常量

三年前,移动互联网开始启动,那时候有个最大的变量是怎么把互联网变移动互联网,今天这两者的隔阂已经很小了,但移动互联网的变量还非常大。在我看来,移动互联网是50年不遇的机会,过去手机和电视也是非常大的创业变量,但这些节点非常少。我甚至认为移动互联网比互联网当年产生的机遇还会更多。

xulei

徐磊(资料图)

如果你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创业,不管用纯互联网的逻辑,还是用传统行业的逻辑,其实都包含了三个特有属性:第一个是位置,比如导航这样的产品,还有大众点评这些基于位置搜索的产品,但过去三年利用位置做地最错的一件事就是签到。第二个是时间,大家一直在用手机,脱离不开手机,比如点点就利用了用户的碎片时间。第三个是个性化,即使手机用户不注册,你也会知道他的情况,不过iOS7可能会把这条路封住,但无论如何移动互联网仍然是跟踪用户的最佳方式。

虽然由于安卓用户的爆发性增长,许多App的用户规模也在增长,但核心覆盖已经几乎完成了,假设中国现在有1亿移动互联网用户,那其中只有5千万是核心用户。而这时候,变量可能不是移动互联网刚刚出现时候的变量了,因为已经有了智能手机、APP以及app store,当初这些概念都很新鲜,但今天这些概念都要转移。比如做一个工具类产品,在没有别的变量出现之前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因为无论是微信、微博还是地图很容易就把你包含进去了。但在一些特定行业里却是有机会的,比如我们过去以餐饮行业和娱乐行业为主来做电子优惠券和电子凭证,今年我们开始做汽车,这些垂直领域会有大量机会,因为过去你会有大量传统行业的经验。

另外的变局就是最近比较热的穿戴式设备,虽然我并不那么看好,但一定还会出现短期的机会。我认为,用智能手表替代智能手机没有一点意义,比如拿手表打电话不靠谱,但智能手表对医疗行业和运动都非常有用,防小孩和老人走丢也很有用。

掠夺性的破坏

我经常会把互联网定义为掠夺性的破坏。互联网人创业既没有资源也没有人脉,当他看准一个行业,他就会用互联网基因冲击这个行业,无论是腾讯、百度还是360。怎么冲击?他们最容易打的旗号就是免费,你收费我就免费,你贵我就便宜,总之就是破坏。当然,我们一直在经历一个不破不立的过程,今天所谓的屌丝文化其实也是在破坏,造反有理在中国人心里永远都是有基因的。

创业者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路是你背后有巨大VC支持,但最根本的还是你如何能建立起新的价值。比如百度学的是谷歌,后者最早打的旗号就是让信息更容易地流转起来,所谓建立信息对称,这件事确实是对的。但百度学完谷歌之后又做了一件什么事?竞价排名,它打着信息对称的名义建立了一种信息不对称,让信息的流转权控制在自己手里。互联网解决的是渠道问题,所谓的渠道就是信息流,最后如何流转都由百度说了算,它就有了定价权。

说这些的意义是什么?你今天如果就想草根创业,你一定要思考:自己掌握什么机制替代别人,破坏产业链结构,破坏完了以后要建立什么样的经济价值链,只要是可行的你的破坏才有价值。VC虽然也有笨的,但他手里拿的毕竟也是钱。这些年很多行业都被互联网改变了,但是很多行业到目前为止都是不赚钱的,钱哪里来?自然有人给。我曾经开玩笑说,用VC的钱创业某种程度上完成了社会资产的再分配,最后用户都受益了,创业者至少干了件“劫富济贫”的事。但如果你只靠劫富济贫混也只能混两三年,所以还是想着赚钱。

创业 互联网 徐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