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复杂变简单就有颠覆的力量
大样 大样

周鸿祎:复杂变简单就有颠覆的力量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七十年代的计算机到底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的计算机是一个巨人,体积庞大,但似乎很柔弱,必须放置在机房里面。人们要用计算机,那就得换上拖鞋,穿上白大褂。而且,当你预约不上的时候,你必须得排队等着。

093437r6v3vr2grmeeg6r3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七十年代的计算机到底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的计算机是一个巨人,体积庞大,但似乎很柔弱,必须放置在机房里面。人们要用计算机,那就得换上拖鞋,穿上白大褂。而且,当你预约不上的时候,你必须得排队等着。

我记得乔布斯传记里说,他拿着一个刚具雏形的、粗糙的个人电脑去找惠普,被惠普婉拒,因为在惠普看来,这东西顶多是一个玩具。确实,在当时庞大的IBM大型机的计算能力很强大,乔布斯手里的个人电脑计算能力很弱,没法比。但它有一个优点是大型机无论如何都没法儿比的,那就是:方便。

方便,这个东西太重要了,我认为它是推动商业进步的最重要的力量。

比如,如果你买了一辆汽车,必须得学习发动机原理、掌握机械原理才能开,那么汽车工业直到今天也不可能发展起来。今天互联网越来越普及,跟十年前的互联网比,就是越来越简单。如果电话是一个必须掌握通讯技术的人才能操作,那么电话永远是一个实验室里的产品。

我发现,所有的创新都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人天生就是懒惰的,所有创新都是从懒人身上下手的。

柯达的胶卷相机最后被数码相机所颠覆,但数码相机刚问世的时候,分辨率只有30万像素,即使到了100万像素,它的成像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如果冲洗的话,照片质量惨不忍睹。然而,虽然它当时有很多缺点,但通过持续改进,它用了十年时间,到今天,已经把胶卷相机的市场彻底颠覆了。

数码相机在成功颠覆掉胶卷相机市场的时候,却不得不面临着这样的现实:数码相机本身正在被智能手机颠覆,而智能手机颠覆数码相机的理由,与数码相机颠覆胶卷相机是一样的,那就是:方便。

设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摄影爱好者,你会出门背一个单反数码相机。但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如果家里也购置了单反相机,但他出门会带吗?不会带。相反,他们拿着手机来拍照。说白了,是因为手机比单反更方便。如果理性分析的话,我当然知道单反相机的成像质量比手机拍的照片好。但是,作为普通消费者,我们往往是不理性的。你要出门的时候,会下意识往裤兜里一摸看手机在不在,而不是看肩上是不是背着单反。

所以,这是我想传递的一个观点,即创新没有大家想象那样复杂,那样高级。很多情况下,创新会从一个小的东西开始,我管它叫微创新。微创新持续不断,最后形成颠覆既有市场的力量。

博客也曾流行了一段时间,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写,但绝大多数人没有坚持下来。原因很简单,因为它不符合人性,除非是打麻将、玩游戏,否则谁都不想一直坐在那里。而且写文章是多费脑子、多寂寞的事儿呀。我觉得除了金庸,没有谁能坚持每天写两千字的。然而,2008年的时候,Twitter的出现突然把写博客变简单了,后来新浪微博进一步发扬光大。你只要会写短信就会写微博,反正是140个字,文采好坏都可以,门槛一下子变低了。对写字的人来说,写微博是一件轻松的事儿。人家读微博的人,只读140字,也轻松了。于是,我们这些不愿意写长文章博客的懒人和不愿意读长文章的懒人都加入了微博大军,导致微博越来越普及,就颠覆了传统的信息传播方式。

在智能手机出来之前,我感觉最痛苦的事儿,就是下载一个软件到手机上,结果半天找不到在哪儿。即使找到了,安装也是麻烦事儿。但是,苹果手机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你下载软件,它也不问你到底存到哪个盘上,一个进度条走完就是安装完了,直接生成在屏幕上。如果是在Window环境下,你还得一路点击Next。

Twitter和微博改变了信息传播规律,智能手机改变了传统的软件安装方式,但你回头想一下,它们真的发明了什么专利吗?没有,它们是在以往技术积累的基础上,把复杂的东西变简单了,把繁琐的东西变方便了。

如果你总是高屋建瓴地去谈战略,却忽略了产品上用户体验的这些细节,那这些战略最终会变成空中楼阁。但是,如果你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在产品的改进上符合了人性的需要,那么这种改善如果持续下去,如果能放大,它就能变成一种巨大的颠覆力量。

产品变得简单,才会有更多的人去使用,更多的人使用才会产生交互,才能建立品牌。所以,把复杂的东西变简单,能够完成颠覆式创新。这个事说起来好像挺小的,但是简单的力量非常巨大。

互联网 周鸿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