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伊凡:媒体的未来(1)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伊凡:媒体的未来(1)

新闻本身显然不足以让我们创造一个更加消息灵通的社会。

这是TC编辑Gregory Ferenstein对Twitter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的专访。从这里我们可以读到,威廉姆斯对媒体的现状,其实早就不满,并下了改进的决心。他一己之力交出的答卷Medium是不是一个终极的解决方案?未来,专职的记者是否会下岗,让位给每一行业的专业人士亲历讲述呢?请看我们的系列连载。

1

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伊凡·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有一个野心勃勃的新计划,将我们日常的阅读习惯从消费日趋增加的短新闻条目当中扭转过来,用智能算法点亮的想法来吸引读者。通常来说这种方案看起来是空想。但对于威廉姆斯来说可能不是,因为他跟其他很多互联网先驱一样,已经很多次破坏了媒体业原有的格局。

在Twitter打乱了新闻分发的原有格局之前。威廉姆斯的上一个作品Blogger成为了以业余力量挑战专业玩家的一代人的代名词。

更重要的是,他的新平台,出版更加长故事内容的Medium,已经快速的开始普及而且获得名气,在短短几个月当中,最重要的贡献者正在创造媒体的头条,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关注。在我们硅谷的泡沫当中,它的贡献者们时不时会经常的和互联网精英之间碰撞出业界对话的火花。

大西洋月刊的阿里克谢·马德里克(Alexis Madrigal)最近写道:“这个来自Twitter联合创始人的网站已经一岁了,现在始终是神秘的。”他写了很多的文章——这只是其中之一——来试图理解这个英特网百万富翁神秘的新计划。

现在,自从威廉姆斯去年发布了Medium的测试版之后,在我们自己的Disrupt旧金山会议上,他首次准备好了聊聊这些问题。

新闻的“垃圾” VS 一本书

威廉姆斯长驱直入的谈到了新闻工业最令人尴尬的脆弱。每天都会不断的发生那些世俗的事情,新闻事无巨细的记录下来,让读者们依赖于阅读新闻,每天就像吸毒一样,一定要完成这道工序。

“新闻总体来说大多数时间都是不重要的,如果人们希望少花点时间看花边,更多地投入时间阅读一个可持续的,比较长的议题,更多人会希望远远的离开新闻。”他在临时总部接受我们的采访,这个办公室上面的两层楼正在为他的成长中的团队进行装修。“就算是看小说,大多数情况下也可能更好一点。”

这是事实。每天的新闻不一定能让我们变得更了解国家大事。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标题起的很合适:《媒体真的很重要吗?》——一群经济学家们发现,找到一群随机的网民来阅读《华盛顿邮报》,对于他们在政治时事发生后陈述观点,或者在选举后调查的结果没有任何改变。

新闻本身显然不足以让我们创造一个更加消息灵通的社会。

“取而代之的是,”威廉姆斯争辩道,“网民们应该重新调整一下他们对信息的贪欲,目光聚焦在更加鼓舞人心的内容上。写出想法和故事并将其出版,可以改变你的生活。”他说到,唤起了他儿时看书时感受到的魅力,这也是他立志从事媒体业的动机。

互联网将一切变得自由,把挖掘书中所藏的知识的那种兴奋无限的放大,使之解除禁锢,来到整个世界,世界都会从中受益。

在威廉姆斯的伟大远景中,公众阅读将是启迪人生的方式,在我们需要花多长时间接收和受其影响这方面,新闻退居次席。

“除了更好的内容,新闻本身也应该由业界专业人士更好地撰写。新闻当中出现的有关于气候变化的反对声音,就是媒体没有尽到向公众告知义务的一个主要案例。”在对话当中,威廉姆斯没有解释为什么专业人士可以比记者更好地阐释问题。但是很容易想象的是,如果几乎所有的气候学家都相信人类造成全球变暖,那么媒体方面想要找到一个可靠的作者来做反驳就很困难。

谈话当中更重要的部分是,威廉姆斯并不直接针对我——却让我和同事躺着中枪。他特别强调他曾经指出过,“现在科技博客的现状非常恶劣,完全是一堆垃圾。”我试着不冒犯他,来让他解释原因。

他用接近外交辞令的方式来澄清他的话。“很多科技博客坏的部分原因是,人们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并不准确的明白他们在写什么,而且因此,我希望改变我们对于专业写作的定义,至少要扩张这个定义。”

在记者和专业人士谁应该撰写媒体文章的长时间辩论当中,威廉姆斯很清楚地站了队。他表示,类似于TechCrunch科技周末专栏这样的东西,是真正在做事的商人所撰写,比具有非常少商业经验的记者每天所写的科技新闻“绝对更有价值”。

然而,威廉姆斯也重申道,“请不要把这个观点描述成,伊凡认为科技博客都是垃圾,修补的方式就是Medium。如果这样的话,那人们就要跑到Medium上面来放垃圾文章了。”

威廉姆斯所指的“垃圾文章”是一批声名狼藉的Medium帖子,尽管是由业界顶尖的精英撰写。却传播了错误的信息。其中,硅谷企业家彼得·谢尔(Peter Shih)的《我恨你的十件事:旧金山版(10 Things I Hate About You: San Francisco Edition)》被广泛的批评。因为它体现出硅谷厌恶女人和对无家可归者麻木不仁的价值观。在另外一个令人尴尬的时刻,Medium撰稿人米歇尔·卡塔纳罗(Michele Catalano)错误的暗示说,邪恶的政府间谍收走了她的电脑,只因为她搜索谷歌的“双肩背包”和“压力锅”两个关键字。两个帖子后来都被修改甚至撤回。尽管有人拿这些案例来反击。说Medium其实也不怎样,威廉姆斯对反对声不置可否。

“人们会跑到Medium上面来发布垃圾,然后怎么样?推特上也有垃圾,博客上也有垃圾,互联网上也有垃圾,如果我们试图保存互联网上的垃圾,互联网就不那么重要”他争辩说。在声音当中有一种很明显的防御感,他的身体也后仰,保持防御的姿势。“整个系统因为伟大的东西才会运作,不那么好的东西也会见不得光,也不会获得更多人的注意。”

好吧,如果这样的话,威廉姆斯将好东西拿到聚光灯下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

未完待续。。。

原文:Twitter Co-Founder Evan Williams Lays Out His Plan For The Future Of Media

Twitte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