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天使投资的这9个月
吴 琴 吴 琴

我做天使投资的这9个月

作者是创业孵化器Year One Labs(一个“种子加速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在2010年至2011年期间,我曾全程参与了5次种子期投资,但这些都不算真正的天使投资。9个月前,我第一次进行独立的天投,目前已投资过Sendwithus、Scalability等7家公司。最近,我放慢了投资的步伐,希望能借此机会反思一下我过去的投资,以及从中学到的经验教训。

?Ben Yoskovitz

  Kryptoners 发表于 Year One Labs /Ben Yoskovitz

  本文作者Ben Yoskovitz 是创业孵化器Year One Labs的联合创始人,原文载于instigatorblog.com。

  我是创业孵化器Year One Labs(一个“种子加速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在2010年至2011年期间,我曾全程参与了5次种子期投资,但这些都不算真正的天使投资(虽然二者存在一定相似之处)。9个月前,我第一次进行独立的天投,目前已投资过Sendwithus、Scalability等7家公司。

  我每一次投资的数额都不是很大,但我希望我所投资的团队能知道,这对我已经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最近,我放慢了投资的步伐,希望能借此机会反思一下我过去的投资,以及从中学到的经验教训。

  1. 天使投资很有趣。即使有时回报不尽如人意,人们依然乐此不疲。天投的乐趣在于,可以与一群聪明的人一起去完成一些很酷的事情。我想如果天投不是那么有趣的话,我一定无法坚持下去。

  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些不那么有趣的事,比如阅读法律文件。每次我阅读合作协议时,都恨不得把双眼抠出来。

  2. 很难说“不”。一般来说,大部分和我接触过的创业者我都很喜欢。一想到这些创业者能大胆地白手起家,我就会对他们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这让我很难对他们说“不”,对朋友更是如此。但从投资者的角度,我应该尽可能地将利益最大化,所以对公司模式要有选择性,并且应该要经常说“不”。这对我来说很难,而且一点也不好玩。

  3. 尽职调查很少。我曾读过天使投资人Dharmesh Shah关于尽职调查的一篇文章,他几乎不对公司做尽职调查,这是有一定原因的。我的很多投资都非常早期,在这个阶段内,公司还没有太多可被调查的东西。当然,如果我对某一个行业不都熟悉的话,我会想多了解一些业界情况和创始人的发展计划,但我不会深入地去了解。我很喜欢问“为什么”,这只是为了看他们如何回答问题。

  ?

  4. 对认识的人偏心。在我所投资的7家公司中,有5家公司的创始人我都认识。这一点也不奇怪,我想很多天使投资人都会这么做。但关键在于,你必须尽快拓宽你的视野。我会经常上在线创投融资平台AngelList,这里的信息很多,但这里对我来说不够友好,我喜欢更个性化和便捷的投资方式。但无论如何,你必须尽快跳出原有的人际圈,寻找更多的机会。

  5. 每一笔投资数目不同。这种做法也许不太对,但我一直是这么做的。对此我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但主要原因是,我想完成更多的投资,所以会对一些公司投资少一些,之后再追投。

  6. 对部分公司投资较多。这主要是基于我对创始人的观察,以及他们对我的兴趣。大部分我所投资的公司都会定期向我发送更新报告,这是维系投资人关系的重要手段。也有一些公司还会不时地找我问问题,我也很乐意回答他们。

  其实,我也会常对自己说:“不要投资那些总是需要你帮助的创始人,应该投资那些不需要帮助的,因为他们什么都懂。”这已经成了我一个根深蒂固的观点,但我也会尽量跳出这种思维模式,因为我喜欢帮助别人,而且,就算是最优秀的创业者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此外,你在帮助别人的时候,自我感觉会十分良好。

  但要注意,如果一个公司连核心业务都需要寻求帮忙,那该公司肯定出问题了。我可以帮助一个公司起步、提供数据分析、业务精简、人才招聘等方面的建议,也可以在创始人遇到困难时倾听和安慰他,但如果他们在其它方面仍需要帮助的话,那我就会有点担心了。

  7. 意见分歧。我和创始人会有意见分歧,但我不会将我的想法强加于人,这不是我应该做的。我给他们资金,也相信他们。有时候这种信任感也会消失,并出现问题,但我希望这种情况尽量不要出现,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认为,主掌大权的应该是创始人,公司是他们的孩子,不是我的,我只是一个陪伴者。如果他们需要我的建议,我会帮助他们;如果我觉得他们有可以改进的地方,我会提醒他们,但我不会颐指气使。每个人都会犯错,也需要犯错,我也不会因为有点资金和经验就变成一个全能专家。我知道创业的艰辛,我也知道创始人并不需要我时刻盯着他们。

  ?

  8. 没有投资决策理论。这肯定是不对的,但我认为总结出一套自己的投资决策理论需要时间。目前我总结出的唯一理论是,在决定是否投资一家公司时,先想想你是否愿意和这个团队一起创业。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投资就变得容易多了。因此,人是投资的关键。然而,这种理论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局限我的投资范围,因为让我想与之一起创业的人并不算多。

  9. 跟风投资。投资人Mark MacLeod最近发表了一篇名为《社交因素被过度放大》的文章,这让我开始反思我的投资合作伙伴。其中有一些投资人非常成功,在业界很有影响力,我在投资决策时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他们身份的影响。当然,有时候我跟与我投资同一家公司的其他投资人并没有交流。

  10. 跟风不投资。有时,当我听到一些著名投资人反对投资我想投资的某家公司时,我会对我的决策有些动摇,我会对这个投资重新思考一遍。当我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时,我会告诉自己:大部分投资者在大部分时候都是错的。

  11. 不推崇多方参与。每次只要有多方投资参与(例如7人以上)进来,我就会很紧张。天使投资人手中的投资项目非常多,所以会很忙。如果你处在公司的关键阶段,需要寻求投资人的帮忙时,你会发现很难把投资人聚到一起。对我这个较小的投资人而言,我对这种聚会很害怕。

  12. 建立投资圈。我认识一些在投资界十分活跃的人,也与他们合作过,但我还没有花时间建立起一个关系亲密、值得信赖的投资圈。这将是我未来6个月内的工作重点。建立这样的投资圈有助于项目的发展,也能促进相互学习。

  13. 早期撤资。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我并不会像一些风投那样,要等到公司规模达到1亿美元以上才撤资。实际上,适当地在早期撤资是很有必要的。这样一来,资金的流动性会提高,而我也能够更好地掌握我正在做的事情。

  ?

  14. 天投几乎毫无理智可言。大部分创业公司都会夭折,这是个事实。我记得曾经有一个投资人对我说:“你投资时,要把那笔钱当作是打水漂了。”这一点我深有感触。但与此同时,我会把我的每一笔投资都看作是成功的投资。成功的规模各有不同,但我认为这些决策都是正确的。不过,除非我是个投资天才或特别幸运,否则投资失败难以避免。事实上,我的大部分投资都有可能会失败。在我看来,天使投资几乎毫无理智可言。当一个天使投资人说“我只是帮他们”的时候,我相信这是真心的。

  之后,我会思考一下未来几年的投资计划。根据我每年的预算,未来每年我可能会投资5-8家公司,并按该计划至少再持续三年。

  我非常享受做天使投资人的这9个月,并希望我能继续投资一些很棒的团队,与他们合作。如果你有能力进行天使投资的话,我希望你可以试一试。在我看来,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非常积极的体验,你在帮助别人实现梦想,并且还有可能因此获得一笔回报。当然,我不鼓励盲目投资,要对所投资的行业进行充分了解,不过也不用过分调研。把自己当做一个创业者,大胆地投入进去,边做边学吧!

  (转自:36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