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索斯、《华盛顿邮报》与新世界
陆海天 陆海天

贝索斯、《华盛顿邮报》与新世界

就在华盛顿邮报公司宣布将旗舰报纸卖给互联网亿万富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当天,《波士顿环球报》就对红袜队老板约翰·亨利(John Henry)敞开了大门。

作者:威廉·泰勒 《快公司》杂志的创始人之一

翻译:牛文静

校对:安健

i黑马导读】伴随着传统媒体被巨头收购,这些收购在进一步瓦解旧媒体的同时,也带来三个商业图景:1、经济价值的逻辑已经永远改变了。“创造性破坏”这个词现在非常流行,但是破坏的速度远远超过创造的速度。3、那些存活下来的旧机构必须找到新的股权结构。

你们要推倒呀

就在华盛顿邮报公司宣布将旗舰报纸卖给互联网亿万富翁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当天,《波士顿环球报》就对红袜队老板约翰·亨利(John Henry)敞开了大门。约翰在三天前宣布收购这份新英格兰地区标志性的报纸。这个慵懒而多雾的夏天有太多事情发生了,让人一时难以接受。如果这些事情是一个警钟,告诉我们商业、媒体和品牌推广的竞争逻辑已经在眼前发生了巨变,无情的科技进步让一切面目全非,好吧,我们看到了。正如一位时事评论员讽刺的,格雷厄姆家族在过去80年来牢牢掌握着《华盛顿邮报》,但是“它战胜了尼克松,却输给了互联网。”

我不知道杰夫·贝索斯打算怎么处理这份报纸,也不知道约翰·亨利对《波士顿环球报》有什么打算,他们自己可能都不知道,至少现在还为时过早。对我而言,这些收购引人注目的原因是它为我们生动诠释了三个全新的现实状况——不仅定义了今天的媒体景观,还有所有公司和领导者所处的竞争环境。即使不在媒体圈,你也会遭遇这种现实,无从躲避。

第一个现实是:经济价值的逻辑已经永远改变了。对于约翰·亨利收购环球报的这7000万美元以及杰夫·贝索斯的2.5亿美元我们要如何理解?记住,拜亚马逊所赐,贝索斯目前身价大约280亿美元——因此,这张付给《华盛顿邮报》的支票不到他个人财富的1%,感谢电子商务!还有一件事值得注意,那就是在贝索斯开支票的几个月前,雅虎也买下了汤博乐(Tumblr,目前全球最大的轻博客网站),成交价高达11亿美元,感谢时髦的年轻人!换言之,一个是成立于2007年,以照片及短篇博客为主要内容的网站;另一个是一个成立于1877年,推动美国民主进程并将多位总统拉下马的严肃媒体,前者的价值却是后者的四倍。假如以纯经济学来衡量,责任的价值从未这么低过。你了解自己所在领域经济价值的新来源吗?如今的市场如何评估你在过去做的事呢?你对此是否真心认同?

第二个现实:“创造性破坏”这个词现在非常流行,但是破坏的速度远远超过创造的速度。我爱新媒体时代、互联网时代的品牌和草根内容。我个人也的确从数字时代的发展中获益。十年前在第一次互联网狂潮中,一家很大的德国出版商收购了《快公司》,我是这本杂志的创办人之一,当时的收购价格比如今《邮报》和《环球报》加起来都多,感谢Gruner+Jahr!(欧洲最大的杂志出版集团——译者注)

但是,我无法对于在这一过程失去的东西释怀。在美国,基本每个大城市曾经有影响力的当地报纸都只剩下了躯壳。有谁认为费城或者底特律的市政府因为Inquirer或Free Press(两者皆为数字新闻媒体)而变得更高效或廉洁了吗?在日报奄奄一息的时候,博主们将大众视线引向艺术和食物,对亚特兰大或新奥尔良未来的公众讨论是否因此变得更健康了呢?虽然我欢迎新经济时代,但看到那么多令人尊敬的公司和机构死去,我不禁唱起琼尼·米歇尔(Joni Mitchell)的那首歌,“只有失去,才懂珍惜。”我想问问全社会以及领导者:面对数字革命的代价和它带来的利益时,我们是否同等诚实?

这个问题引出了第三个现实:那些存活下来的旧机构必须找到新的股权结构。正如开头所说,我并不知道约翰·亨利和杰夫·贝索斯对报纸的发展有何打算。但我知道的是,作为大型公开上市公司不受欢迎的继子,《环球报》和《邮报》基本上难以存活,更遑论发展。与被精明的亿万富翁收购相比,刻不容缓的改变可能面临更多窘境。最糟的状况是,公司受制于华尔街愚蠢的季度报表要求,或者在试图取悦华尔街的胆小的CEO掌控下存活。

有一个例子很切题:《彭博商业周刊》。不到四年前,亿万富翁(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控制的私营公司用几百万美金收购了商业出版史上最伟大的名字之一——一本在1929年股市崩溃前成立的杂志,当时它即将在麦格劳希尔集团(McGraw-Hill)手中沦为垃圾,濒临破产。如今,《彭博商业周刊》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在主编约什·泰兰吉尔(Josh Tyrangiel,2012年的Ad Age年度编辑)的手中,焕发出新的能量和自信。如果没有这次拯救,商业周刊必然无法复兴,对此我毫不怀疑。这里的教训是:在日新月异的新环境中,机构和领导者需要新的股权结构,让他们能够获得日常喘息的空间,激发出新的创造力。

对过去几天让人头晕目眩的事件,我最后的领悟对大城市报业之外的事情也适用。是的,科技改变了触目所及的一切。才华横溢的领导者们如果有足够的想象力和正确的组织平台,就可以创造性地战胜极具挑战性的环境,这实际上是今天领导力的定义——在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做出持续积极的改变。管理者能否做好这份工作将决定组织、媒体乃至社会几十年后的未来。所以,约翰·亨利,杰夫·贝索斯,还有哈佛商业评论的读者们,祝好运!(译/牛文静 校/安健)

原文请见:Jeff Bezos, John Henry, and the New Reality

贝索斯 华盛顿邮报 波士顿环球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