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酒店CEO吴海:对赌那些事
陆海天 陆海天

桔子酒店CEO吴海:对赌那些事

借着一点酒劲,吴海透露了自己和凯雷基金的对赌细节

作者:吴海(桔子酒店CEO)

mmd,老子喝了点酒留了点鼻涕,发张照片发微薄居然有人说恶心,行,老子喝了点,但没喝多,说点赌博的事,看恶不恶心,反正高考作文我满分,喝多了也不至于有逻辑问题。

今年凯雷给我们投了一笔钱,向大家想象的一样,这里面肯定有对赌条款,但是唯一不一样的是,最大的赌家是我,单从这次赌局规则来说,这是一个只有我输或者平的赌法。但是,这是我制定的赌局,为了做一件我认为对的事情而设的赌局,我一辈子只想做对的事情,虽然总是错。

今年年初和凯雷谈融资的时候,双方根据中国几家在美国上市的酒店公司估值以及企业的成长预期做出了一个估值,到接近年中的时候双方进入合同最后阶段,这个时候几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估值半年下降了30%左右,估值成了双方最大的问题。

做为全球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凯雷公司自然有非常严谨的估值体系(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凯雷有多大,总之凯雷几乎是你知道的投资公司里最大的),虽然他们非常理解这是资本市场的原因造成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股的大跌,虽然他们知道我们做的精品酒店与经济型酒店差别很大,但是他们老大不知道中国情况,所以客观上会造成我们的估值显得比较高,所以双方再估值的问题上碰到了比较大的障碍。

我实在不愿意看到降低企业的估值的结果,因为企业估值一旦降低,老的投资人所占比例就会降低,而跟我多年打拼的兄弟们以及主要的骨干,他们的期权所占公司股份同样会下降,换句话说,信任我的投资人还有跟着我的兄弟们要吃亏。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我拿出自己全部的期权交给凯雷抵押,如果企业做得不好,我的期权将全部转给凯雷,而如果企业做得好,我则拿回我的期权。凯雷公司最终接受了我的条件。

我是公司的创始人,也是公司的股东。酒店是一个资本密集型的行业,我个人投的那点钱在公司里根本算不了什么,所以,几轮投资之后我自己在公司所占的股份几乎说是微不足道。做为创始人和企业的主要管理人员,企业给了我一些期权,所以期权如果能行权将使得我在公司里的股份得以上升。换句话说,如果公司能够成功,期权是我获得收益的最主要来源。

我这一辈子做企业从来没有开口要过什么,记得携程季琦蒙我去的时候问我要多少钱,我说副总拿多少我就拿多少,最后老子做了资深副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工资比手底下的总监还低,总之,我比较二逼。几次做企业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公司卖出时投资者都获得了较高的回报,无论我是大股东还是小股东,每次企业卖出我都以牺牲我个人利益来换取朋友之间的友谊,换句话说,每次我都是选择不伤朋友而不是选择钱。

这次做桔子水晶酒店也一样,我从开始就没有为自己要什么。刚开始和投资人一起要做的时候我投的钱跟大家都是一样的估值比例,我没有一点干股。前期给整个公司发过两次期权都很少,所以第二次期权我一点都没拿,全部给员工分了。直到上一轮投资进来的时候,新投资人认为我的股份太少,没有人敢投这样的企业,所以公司追加了些期权。

这次我敢赌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1) 我觉得企业要是真的没做好,我不配拿钱;当然,我要让事实证明我是不是那么的无能;

2) 在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企业那么难,我的投资人那么信任我,所以我有100个道理要回报他们的信任,哪怕老子颗粒无收;

3) 公司里的兄弟们不容易,如果企业万一没做好,我能以我的牺牲换来大家的小康生活,值了。就算我到时候没有饭吃,他们也不会让我饿死;

4) 凯雷的老张人也不错,他也不会太为难我,只要说得过去,他不会让我光屁股;

5) 我没本事,但是围住了一帮兄弟,虽然大多没加过面,每次都住我的酒店照顾我的生意,所以我不会做得太差。

人活一辈子怎么都是过,但是,我总觉得人要做一些对的事情,前几次公司退出都没有让我的兄弟们走上小康生活,我一直觉得心里难受。这一次可能是我一辈子最后的机会,一个能够让跟着我多年的兄弟以及认真在公司工作的每一个同事得到回报的机会。就算我自己无能,最惨的结果也坏不到哪里去,因为至少是当我没饭吃的时候我有一帮我开口就能给我饭吃的兄弟!

这就是我的赌博,我相信我的兄弟们一起努力一定不会让我输的赌博。

感谢一直直照顾我生意的兄弟们,愿你们多子多孙家庭幸福。

不说了,喝多了该睡了,明早再说。

桔子水晶酒店大傻CEO吴海

1992年12月21日。

对了,知道我名字whenuknow的意思吗?来自于10几年前Chivas Regal的那句广告词”Time changes everything, when you know”

桔子酒店 吴海 对赌协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