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业评论:在中国创业不需要道德...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哈佛商业评论:在中国创业不需要道德...

“这里卖的好的都是便宜货,所以要跑量。想要跑量也得有人帮忙,如果想在餐厅里卖红酒,就得给服务员每软木塞5元。你帮我,我帮你。”

本文来源于哈佛商业评论,作者AdriánFoncillas

1

“对于一个进口商来说,头等大事就是让海关里的人高兴,因为他们能随意决定货物是否过关。标签上的一个小毛病就能扣你十五天,让你破产。但如果他们高兴,你有问题,他们会很快帮你解决。要请他们吃饭,给他们上海世博贵宾卡或赠送产品。这里就是这样,要么从胯下过,要么就回去。”何塞(化名)说道,他通过一家中国进口商供应西班牙高档食品。“让他们高兴”是在中国做生意的海外企业家常用的一句话。

“让警察高兴能令你内心感到平安,这就好像是可以预防问题的遮雨伞。真正要付钱的是从事非法生意的人。如果你开妓院,那肯定要付,而且要付很多。在其它情况下,都是人情可以解决的。每次都会冒出一个不要脸的普通小官,打电话通知你他要到你餐厅来吃饭了,暗示要你请他。”另一位在中国的西班牙企业家胡安(化名)说道。

“这里卖的好的都是便宜货,所以要跑量。想要跑量也得有人帮忙,如果想在餐厅里卖红酒,就得给服务员每软木塞5元。你帮我,我帮你。”

今年七月,中国政府拘留了跨国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公司(GSK)的四名高管,理由是他们贿赂了医生和医院,使其选择他们的产品。据警方调查,此案始自2007年,数额高达30亿人民币。于是,GSK称,其严谨的道德行为制度忽略了某些箩筐里“烂苹果”,但如今调查却指向公司策略。

全球媒体用这起事件描述了一个恶劣情况:医生工资低下,公共医疗投资不足,法律存在缺陷甚至被忽略,导致腐败必不可免。还有其它多家跨国企业被调查,如今形式非常像2010年英澳矿业巨头力拓集团的四位高管被监禁时那样。腐败再次成为最高行为原则。

不是严谨人的国家

据说,在中国做生意,一定要跳入泥潭,沾上淤泥,才能和本地企业家在同样条件下竞争。另外一个办法是放弃这一个拥有14亿顾客的市场。中国不是正人君子或严谨人的天堂。GSK事件的起因主要源于外界的压力而不是内部因素导致的。被捕高管之一透露,他们的薪水是根据盈利发的,他们被要求完成每年销售额增长25%的任务(这比之制药业的增长高了7%),不利用“暧昧企业行为”是无法达到这一目标的。

无可否认的是,中国腐败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国际透明组织将中国排在176个国家中的第80位,透明度指数为100分之39(0为绝对腐败,100为完全无腐败),在全球最大28个经济体收受贿赂频率排行榜中,中国位于第27位。

这一问题源于对腐败的基本定义,如果做一个各国法律的比较,矛盾显而易见。西方法律将许多中国视作普通合法的行为列为利益冲突*。

*利益冲突是指个人或组织涉及不同方面相同的利益时,向自己或与自己相关人士作出偏袒或优待的不当行为。

中国式“关系”穿插纵横在整个社会中,将其变成了一个人情交换的杂乱场所。无论是在家庭企业,跨国企业还是银行,想要出人头地的人明白大部分还是得靠关系。为了结交关系,从基本的礼貌到最无耻的腐败手段都能用上。

“我没有降低我的道德水准,我把它抛了”

1

 

纽约时报八月发表,摩根集团因雇用中国重要官员子女,与其父母交涉而被美国司法部调差。铁道部的前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就在这场暴风雨的核心,他现因受贿接受调查。蹊跷的是,在摩根集团雇用其女儿张西西之前,铁道部从未与摩根集团有过交易。

在日常小买卖中这些还是比较含蓄的。小礼物,请客吃饭,卡拉ok都属于商业惯例。“平时会有本地收购代表问我要一部分,装进他们自己口袋里,他们威胁说我不同意就要找别家。在西班牙我也遇到过一次,我拒绝了。这里我总是接受,因为这里就这样。我没有降低我的道德水准,我把它抛了”电子供应商彼得(化名)说道。

GSK高管被捕并不令路易斯(化名)感到稀奇,他是从事过药业和石油业的企业家,如今受一家西班牙上市公司聘用。他说:“十年前,就可以看到他们乘坐豪华轿车,提包里满是钱。他们在上海医院里进行临床试验。他们会给预付款,再按销售数量算酬金。这些行业是受外国经济主体主导的一个大腐败坑,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然而,他不认为逃避贪腐的触角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对,这里可以正当做生意。”他说道,“腐败是捷径。中国人付诸腐败因为他们没有受过教育,不懂企业文化,不知道什么是行政、管理和国际化。45岁以上的人,也就是和我做生意的人,他们是农民出生,书读得很少。当他们学习后,他们就不会再付诸贪腐了。”

跨国企业的卑鄙行为

六个乳业跨国企业因私定价格而在八月受到了记录性罚款:6.68亿人民币,其中包括美国美赞臣,新西兰恒天然,和法国达能集团。中国监察机关发改委,以违反反垄断法而对其制裁。这些企业承认其违法行为。然而,其余的三家企业避免了罚款,据政府说,原因是“他们迅速地改正了,并提供了宝贵信息”。

从商业角度看,他们的行为是非法的。从道德角度看,是卑鄙的。这些国外企业利用了自2008年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爆发后中国人对于国产品牌的恐慌,当时,该事件导致了6名婴儿死亡,几千婴儿中毒。

近日,中国强大的发改委中的一位官员向30家国外企业施加压力(通用电气,微软,IBM,英特尔等),在一次会议中要求它们公开承认违反了中国反垄断法,并为此向它们展示了几份其它企业签署的认罪书,威胁说如果它们要请律师辩护,罚款会增至原先的三倍。这些强制性道歉令人回忆起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时代的仇外心理。

根据这一些事件,有理论认为,中国已经向企业腐败行为宣战,但目的只是为了攻击跨国企业,保护国内产业。这种说法并不荒唐,却也有许多人持不同意见。重要的是,一个实质性问题被忽略了:有许多国外企业正在反复地违反法律,违反道德准则。

“许多外国企业参与腐败行为,这已得到充分证实。…这些犯罪行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受到惩罚。”偶尔发表靠谱文章的中国日报写道。该文也提及GSK在商业环境更健康的新西兰和美国受到过的巨额罚款。

中国承受着发展中国家常见的猖獗腐败。腐败方面的法规一直都很宽松,只是在近几月出现了新的势头。然而,腐败已经深入人心,将其铲除需要很大的代价。

通往健康环境的路是漫长的,也是不可避免的。令人疑惑的是,西方企业家在其中又将担任什么角色,那些出生并非农民,而是收集了诸多大学、硕士文凭的学者又会对社会产生什么影响。面对一个污秽环境中看似不可胜的惰性或企业的无理要求,我们始终可以做出个人的私密抉择——支持腐败还是打击腐败。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