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是如何通过互联网思维来拯救音乐行业的
陆海天 陆海天

独立音乐公司摩登天空:是如何通过互联网思维来拯救音乐行业的

摩登天空是国内著名的独立音乐制作公司,本文介绍了这家推出了《董小姐》,草莓音乐节的企业是如何用互联网思维拯救音乐行业的故事的。

i黑马导读】1997年,仅为了给自己担任主唱的清醒乐队发行一张专辑,沈黎晖成立摩登天空唱片公司。它租下西北三环的地下室,从一个乐队的主唱成为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那个时候进入音乐行业凭借的仅仅是对这个行业最生猛的判断。唱片销量在2005年走入低谷,而随后互联网所提供的免费下载和在线试听让音乐变成了免费的东西。2003年,台湾本土滚石唱片公司关闭了实体唱片发行渠道,2011年大陆最大的流行音乐公司太合麦田停止签约艺人,许多曾经执著于音乐本身的独立音乐厂牌消失,成为人们记忆里的符号。摩登天空更像是音乐圈里的“极客”,它用互联网的思维打破音乐产业固有的游戏规则,重新构建可供复制的工业体系,也将小众的音乐推入更为大众的传播渠道里。

以下为商业价值《摩登天空:音乐产业“叛逆者” 用互联网思维破局》节选。

p82-mdtk

用产品思维做音乐节

摩登天空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音乐演出。旗下已有4个音乐节品牌并在不断细化,而4年之前尚不到2万名观众的草莓音乐节在2013年的观众人次已近40万,而摩登天空旗下音乐节也都在第3年实现盈利。摩登天空将音乐节从北京、上海带入全国的二三线城市,各地Live House和剧场演出也在复制着摩登天空的音乐气质。

唱片业被盗版弄死,版权起来后被互联网免费弄死,现在只能通过音乐做品牌,做影响力,最终实现粉丝经济和体验经济的价值释放。

“一般来说每一个乐队都有自己的特定死忠粉,他们养活自己心怡的乐队”一位资深音乐界人士解释道。因此摩登天空通过与大批乐队签约,提供平台,通过音乐节给他们集体爆发的机会。最终产生巨大的商业效益。

对于音乐节,沈黎晖也更愿意把它作为一款产品,由各自的专业团队完成生产、制作并推广,甚至把它运作成一个线下的开放平台,参演乐队、参与的观众、甚至于音乐节的广告赞助商都在那个平台上自动产生内容。“在那个大型的Party里,观众会自动衍生出线下的社交场所,甚至会生成数千个小型的Party”。

2012年,音乐节已经为摩登天空贡献了近一半的营收,随着互联网企业的成长,陌陌,乐蜂网,嘀嘀打车,高德地图,多家互联网公司不约而同的进入草莓,但摩登天空旗下音乐节的收入依旧有60%来自门票,维持了音乐节这个模式的良性运转。

摩登天空已经开始在镇江建自己音乐博物馆,它其实是由博物馆、商圈、现场演出场地组成的音乐文化综合体,在2015年摩登天空也将尝试演出场地的运营,第一站会是位于上海的摩登天空中心,在沈黎晖的计划里,演出场地每年要填满200场演出,摩登天空旗下艺人则会占到50~80场。

特立独行的音乐习惯

摩登天空一直在借用艺人和演出对受众做独立音乐习惯的养成,经过16年,它也走到了价值释放的节点。今年夏天,摩登天空所代表的摇滚和独立音乐登上《快乐男生》、《中国梦之声》等大众流行文化的舞台,宋冬野的《董小姐》、阿肆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也被传唱成为城市里的流行文化,摩登天空的独立音乐也改变了流行文化原来的样子。

摩登天空是这个行业里的例外,10多年来一直签约新人,从最初的清醒、超级市场、新裤子3支乐队走到现在,摩登天空已有谢天笑、二手玫瑰、彭坦等30多组音乐人或乐队,而他们也涵盖了摇滚、民谣、朋克和实验的多重音乐类型,也成为国内最大的独立音乐厂牌。

摩登天空最初带着反主流、反体制的姿态,想要站在流行和传统的对立面。其实在摩登天空最初的10年里,几乎所有的传统唱片公司都看不懂沈黎晖到底想要做什么,在传统唱片公司都只关注到流行音乐Top10的时候,摩登天空在收罗那些具备优质创作才华但又有些小众的音乐人。

直到现在摩登天空依然坚持挖掘新的艺人,按照自己的步调出唱片抑或巡演,摩登天空签约的所有艺人本身自带创作能力,唱片成本也能够控制在10~20万,这对于花费近百万的传统唱片公司来说是难以实现的成本控制,而30多个艺人在朱迪看来更是无法想象的管理体量。

今年夏天,原本城市里的独立民谣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而在百度音乐、虾米音乐和豆瓣等网络平台上,港台的流行音乐艺人的时代落幕,宋冬野、阿肆、逃跑计划这样原本小众的艺人多次登上排行榜的冠军位置,摩登天空也开始摆脱“小众”的标签。

如何将理想量化

沈黎晖说“独立音乐总有天然的基因缺陷,随性、理想化,不合乎商业的规范和游戏规则”,但沈黎晖做的事情则是“将理想量化”,构建起一套工业化流水线,将小众的乐队放进一个系统和可延续的产业体系里,让他们都释放出各自该有的价值。

摩登天空的产品其实都依然传统,他做现场演出、签约艺人、出版唱片,沈黎晖却总带着更加开放和创造性的心态接纳当下的互联网时代,甚至总将摩登天空形容为一家硅谷的科技公司,他让摩登天空附带了许多互联网公司的气质,它会将数据应用于艺人的推广和招商过程里,尊重流程和机制,也将所有的通道变成一个精确和可供复制的系统。现在,摩登天空会将旗下所有艺人推到所有的互联网音乐平台上,而艺人在虾米音乐、百度音乐和豆瓣等网络平台上则会自动产生搜索排名、播放曲目、关注人群等数据信息,“宋冬野、阿肆与豆瓣和虾米音乐有天然的匹配度,而谢天笑在百度音乐上会有更广泛的受众群”,艺人与平台之间会自然产生化学反应,而这些数据最终也会被用作艺人专辑首发平台的决策依据。

其实在互联网音乐平台的数据之外,摩登天空也有自己的票务系统,每年的音乐节售票数量、购买者、区域集中度甚至于唱片的销售情况和增幅,所有的数据都可以经过数据部门的统计算法并作为决策依据,就像谢天笑的演唱会开在万人以上的北京工人体育馆,数据是背后演出规格和成本投入最直接的决策者。

沈黎晖一直善于利用互联网的新技术手段拓展音乐的外延,对于艺人推广,沈黎晖也更崇尚“无推广”的概念,他只是利用互联网的开放性平台,将艺人推到台前,用户与艺人之间的故事会自行发生,“就像是一场关于音乐的2.0变革”。

其实在音乐市场上,传统音乐公司的运作思路几乎都是B2B的运作模式,他们塑造出自己的艺人,把艺人的唱片卖给发行商,将艺人的演出卖给演出商,也将艺人的广告代言卖给广告主。但摩登天空却在做一家B2C的公司,它是一家拥有大规模观众群体的音乐内容商,唱片、演出、音乐节,所有产品都在与消费者直接建立关联。

 

摩登天空 董小姐 草莓音乐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