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创新真的需要能点得着火的起飞资金吗?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做创新真的需要能点得着火的起飞资金吗?

13365434158005

我们看到过很多美国成功的创业项目复制到国内,最后以惨败告终,我也常常反思,问题何在?我们的市场规模肯定足够大,是消费者不成熟还是中国创业者执行力不如美国人?其实很多项目是“往上爬的第一把火没点不起来就熄掉了”,所以问题可能还是出在对于创新的支持力度不够。天使不过是商人的一种类型,这也不能责怪人家保守不肯下血本投入。下面这篇文章是一位台湾创业者的思考,对于没有很强资本运作能力的创业者选项目有一定启发和参考价值,共勉:

在Techcrunch(美国科技创业资讯网站)看了一则文章,美国的教科书租借网站Chegg准备IPO募1亿5千万美金的资金(详细文章请看此 )。看到这样的文章真觉得感慨,因为教科书租借这样的题目,是台湾网络创业家很典型会尝试的创业类型。我不是说台湾很多人在故教科书租借的生意,我说的是大部份创业者锁定的创业题目,和Chegg所做的“教科书租借”生意一样,有底下三个共通点。

1.一个听起来非常合理的点子。(自己买书很贵,何不用租的?)

2.实际要能work,需要改变一下大家目前的使用习惯。(大家现在去买书,以后改去这个网站租书)

3.锁定某个特定族群。(以这个题目来说,是大学生)

会说这是典型的创业题目,是因为我觉得上面这三点都非常合理,也该是许多成功创业故事的共通点。有了特定族群,才不会把创业题目设定的太大而分散公司资源。需要改变大家目前的使用习惯,虽然增加了创业成功的难度,但是往好处想,这代表这个市场目前仍是一片蓝海。(如果大家现在都已经这么做,那就表示这已是竞争激烈的红海)。你会发现许多人在谈的“创新”,或多或少都会需要消费者稍微改变一下目前的使用习惯。

最让我感叹的是Chegg这样一个公司可以创造的营收规模。2012年的营收是2.13亿美金,2013年上半年营收是1.17亿美金。如果在台湾有一个跟他们能力相同的团队,选定了同样的题目,那一年到底做到多大,有多大的机会能像他们以一样IPO。我没什么根据的乱猜,如果台湾团队做了一个这样的东西,我猜最理想的状况是一年大约2000万台币的营收。而且我觉得这已经是乐观的情形,最可能的情形是在做了一阵子后发现没有办法很快的有获利模式,又无法维持公司的支出,于是就转型或收掉了。

我在想,为什么一个东西在美国感觉做的吓吓叫,在台湾感觉却极度难做。市场小是立刻可以想到的第一个原因,但你说它是最大的原因,我觉得也不是。通常市场小的问题,是在公司迅速成长后,达到极高的市占率,拿下了整个市场后,会遇到一个无法突破的ceiling。于是在一个规模后,你会发现公司营收被卡住,有种上不去的感觉。这是市场规模的问题,但台湾团队,我们看到的多半不是这样,多半看到的是往上爬的第一把火都点不起来就熄掉了。在这个状况下,我不会说市场规模是它的问题。

再看看这篇Techcrunch文章提到的一些数字。原来这个网站是不赚钱的,而且它非常烧钱。创立这几年来,它已经募来了1.95亿美金(以及另外还有5500万美金的贷款),但也亏损了1.7亿美金。这就是说,非常漂亮的营收数字背后,其实需要非常大的投资支撑,而且到现在它还在持续的亏钱。今年上半年虽然亏损已较去年大幅缩减,但是还是有2100万美金的亏损。读到这边,我想这个答案出来了。在台湾有那一个团队会有这样的条件点起第一把火,有那个团队会有这样的资源来拓展市场。这是我觉得真正关键的地方,台湾团队缺??了一笔金额很大的钱,来点起成长的第一把火。因为市场规模较小,它也不需要这么多钱,但不幸的是台湾网络团队不只连Chegg百分之一的资金拿不到,可能多半连千分之一都拿不到,所以火不会点起来的。

在资金缺乏的状况下,台湾典型的网络习惯于不花钱(也没钱花)的创业,并且常夸大了网络效应和口耳相传的效力。保守不是坏事,但过度保守会很难成事。但我们也不能怪投资人,因为市场小自然会让整体的吸引力不足。但如果你问我,那在挑选题目的时候,要怎么避开不较不容易成功的题目。如果你回头看上面Chegg和许多新创公司符合的那三点。我会建议尽量找一个可以让你拿掉其中第(2)点的题目。因为只要消费者的行为需要与现状不同,那创业的难度就会高很多除非天时地利人和的状况之外,大部份要消费者改变习惯,要付出的代价远超过我们想像。 当然,尽可能我们还是要进入一个红海。但尽可能让消费者转换的行为和现在的行为差异降到最低、或是可以产生很直觉联想,机会就会好很多。例如在网络刚兴起的2000年左右,人力银行虽然在传统上和传统报纸广告求职的行为不同,但是因为搭起了网络热,它又是很容易被直觉可以透过网络达到更好效果的应用,再加上每年都有一大批新的消费者是第一次求职,他们很自然就会把网络当成求职的管道。以人力银行的例子来看,消费者的转换难度就会低许多。

教科书的例子就难了一些,你去路上随便问一个人有什么方法可以拿到一本教科书。让他想一天一夜,他大概也想不出来原来有种方法是去网络上租,因为这个旧有的行为和网络的连结没那么强,因此它的转换就会难很多。并且在可见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如果你说教科书电子化我觉得还比较可能是个趋势,但教科书出租化我可以赌定的说它绝对不会是未来的主流趋势。

台湾先天的创业环境,我想让这块土地上的网络创业家,被迫需要更小心的挑选题目。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在美国可以成功的模式到台湾都没办法做。我认为在极大数的状况下,你很难完全让公司靠自然成长达到经济规模,你需要募到一笔资金来点火让这个idea起飞。(这笔钱不是用来研发、也不是用来租机柜,是用来取到消费者的)。我们改变不了产业生态,但我们可以选一个题目,这个题目需要是不用太多钱就可以点火起飞的。

创新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