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病:癌症
i黑马 i黑马

精英病:癌症

有个传说,人死的时候,天使会和魔鬼在你的床前打牌,天使手中的牌是你生前做的善事,而魔鬼的牌是你做过的坏事,这局牌的结果将决定你去天堂还是地狱。而面对癌症,我想也有这样一个牌局,你将和“癌症”打牌,你手中的牌,就是你的“社会资源”。

作者:韦物主义{微信公共账号:weiwuzy}

2013年9月5日22:17,罹患癌症的李开复发布了这样一条微博:“世事无常,生命有限。原来,在癌症面前,人人平等”。9月5日夜,李开复公布了自己患淋巴癌的消息。

不只李开复,很多精英人士都患过癌症,薛蛮子、任正非、乔布斯、保罗.艾伦、王均瑶、杨向阳.....他们有的从死神手中夺回了生命的控制权,有的却不得不被疾病侵蚀了生命。在人类社会中,占有大量社会资源的精英们,一定有过“无所不能”的感受,但是当癌症到来那一刻,他们也撞上了现实冰冷的墙。

那一天,他们终于回想起,自己也是一个凡人。

1_副本

凡人

2011年,有人在问答网站知乎向李开复发问:“李开复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是怎么办到的?开复老师如何能很好地安排好自己的时间?”

李开复在回复中写到:“人的一生两个最大的财富是:你的才华和你的时间。才华越来越多,但是时间越来越少,我们的一生可以说是用时间来换取才华。”

但仅仅在两年之后,李开复便对自己的工作方式进行了反思,他在9月6日20:26的微博中写到:

在以往的职业生涯里,我一直笃信“付出总有回报”的信念,所以给自己的负荷一直比较重,甚至坚持每天努力挤出三小时时间工作,还曾天真的和人比赛“谁的睡眠更少”、“谁能在凌晨里及时回复邮件”……努力把“拼命”作为自己的一个标签。现在,冷静下来反思:这种以健康为代价的坚持,不一定是对的。

作为社会的精英阶层,李开复也不能例外,桎梏于自己的“理想”与“目标”中,终日奔波。世界上被引用得最多的经典癌症学术论文《The Hallmarks of Cancer》中论述,促癌因素(enabling characteristics)主要有两种:

1.基因组的不稳定和变异(Genome Instability and Mutation)

2.长期炎症促发肿瘤(Tumor-promoting inflammation)

面临高压快节奏生活的精英阶层,有可能因为长期脱离常态的工作和生活节奏而造成病变的危局。

诱发癌症分为内因和外因,内因主要因素是遗传,例如美国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因为有“缺陷”基因BRCA1,致使其患乳腺癌的几率为87%。

癌症的外因基本可以分三种,本质上是长期不正常的外部刺激诱发基因变异所致:一个人长期受到日晒,因紫外线诱发DNA复制错误是“物理因素”。因为饮水或者空气污染等环境和食物诱发的癌症,是化学因素。肺炎肝炎引起的病变,是“病毒因素”。

抛开内部遗传因素,癌症的诱发因素并不与个人的智力或者身体强健程度相关,而是与人体受到的非正常刺激有关,很多精英阶层由于工作压力大,对自己的要求过高,每天超负荷工作,精神长期处于高度兴奋或者紧张状态,甚至经常熬夜,吃饭也不正常,虽然还不能确定精英的工作方式是否与诱发癌症有关,但是他们很多工作生活方式远远超出了“正常外部环境”的范畴。

李开复抛出“原来,在癌症面前,人人平等”的论调,在某种意义下,是对自己智力、身体的自信,但是,癌症的诱发因素并不与个人的智力或者身体强健程度相关。在薛蛮子发起成立的著名天使投资机构“天使会”中,联合发起12人中,就有3人身患癌症。

精英

癌症,是基因变异导致细胞获得了不死和无限增殖的能力,这种变异、激进的细胞,本质上是生物得以进化的基础,是生物适应环境的机制。如果把人类整体也看作一个“人”,那么精英人群应该就是“癌细胞”,因为他们同样承担着先进的进化方向,却极容易失控。

人类永远不可能抹去癌症,因为癌症是生物生存的必要代价,没有这种变异机制,也就不存在物种进化——但这些话语只是些无用的文艺腔,癌症真的落到个体中,只有最原始的恐惧、无助,因为癌症离死亡太近了。

精英阶层也不例外,他们只不过是因聪明,长得好看,强壮一点,甚至只是运气好一些,因此占有了更多社会资源的凡人罢了。

他们甚至更加恐惧——据2010年浙江大学医学心理教研室发布的临床研究报告《癌症病人应对方式与人际交往能力的关系研究》显示,高学历人群更难以面对身患癌症这件事,因为“高学历人群对于成功的追求和获得社会承认的渴求比文化程度低的人要高,因而他们面对疾病压力表现得更敏感。”

抗争

但是,这个精英阶层毕竟有着自己特殊的优势:更多社会资源,以及更聪明理智。

安吉丽娜·朱莉虽然有“缺陷”基因BRCA1,致使其患乳腺癌的几率为87%。但是她通过先进的“基因测序”技术发现了这一点,然后通过手术切除乳腺,使得患癌率降低到了5%。

从实际情况出发,精英们往往更容易从癌症的最初恐惧中摆脱,调取更多的社会资源。在癌症这个生死问题上,直击的无疑是每个癌症患者在面对极端环境下的本能反应,而精英们的“特征”往往在这个时候能让他们有更大生存几率,就像他们在获取社会资源时做的那样——能够掌控自己,理智而懂得调动资源。

近十年来,美国癌症患者生存达5年的约有80%,而中国只有可怜的20%,医疗资源和能否理智对待癌症,成为面对癌症的生死关键。而中国的顶级精英们,不但在理智对待癌症和获取社会资源上更胜一筹,还能够获得更多的社会关爱。薛蛮子在患癌症后,过万的网友为其出谋划策,并且在薛蛮子出席的创业活动现场为其送上了一锅据说可以抗癌的“羊肉汤”。

而在薛蛮子宣布患癌症一天后,便有一位肿瘤医院院长院长私信联系,最终为薛蛮子的康复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个传说,人死的时候,天使会和魔鬼在你的床前打牌,天使手中的牌是你生前做的善事,而魔鬼的牌是你做过的坏事,这局牌的结果将决定你去天堂还是地狱。而面对癌症,我想也有这样一个牌局,你将和“癌症”打牌,你手中的牌,就是你的“社会资源”。

癌症从来不是“人人平等”,人类社会也一样。


关于作者

1

李开复 薛蛮子 癌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