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数码世界中,你远永都活着 ── 把你一生的 Data 都存进电脑,在虚拟世界创造“你”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在数码世界中,你远永都活着 ── 把你一生的 Data 都存进电脑,在虚拟世界创造“你”

 

Gordon Bell,微软的研究员同时也是矽谷的传奇人物,曾是 DEC (现为 HP 子公司)早期的工程师之一,过往不断尝试把任何有关自己的事情都以数码的方式储存起来,包含文件、电子邮件、相片、声音档案等,他把这件事情称为“生命纪录”(lifelogging),期望可以透过这些资料,在未来建构出一个自己。

Gordon Bell 的构想,其实就是另外一种永生的形式,试想,在你死亡之后,子孙们能透过你过往储存起来的一切资料,可能包括日记、电子邮件、社交网络等,重新建构出一个“你”,而这个“你”的一切行为,将依据过往资料的分析来行动,只要资料足够、齐全,在某种程度上,这个“你”是可以真实反映出你死亡前的一切思想。

LifeNaut 打造自己的 Avatar

LifeNaut 就提供类似的服务,你可以在这边储存一切有关于自己的事情,不管是任何的照片、声音、文件等,还可以透过类似打卡的技术储存你曾到过哪些地方。除了储存之外,还有一个更惊人的服务,LifeNaut 还可以依照你所提供的资料制作出专属于你的 Avatar(化身),而这个 Avatar 将可以沟通、反应出你的态度、价值观、个性甚至信仰。

换句话说,有一天你死掉了,这个数码 Avatar ,也就是你的化身将继续存在于电脑中。在未来几十个、几百个世代之后,也许你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之类的,将可以透过这些资料重新将你复活。

问题在于,量化储存自身资料这类计画,等于要将你的个人资料交到 Google、Fitbit 或是其他大公司组织,在量化储存自己的同时,除了只能依照这个公司的规则行事之外,你也将自己的资料不断地交给他人,难保在未来这些资料有可能遭到滥用。

法国的软件开发者 Benjamin Andre 与 Frank Rousseau 也是此种量化储存资料的参与者,但他们也承认把资料不断交给他人感到十分不安,特别是当你开始将资料上传到 LifeNaut 这类网站,虽然感觉很酷,却也令人感到毛骨悚然。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人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工具,让使用者都可以掌控一切自己上传的资料。

Cozy

第一步就是开源软件 Cozy,提供个人的云端服务,你可以把他当作线上通讯录、行事历、笔记本、相簿甚至电子邮件备份处,而且他不会强迫你上传至第三方的云端服务,而是在你自己的电脑伺服器上运作,打造个人云端。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 Cozy 目前正与几家欧洲电信营运商密切合作研究,想要大大地简化繁琐的步骤。

再加上 Cozy 提供个人量化储存工具 KYou,KYou 将会分析你上传至 Cozy 的资料,并记录一切事情像是你一天完成了多少工作、收了几封电子邮件,你甚至可以用他来追踪你的心情。

 

 

开发者 Benjamin Andre 希望其他开发者可以为 KYou 制作相关插件以整合其他线上服务,包含社交软件 Twitter、Facebook、运动服务软件等,“最后 KYou 将会变成一个可以分析一切关于你的事情的平台,而你仍可以掌控这些资料”。Cozy 的营利目标并不在分析顾客资料或是广告,Benjamin Andre 与 Frank Rousseau 都深信他们所开发的软件十分适合越来越讲求隐私的未来。

数码储存专家同时也为 Lifestream Blog 的创办人 Mark Krynsky,他也跟我们一样,使用了越来越多的线上服务,包含 Facebook 、运动记录软件、游戏、时间监控等,这么多的服务需要一套可以整合在一起的工具,帮助我们储存、分析这些资料。至今我们都很习惯在 Facebook 上储存这些资料,不管是分享照片、更新一些运动记录 App、或是与朋友交谈,但仍需要一个可以让我们完全掌握、控制资料的服务。

但同时,Cozy 也提供将资料储存在 Cozy 端的服务,虽然稍稍违背上述的理念,但他们的座右铭是“You will stay with us because you can leave us”。只要你认为 Cozy 无法满足你的需求,随时可以将自己的资料拿回来、离开 Cozy。

在网络上储存一个自己的化身听起来很酷,同时也令人感到非常惊悚。当未来此类技术真的成真,可以以数码形式“复活”一个你,听起来也许振奋人心,但,试想一下如 Google 这类大型公司拥有你大部分的个人资料,是否一样也能打造出一个“你”呢?

创业 找灵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