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伊凡:媒体的未来(2)
i黑马 i黑马

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伊凡:媒体的未来(2)

“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或者洞见值得不断被重复,他们只是没有一个场地让自己的声音发出来。”

这是TC编辑Gregory Ferenstein对Twitter联合创始人威廉姆斯的专访。从这里我们可以读到,威廉姆斯对媒体的现状,其实早就不满,并下了改进的决心。他一己之力交出的答卷Medium是不是一个终极的解决方案?未来,专职的记者是否会下岗,让位给每一行业的专业人士亲历讲述呢?请看我们的系列连载(第一部分 )。

1

一个简单的媒体,吸引每一个好点子

“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或者洞见值得不断被重复,他们只是没有一个场地让自己的声音发出来。”这是前连线杂志编辑伊万·汉森(Evan Hansen),也是Medium的高级编辑所说。他负责的板块是科技、科学和商业报道。Medium将自己看作是一个纽约时报这样的商业刊物和赫芬顿邮报(由我们的母公司美国在线所有)这样的博客之间的一种混合体。取而代之的是,Medium希望成为每一个人的唯一的,真实的,可传播的点子的平台。

科技类创业公司企业家尼克·克罗克(Nick Crocker)可能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一篇简单的关于曝光当地食杂店垃圾食品的卧底博客文章,可以获取一百万次(!)以上的阅读量。他这篇非常精美的作品《世界已经疯了()》是图片很多的第一人称视角的游记。他发现杂货店当中,成堆的食品都含有化学合成的糖分等——即使他的本意只是想买一些牛奶。这个专题的流行显然表达了公众对于美国健康危机的潜在失望情绪,而这是其他基于统计学的医疗新闻所不能达到的表达效果。

在另一个例子里,阿伦·所罗门(Aron Solomon)将智能手机打车应用Uber置于国家的聚光灯之下,这家公司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夏季暴风雨中不仅没有帮助乘客,反而加价牟利。仅有少数的新闻媒体报道了这个令人尴尬的事件,但是没有什么声音比一个无关的旁观者所表达出来的愤怒更具有力量,在他令人毛发竖起的博客《‘不要做混蛋’的规则(The Don’t Be An Asshole Rule)》当中,表达了这种价格欺骗给他带来的愤怒。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帖子都是正当其时,在Medium来说,作者没有必要注册一个网站,在一系列的页面设计当中挑选,还有重新规划博客的时间表和习惯。你只需要写就可以了,就像威廉姆斯解释的那样:“如果只是突发奇想。那么当你需要寻找一个特殊的域名,寻找一个模版,来将想法写出来的时候,这个想法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Medium的绝对简洁的写作平台,从受人尊敬的写手和设计师当中收获了赞誉。“Medium是网络上最好的写作平台,确定无疑”,这是由朱丽·卓(Julie Zhuo),一位早期的facebook设计师,在一个关于Medium的Medium文章当中(好绕口)写到的。“你只需要确定地看着你的帖子将会变成什么样子,这里没有翻译,没有需要靠猜的工作,没有向某些膨胀的文字框输入,没有不知道你输入的表情是否会被自动转换的情形。”

纽约时报科技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同样给了Medium一个好评。“我确实喜欢Medium,技术在此退居二线,这是一个非常罕见的例子”,尼克在邮件当中写到。“我情愿将我的个人网站从Wordpress换成Medium。”不过对于Wordpress来说很幸运的是,Medium并不希望变成一个独立的博客平台。但是它有可能变成某些觉得自己架设博客很麻烦的技术小白的新家。

不过Medium仍然不能说他们赌赢了——不能说偶尔冒出来的,具有病毒性质的帖子是一个可以持续的根基。他们分配了一笔非常可观的预算,来为杂志风格的专业写作提供资金支持。最近他们资助了一篇洋洋万言的电影剧本,关于一个62岁的突击队员,生活因为在秘鲁矿山寻找价值300万美元的金银财宝而充满戏剧性的故事。还有一篇名叫《雇佣兵(Mercenary)》的文章,由同样受到赞扬的写手编辑,获得2007年连线杂志奖项的,描述解救伊朗人质的故事。故事最终改编成电影《逃离德黑兰(Argo)》并冲击奥斯卡奖。在接下来的18个月当中,协作的工作室Epic承诺还有五篇类似这样的经典故事出炉。

战地记者大卫·艾克斯(David Axe)同样给Medium带来某些关于军事科技的重磅长篇解释性报道。尽管Medium对于专业的作者并不是特别热心,他们仍然希望在公众互联网新闻行业进行投资。

“我总是感觉到,作为标榜的严肃媒体,你不能离开专业性记者的报道。”汉森解释说。“如果你持续保持低端,从始至终广告主都无计可施。有钱和富裕的读者,以及在那个区域有地位的人们,希望你的报道是权威的和有影响力的。如果你拒绝专业记者,他们就不会读你的文章。你的网站就可能被看作毫无用处。”

汉森坚持说Medium始终在试验当中,不管实验结果如何,Medium显然想成为任何大胆的病毒传播点子的家,而且希望提供财力物力支持,扫清写作的一切障碍。

但是就算作家们都希望来Medium写作,怎样能够保证读者们通过一个仍然前景不明的出版商,找到这些作者呢?

未完待续

原文:Twitter Co-Founder Evan Williams Lays Out His Plan For The Future Of Media

媒体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