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总裁卢伟冰:总裁也是产品经理
陆海天 陆海天

金立总裁卢伟冰:总裁也是产品经理

当年国内最大的功能手机品牌金立正在转身,这一次,它和“友商”站在了同一道起跑线上。在智能时代,这家“老牌”国产手机厂商在产品上找到了自己的发力点。是乔布斯中国信徒中的一员,一本《乔布斯传》,他看了三遍。卢伟冰崇尚乔布斯的极简、美感的设计理念,E6代表的也正是这个方向。2年过去,卢伟冰对产品的理解也渐入佳境,他说,“我是金立最大的产品经理。”

i黑马导读】当年国内最大的功能手机品牌金立正在转身,这一次,它和“友商”站在了同一道起跑线上。在智能时代,这家“老牌”国产手机厂商在产品上找到了自己的发力点。和手机打了近10年交道的卢伟冰是乔布斯中国信徒中的一员,一本《乔布斯传》,他看了三遍。卢伟冰崇尚乔布斯的极简、美感的设计理念,E6代表的也正是这个方向。2年过去,卢伟冰对产品的理解也渐入佳境,他说,“我是金立最大的产品经理。”

一张会议桌前,金立总裁卢伟冰把自己、同事和记者的5部不同品牌手机零散地放在面前。他举起刚刚面市不久的金立ELIFE E6,从屏幕、摄像头、Power键、USB接口、外接插孔、出音口、界面等等各个小细节上与其它手机 ? ? ? ? ?进行对比,这是他花了10个月时间打造的一款时尚型手机,代表着金立智能手机未来发展的方向。

在智能时代,这家“老牌”国产手机厂商在产品上找到了自己的发力点。

数年前,“语音王”、“刘德华代言”曾让国内的消费者记住了“金立”,也因此成就了其国内手机头把交椅的地位。但2010年,一部Iphone4开启了中国智能手机的大幕,无论新兵旧将,纷纷被卷入这波大潮。2011年,金立开始打造第一款智能手机。“没有选择,金立必须转型!”彼时,卢伟冰正致力于海外市场开拓,但形势的变化让销售出身的他逐步转向产品研发。

和手机打了近10年交道的卢伟冰是乔布斯中国信徒中的一员,一本《乔布斯传》,他看了三遍。卢伟冰崇尚乔布斯的极简、美感的设计理念,E6代表的也正是这个方向。2年过去,卢伟冰对产品的理解也渐入佳境,他说,“我是金立最大的产品经理。”

“必须顶尖”

卢伟冰都不记得自己用过多少手机。从iphone1到iphone5,从三星的note到S系列,从索尼、诺基亚到国产品牌的旗舰产品,他都会第一时间拿到手试用一下,“然后扔给研发团队拿去研究。”

2011年研发第一款智能手机时,卢伟冰带领团队也这么干过,他们翻来覆去地研究iphone,搜集国内市场流行的机型信息。“坦率地讲,做第一款智能机的时候我们不是很懂。”

观察后他感觉“薄”应该是一个趋势。当年上半年,他便主导成立智能手机研发院,招兵买马开始动工。但对于国内的功能手机厂商而言,转型谈何容易,等待他的将是一个又一个的技术挑战,仅一个“薄”就足够让团队“抓狂”。

当时的概念中,能够做到10mm以内的厚度就算“薄”手机。因此,卢伟冰为金立第一款智能手机制定了不超过10mm的目标,同时必须保证性能稳定。第一轮设计时,团队依然按照常规思路进行架构安排,结果厚度超过12mm。他立即退回去让团队重新设计。

“一定要逼研发团队,不行就给我退掉重新来,他一定会想到方法的。”卢伟冰一周工作六天半,时刻盯着团队的进度,天天开会、吵架。逼到最后,研发人员每天夜里都在想这个东西怎么做,元器件结构、牵线路径等整个架构反复探讨,不断设计、推翻、再设计、再推翻……过程持续了两个多月,推出的首款产品还是10.5mm厚度。

那段时间,他一方面盯着研发进度,一方面还要忙着和上游的供应商谈判。使用国际最顶尖的配件是卢伟冰打造智能手机定下的第一条规矩。“所有的供应链都必须要跟全球最一流的厂商去对接。”为了寻找最清晰的摄像头,他开始频繁与Iphone手机的两大摄像头供应商索尼和OmniVision接触,反复比较、衡量,最终选择了为Iphone4(当时4S还没上市)供应摄影头的后者。据其称,当时金立是OmniVision在中国唯一一家该型号摄像头客户。而在另一大关键配件—屏幕,卢伟冰同样考察了三星、夏普等国际一流厂商,最终选择了行业霸主三星。

刚刚在智能手机领域起步的金立面对强势的上游供应商,定制显然不现实,只能被动的接受供应商现有的产品。不过,卢伟冰有自己的计划,“比如,我在哪个时间点选择你哪一个芯片来做,同时你们要派人到公司进行技术上的支持。”作为核心部件,选择高通、联发科还是三星的芯片,他的标准是看谁更能代表新的技术方向。

卢伟冰为金立智能手机定下的第二个基调是不走低价路线。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以千元智能机起步,但金立第一款智能机一面市便定价2690元。卢伟冰说他记着读EMBA时一位教授的一段话,低价格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高价格、低成本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个行业一个不健康的现象是,把低价格作为核心竞争力,这是错的。”

设计为纲

加入金立之前,卢伟冰2009年1月去美国的时候,曾专门前往微软寻求windows的授权。当时,整个行业对安卓并不看好,反而觉得windows在手机端会继续领先。但两年后,只有开放的安卓可与封闭的iOS抗衡。

2011年,金立初涉智能机时,卢伟冰也拿到了安卓的开源代码,但并未进行深度定制,只是在原有基础架构上进行优化。直到2012年年初,在一年的积累后,金立才成立移动互联网中心,进行自己的ROM深度定制。读《乔布斯传》,卢伟冰深有体会,“乔布斯说封闭的系统一定是达到最完美体验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自己软件系统Amigo(中文寓意:朋友)的原因,就是保住你的完美性。”这款ROM,他差不多花了一年半。

300天“磨剑”,等待的只是一款能体现金立操作系统的机型。这就是7月10日发布的ELIFE E6。面对记者,他依旧对这款“十月怀胎”的孩子爱不释手,亲自演示着自己倾心打造的操作系统—仅一个天气功能,他做出了声画字兼具的UI,配备某个区域的文字之外,晴天、下雨、多云等画面和声音同时呈现。他说,乔布斯讲究人文与科技的结合,我对研发团队的要求就是将现实场景融入虚拟,在虚拟中感受到真实。

为了这个小小的功能,设计团队绞尽脑汁。熟悉他的员工都觉得卢伟冰是个“苛刻”的老板,他自己也并不反对,还拿自己的星座开起了玩笑。“我是处女座的,他们都说我太追求完美。”为了完成这个项目,卢伟冰打破部门界限,抽调各部门的精英,将工业设计、结构设计、硬件设计团队合三为一,随时出现问题随时解决,避免长流程带来的低效问题。

E6的设计出自金立自己的团队;而电池源自三星、LG的最新工艺,采用同步心跳技术100个APP的功耗降低80%以上;屏幕来自日本Japan Display最新的1080P显示技术,该公司由索尼东芝日立合资成立;甚至外壳技术也取自芬兰的一家公司,其当年百分之百服务诺基亚,全部经过手工打磨。显然,这延续了卢伟冰定下的高配路线。

硬件是基础,卢伟冰将此比作军备竞赛,但最终的目标则是打造一个硬件+系统+应用的完整生态系统。

曾经很多人不看好功能手机厂商的转型,而仅从目前的规模来看,昔日的功能机老大金立也并未领先。但卢伟冰认为,竞争刚刚开始。

金立手机 卢伟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