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夺走了企业家的快感?
陆海天 陆海天

谁夺走了企业家的快感?

谁夺走了企业家的快感?

作者:张化桥( 慢牛投资董事长)

2007年,中国石油到A股市场隆重亮相。这是中国企业界的骄傲。IPO 价格区区16.7元。不贵。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无需我废话。我真诚地为成千上万的股民的巨额亏损而难过。但是,大家有没有问一个实质性的问题:中国石油所代表的究竟是什么?

它的遭遇能否说明公有制摧毁价值,过度监管扼杀企业?我不知道。

中国石油的广大员工跟其他员工一样勤勉。不过,这家企业所代表的是垄断,低效率。更关键的问题,它身上集中了政府的过度监管。大家不要一味地批评政府。咱们老百姓应该自责,咱们也都十分崇尚公有制和监管,大家动辄呼吁"加强监管"。我问你,你有没有跟大家一起呼吁,"进口天然气的价格要管制","石油价格要管制","员工不能辞退","改善福利",等等?如果一家企业被咱们的管制压得喘不过气来,它的管理层即使有十八般武艺, 也施展不出来。当然,大家知道,它的管理层并不是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领袖。

如果中国石油不上市,那咱们就可以永远自己骗自己:锦旗,奖状,豪言!部级单位,世界500强。等等。但是,不幸的是,它上市了。这就意味着,全世界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它具体是如何为股东增值的。它的成本控制如何,项目进展如何,整个公司是否进取。

当然,远洋集团,中冶集团和大批其它国企也面临同样的挑战。

我们无法怪罪德国人或者孟加拉国居民。这些企业都是被咱们中国人自己折腾的。而且,大批民企也已经被咱们弄得痛不欲生!股民啊,你正在为此付出代价!你还将继续付出代价。

你可能会说,你从来不买股票。其实,你也变相在付出代价:你或者你的家人能否找到工作?看看咱们自己把公司都监管死了,或者奄奄一息,他们哪里还有能力和意愿聘用你或者家人?

我出版了一本英文书,《影子银行的内幕》。瑞士银行在伦敦举办了一场大型午餐会,让我跟投资者们聊聊这本书。有一位已经读过这本书的基金经理说,你的故事太压抑了。在中国做生意那么累吗?如果英美的企业家碰到那一半的困难,早就放弃了!

做生意为什么那么痛苦?我们连打哈欠也要申请拍照。买两支铅笔,也要所有董事们开会,并且还要面签许多文件。

中西文化都强调和赞美执着,"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但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回答,"人生太短。放弃吧!" 他们完全不想一天接待三个政府检查组,晚饭要在同一家餐馆应酬两,三批官员。咱们逼着咱们的企业家做了多少此类事情?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老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悲壮,这确实悲壮,但是,做生意难道不可以多点乐趣吗?

最近,一个德国企业家对记者说,"中国还有一点成本优势。感谢上帝,中国人缺乏创意。否则,我们德国人哪里还有市场?" 我接触的中国企业家很多,他们一天到晚被无穷无尽的政府会议,送往迎来以及巴结政府讨批文,已经弄得精疲力尽,哪里还有创意?哪里还有快感?

请不要怪政府,怪咱们公众自己。你看,咱们一边抱怨公务员太多,老百姓养活不了,一边打破脑袋想当公务员;一边抱怨政府监管压得企业喘不过气来,一边鼓吹" 加强监管"。如果你不明白你持有的高速公路公司的股票为什么亏钱,请让我提醒你,过去几年,你不是跟大家一起鼓吹政府取消节假日收费吗?那直接伤害了上市公司的10%的利润。如果你不明白你持有的航空公司的股票为什么不争气,那我就告诉你,咱们到处伤害它们,它们能争气吗?如果你纳闷你的养老金账户为什么终究只是个黑洞,那我就告诉你,咱们容忍硕鼠,懒汉和冗员,那你想得到什么?...

企业家 快感 快乐 极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