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创新,学“狐狸”
陆海天 陆海天

要创新,学“狐狸”

企业该如何创新?面对这个问题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李·豪威尔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领导者要想狐狸一样,富有远见的进行思考。

作者:李·豪威尔(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

【导读】企业该如何创新?面对这个问题世界经济论坛执行董事李·豪威尔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领导者要想狐狸一样,富有远见的进行思考。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人们之间相互依存、相互关联的程度之深,可谓史无前例。毕竟,全球人口总数已经超过70亿,而据联合国预测,到2025年,人口还将增加近10亿。但我们今天这个高度互联的社会不只是人口增长和全球化的结果。如果我们标出正在全球、地区以及行业层面发生的变革,我们不仅能看到我们面临的变化之巨,还会发现驱动这一变化的不只是人口和政治因素。

此外,我们还会发现,上一代取得的一些进展——比如冷战的结束、欧盟的诞生、互联网的发明以及人类基因组的测序等——仍在改变我们今天的世界。因此,如果我们现在才对20多年前的决策带来的全球影响重视起来,那么现在的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远见,能确保我们子孙后代的福祉?

这些变化发生的速度之快,使得问题更加棘手。举例来说,过去两年,几乎所有的中东和北非国家都经历了重大政治、经济或社会震荡,而每一次,国际社会都未能预测这些震荡出现的几率或方式,也无法预见它们对整个地区影响的速度和概貌。

预见不足的原因很好理解。首先,在这个日益高度互联、相互依存的世界,各国及跨国公司越来越容易受到他们无法掌控的外部风险的伤害。这一新现实往往以“黑天鹅事件”来解释。“黑天鹅事件”是指一次重大的系统性冲击没有被预见到,但相关专家在事后对该冲击作出了合理解释。例如,G20政府都没有预见到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如今若回顾往事,各国都会声称理解该危机的起源和原因。

其次,关于专家在预测未来事件时为何错得多、对得少,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研究。由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菲利普·E·特德洛克进行的一项开创性研究,评估了各领域专家给出的预测(《专家政治判断:有多准?我们怎么才能知道?》2006年)。特德洛克的研究结论是,最好的思考方式是了解众多传统和学科中的许多小事情,从而根据形势的变化随机应变(其特点是像“狐狸”一样思考)。

作为对比,特德洛克同时还提到了一种更普遍但效果不佳的方法,即专家们了解某种传统或某个领域的“一件大事”,然后以刻板的方式来处理难以界定的问题(其特点是像“刺猬”一样思考)。

从上面可以得出的关键教训是,在高度互联、相互依存的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或组织能凭一己之力预测、预防或管理未来的冲击。

因此,专注于增强弹性十分重要。富有弹性是指适应无法预知的政治、经济和技术环境,但同时能够追求重要的战略目标,也能承受突如其来的冲击并从中恢复。富有弹性是必要的,但光靠这一点尚不足以在这个全球挑战盘根错节的世界茁壮成长。毕竟,一流的防守也只能补充而无法取代创造性的进攻。这里缺少的就是创新,因为一个富有弹性和创造性的组织,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令人敬畏。

有无数研究列举了个人或组织如何才能更具创新性,但大多囿于特定的文化、组织或部门背景。因此,我们需要避免成为特德洛克所说的“刺猬”(即仅从一个领域探索创新问题),而是应该像“狐狸”一样思考(即从多学科、多行业出发)。

 

创新 狐狸 狐狸叫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