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正处在“GAY经济”的爆发前夜
陆海天 陆海天

现在正处在“GAY经济”的爆发前夜

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最赚钱的是「3G」:Girl(热衷消费购物的女人,以及追逐女孩的男性)、Game(游戏,其吸金能力自不必说)、Gamble(赌博)。前两者在中国早已满大街都是,不过由于赌博属于非法,于是「3G」中的第三个被换成了「Gay」。今年上半年,定位于同志社交的移动应用 先后获得了天使投资。移动互联网真的会带来一波耀眼的「Gay」经济吗?

[i黑马导读]在移动互联网里面,最赚钱的是「3G」:Girl(热衷消费购物的女人,以及追逐女孩的男性)、Game(游戏,其吸金能力自不必说)、Gamble(赌博)。前两者在中国早已满大街都是,不过由于赌博属于非法,于是「3G」中的第三个被换成了「Gay」。上面可能更多是一个玩笑话,不过面向同志人群这一高度垂直群体的移动社交应用的确成为了受到高度关注的领域。今年上半年,定位于同志社交的移动应用 先后获得了天使投资。移动互联网真的会带来一波耀眼的「Gay」经济吗?

以下为极客公园《看似美好的同志社交究竟有多大前景?》一文的节选,作者:诸神的黄昏

中国同志的过去和现在

其实在中国的古代社会,人们对于同性恋的态度反而是超乎现代人想象的宽容。反映同性恋取向的词语「龙阳之好」和「断袖之癖」的主人公分别是战国时期的魏王和西汉哀帝。连帝王都能够这样「公开出柜」,可见那时对于同志群体还是持非常宽容的态度。然而到了近现代以后,同性恋似乎成了一个不怎么光彩、甚至代表病态的名词。早在 1957 年中国的有关司法解释还明确规定同性恋构成流氓罪。直到 2001 年 4 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才把「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中删除,实现了同性恋非病理化,而此前同性恋被归类为性变态。

互联网为同志带来了什么

教育大众

如果说国内的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对于同性恋相关信息不够关注的话,那么互联网的到来可以说为同志向社会介绍自己打开了一扇大门。创立于 1999 年的爱白网属于国内首批专注于同志知识传播的网站。爱白目前专注于同志资讯、文化、教育和法律四个工作方向,通过创造和推广有价值的知识产品,进而达到对社会产生影响的目标。同时也为中国的其他同志运动组织提供资料、技术、能力建设等服务。其它还有创立于 2000 年与爱白网定位相似的淡蓝网。它们成为了同志群体以及社会大众获取同性恋相关资讯和知识的重要渠道。

发现同志

其实知识的普及更多是面向社会大众的需求,对于同志本身来说,如何发现其他同志,以及找到志趣相投的伴侣才是最主要的需求,专注于同志交友的垂直社交网站也因此应运而生。其中比较知名的是淡蓝旗下的 BF99 和 成立于 2010 年的飞赞网,它们使得同志有了能够专注于同性社交的平台,让同志之间的交流变得简单易行。而其移动端应用 Blued 和 ZANK 基于地理位置的发现功能,使得找出自己身边的同志以及进一步的线下交往成为现实。

组织活动,发起公益

由于国内对于自由集会和结社的严格管控,以及同志人群的分散居住,同性恋群体组织线下活动时往往有诸多不便。然而互联网的普及,尤其是社交网络的出现使得一些同志聚会的组织和宣传变得更加简单,而上面提到的各家同志网站本身就是是各类同志主题的活动、聚会和论坛的组织者。同时,这些网站还成为了诸多同性恋公益组织的重要发起者和参与者,像爱白网的工作重心已经转到了各种公益事业上,它也获得了诸多基金会的支持。

同志社交难有好前景

社交网络对垂直社交的消解

如果不是资本市场的介入,可能同志网站受到的关注和支持远没有这样多。在电脑报的一篇报道中,淡蓝网创始人耿乐也承认了今年之前并未收到资本市场青睐,网站面临着生存压力。

对同志移动社交来说,它们满足的主要是同志群体的「发现」需求。但是作为普罗大众中的一员,同志也有异性交友、兴趣分享等与异性恋者同样的生活需求,而这是垂直定位的同志社交所欠缺的地方。在新浪微博、人人网、QQ 空间等社交网络中,用户早已能够在其个人资料中设置自己的性取向。而社交网络的群组功能也可以轻松形成同志群体自己的圈子。更为重要的是,面向所有人的社交网络更有助于同志群体与社会大众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流互动,加深普通人对同志的了解和理解。

与同性恋公益的初衷相违背

如果问各种同志或 LGBT 公益组织不断寻求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终极目的是什么,其实是其反面——不再被「关注」。同志群体所诉求的平等对待、公众认同等等,最终就是要让同性恋者能够完全地融入社会,不会被别人特殊关注:同性情侣在路上牵手不被报以惊异的目光,电视广告的家庭形象也可以由一对同性者来扮演。

然而同志社交其实是再次将同志这一群体隔离出来,使他们再度只在小圈子里交流和活动,与社会大众渐行渐远。这就像很多同志的线下活动绝大部分的参与者只是同志本身,这其实对公众的认知过程造成了阻碍,与同性恋群体的终极诉求是背道而驰的。

同志移动社交的概念也许只是「眼球经济」的一种体现,试想如果社会完全正常看待同志以后,垂直的同志社交还有多大的存在价值呢?

i黑马补充:今年8月份有一位黑马作者向我们投递了一篇文章探讨同志应用的商业探索

《同志应用的商业探索》全文如下,作者是安东先生,他以今年上半年获得天使投资的男同约会应用ZANK的商业模式为例分析GAY经济的商业前景

作者: 安东先生1492

好基友

同志群体是中国社会中不可忽视的重要群体,据国内相关调查,我国同性恋人群保守估计大概占到总人数的5%,而这个比例转化为绝对数量就预示着我们身边有着7000万同性恋人群,面对这个人群的细分市场将是一个庞大而有潜力的市场。ZANK就是瞄准了这部分人群的一款同志应用,将“约会”作为主打形式,以用户发起各项活动作为社交手段,将同志社交从线下搬到线上,再落实到线下。

据第三方数据机构友盟的统计表明,今年5月7日ZANK上线,发布三天后用户量超过 2 万,用户渗透率惊人。应用发布一周,便拿到国内投资机构的几百万投资。而到现在应用发布3个月,ZANK的用户量已经增长到近20万,并依然保持者良好的增长势头。ZANK作为独树一帜的同志应用,它的亮点有哪些?这个应用背后的团队又是怎样的?未来的商业化道路他们如何探索及前进?近日,3G科技专访飞赞网及ZANK创始人凌绝顶先生,走近同志群体,和他们的同志应用ZANK。

到现在,ZANK团队只有9名全职员工,在这9名员工里面,既有男同志也有直男(非同性恋者),也有女同志,而这9名员工除了负责ZANK应用的一切事宜还要负责10年就上线的飞赞(也是由凌绝顶创办的同志社区网站)以及11年上线的飞赞移动客户端。这个团队的成员来自于新浪、网易、360、百度等等国内各家互联网公司,而其领导者、创始人凌绝顶先生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也曾在网易、人人、新浪微博等互联网公司从业,“专业”成为ZANK团队的第一自我要求。“做一款应用,专业一定是最重要的。对于外界来说,ZANK更应该表现出专业的一面。而对于团队规模一定要需要保持小而高效的状态,小团队在管理和效率上都是有优势的。”凌先生说。

“产品为王”,凌先生在与记者交谈时几次提到这个词。ZANK一直都专注于打磨产品质量。包括从其飞赞网站时期就采用国外云服务器托管网站,如今的ZANK也采用了云服务器,在降低成本的基础上做到快速稳定。同时,对ZANK的更新版本也是保持每周更新的速度,保证快速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而WP版本的ZANK已经在进行内测,将打破国内WP市场上同志应用空白的局面,使ZANK做到手机全平台覆盖。“互联网到最后都是要拼产品。”凌先生说,“产品并不是仅仅是靠市场推广或者媒体的曝光,产品不好用户依然不会选择你。”

对于各色交友应用的“约炮”标签,凌先生表示他最珍视的就是品牌价值,“约炮软件”所缺失的是商业价值、社会价值。同志经济包括旅游、服装、购物等等,一个应用的如果最大的用处只剩下寻找一夜情,那么这个应用就丢失了商业价值。进一步说,同志现在本来就被社会所误解,应用所要担负起的责任是为同志群体提供更加丰富优质的生活服务,提升用户的生活品质以及社会地位,这便是应用的社会价值。

■顺利的商业化道路

很多初创应用都会考虑到未来的商业化的进程,并为此苦苦探索,但是ZANK在上线仅三个月的现在商业化进程却相当顺利。

“同志经济一定是社会的经济行为,我们服务好同志群体,便是赚钱的点。比如同志喜欢旅游,我们便与旅行社合作发起旅游活动,在为同志们服务的同时我们进行了商业化的运作。”凌先生举例说:“再比如北京的各个同志酒吧都在与我们合作,在我们的界面会有置顶的活动,给予参加活动的同志们以优惠;再比如我们最近在与

某护肤电商网站谈合作向ZANK用户推出同志护肤品的推广。”谈到用户对商业化活动的接受程度,凌先生表示同志们对这些活动的接受程度非常高。首先因为这些活动都是同志们平常活动中本来就必需的活动,通过ZANK这个平台参加可以获得更加好的社交满足,同时还可以拿到消费优惠以及对于同志群体更加针对性的服务,当双方共赢的时候,商业化的道路就会很顺利。

“同志经济”的市场在中国虽然还没有完全被发掘,但是这个市场的潜力是非常大的。同志群体的消费特征、消费能力都具有明显的特点,面对国内7000万数量的同志市场,逐渐成长起来的“同志经济”也会成为国内重要的社会经济行为。

■ZANK面对的竞争来自于微博微信

在智能手机兴起之后,给类细分市场的应用都崛起,国内自然也不只有ZANK一个同志应用。面对同类产品的竞争,凌先生却给记者一个鲜为不同的解释,他表示,国内的其他同志应用其实并不是ZANK的竞争对手,ZANK的竞争对手实际上是以微博、微信、甚至QQ群等为代表的社交工具,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同志群体用户,以这些传统社交应用为工具进行社交活动的同志群体仍然占大多数,“所以增加ZANK的差异化优势,更加针对同志用户提供个性化生活服务,将是增加ZANK在同志圈中与传统社交工具进行竞争砝码的重要手段。”凌先生说。

谈到竞争,在增加产品用户粘性的基础上还要做到尽量大的用户群覆盖,ZANK团队在丰富产品的角度也做了许多努力。现在市面上男同志应用已经能够满足男同志用户的需求,但女同志产品却远远不够。ZANK团队已经在研发女同志产品Laven,力求服务整个同志群体,进一步扩大目标人群的覆盖程度,增强系列产品的市场占有和竞争能力。

■ZANK的社会价值才是最珍贵的

在不长时间的访谈中,凌先生提到了很多次ZANK的“社会价值”。他认为,中国现阶段的同志群体还存在很多社会学问题,比如自我认同不够,社会地位和权益意识还未觉醒。ZANK作为同志身边的应用,应当为这个群体担负起良好的引导责任与社会价值。所以在ZANK上我们能够经常看到一些公益活动,ZANK团队也定期举办Open

Day号召同志与非同志参加讨论各类社会问题。

凌先生说:“现在国内对于同志的接受程度越来越好,媒体的报道倾向也趋向于积极正面的报道,但是我们也得看到非同志对于同志的了解与支持还是太少。ZANK作为一个联系各方的应用在社会上不应只起到社交作用,发挥ZANK的社会价值,提升国内同志群体的社会形象也是团队的共同目标。”

ZANK上线三个月便能够想到“社会责任”,这令记者很惊讶,但是联想到同志群体在社会中的地位及所受到的压力,也会明白ZANK团队担负社会责任的动力来源。ZANK的未来远远不止只有“商业化”“海外化”的压力,实现其社会价值也是ZANK团队必须所考虑的目标。

同性恋 GAY经济 同志 同志应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