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资金当然是跟投资人拿…?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创业资金当然是跟投资人拿…?

obamaos-550x412

王品集团创办人戴胜益先生有次在演讲中勉励年轻人,想创业的话先去跟朋友借钱,如果连 500 万都借不到,那就不要创业了。

戴先生这句话背后的道理我非常认同,如果你在社会上累积的信用连几百万都换不到,如果你没有为了自己的事业背负重大责任的勇气,如果你连开口谈钱都觉得庸俗,如果连你最亲近的朋友都不敢投资你,那你真的要好好考虑自己是否真的有达到可以“出师”的功力。

有些人会说那只有在台湾而已,人家创投发达的矽谷,白花花的钞票都是投资人捧来供创业者运用的。当然,外国的月亮好像都比较圆,会这么说的人大多不是真的有在矽谷募过资金的。实际的情况是,除了极少数创业前就在 Google、Facebook 等名门立下汗马功劳的人之外,绝大多数的矽谷新创公司,在第一次得到创投资金前,都经历过相当长的挣扎岁月。

Airbnb 的开始

让人们把家里空閒的房间放到网路上“日租”,2012 营业额超过 1 亿美金,最新一轮增资估值近 25 亿美金,如今看起来不可一世的 Airbnb 就是这中间很好的例子。

Airbnb 的两位创办人 Brian Chesky 与 Joe Gebbia 是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同学,毕业后一起搬到加州想要一圆创业梦。在旧金山,他们观察到每回举办大型论坛时,从全美各处飞来的与会者常常无法找到便宜又乾淨的旅馆可以暂住,因此在 2007 年,他们索性买了几个“空气床”放在客厅,开始把它们在网路上日租出去 (也因此取了“Air Bed and Breakfast”这个名字)。

渐渐的,他们发现真的有旅行者愿意付钱来睡他们的客厅,于是他们开始邀请更多的“房东”来加入。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在全美几个主要的城市都累积了一些愿意把房间暂租出去的“卖方”使用者,而这已经是 2008 年的事情了。

这时的 Airbnb 网站,一个礼拜大概可以为 Brian 与 Joe 带进 200 美金,也就是约合新台币 6,000 元的营业额,换句话说,一个月不到 3 万块的收入。即使在台北,这样的进帐也不足以供两个大人生活,更何况物价比台北贵 2-3 倍以上的旧金山。

因此一年多来两个人一直靠着信用卡来 Bootstrap 生活所需与公司的支出,但到此为止,他们的额度也纷纷刷爆了。眼看着公司就要因为资金短缺而宣布倒闭,两个人还得各自背负好几万美金的债务,他们开始绞尽脑汁,寻找脱离苦海的机会──不,这时的 Airbnb 网站虽然有真实的使用者与交易,由于太过市场利基,交易量也缺乏显着的成长,即使在创投发达的矽谷,也没有投资人愿意支持。

卖早餐玉米片创业

那时适逢 2008 的美国总统大选,很多选民会旅行到全美主要城市去参加两党候选人的造势大会。两个人因此开始思考,除了提供给这些选民日租套房之外,有没有其他的产品可以卖给他们。灵机一动下,他们设计了以 Obama 与 MaCain 为封面的限量盒装早餐麦片,并且以一盒 40 元美金的价格卖给这些狂热的选民当做纪念品──40 元可是比一般市售早餐麦片还要贵 10 倍的价格。

结果 Obama 麦片大卖好几百盒,让 Brian 与 Joe 几乎还清了所有卡债。但坏消息是 McCain 麦片非常滞销,两个人只好在后来的好几个月靠吃这些麦片度日。

制造意外

接着神奇的事情发生了,Obama 麦片的其中一盒辗转落入了矽谷知名的天使投资人 Paul Graham 的手上,让他对 Airbnb 这两位“蟑螂般”打不死的创办人起了兴趣,最后决定投资他们 2 万美金,并且邀请他们加入 Y-Combinator。在 Paul 的辅导下,Airbnb 大幅改善了他们的商业模式,最后也在 YC 的牵线下,得到了矽谷一流创投 Sequioa 的支持,而那已经是 2010 年的事情,距离 Brian 与 Joe 开始创业,已经过了整整三年时间。

Lesson Learned

如果 Airbnb 的故事里有什么教训,那就是即使在创投发达的矽谷,当一个 Startup 还没做出任何令人惊艳的事情之前,还是很难吸引到投资人的目光,与亚洲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戴胜益先生说得很对,如果没有把手边的资源都利用到极致,坚毅不拔直到破茧而出为止的决心,那或许该好好考虑,你是不是真心的想创业。

奥巴马 投资人 资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