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未来投资的四大方向,大物流、大健康、大金融、大文化!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未来投资的四大方向,大物流、大健康、大金融、大文化!

复星未来的投资将聚焦哪些领域?团队之间将如何更好协同?日前,围绕主题“跨团队合作,抓住大项目”的2013复星集团半年度投资工作会议在上海举行,约200多位来自集团本部的主要投资人员及高管、核心企业的投资人员等参加了会议。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参加了会议,并作了重要讲话:

1

总的来说,我非常同意梁总在今天上午的发言。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非常适合复星集团加快发展。最近我感觉中国经济或世界经济,两个大的循环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一个循环,大家已经讨论比较多了,以前中国更多是靠出口欧美,尤其到美国,很辛苦的赚了一笔钱之后用这个钱再买美国的国债,美国人借了我们的钱,然后买我们的东西。这是一个资金的大循环。现在这个大循环后面很难持续或者扩大了--美国的国民负债和国家负债也到尽头了,2008年到现在,其实他在消除负债。

美国的市场体系比较完善,所以美国可以比较好地用市场机制淘汰不良资产。现在美国开始投资了,因为他觉得负债已经良性化了。但是消除负债之后,其实美国反而制造业有全球的竞争力了。包括他的能源价格跟中国比更有优势。

中国经济制造业还是有一定优势,但是像以前一样,依靠我们大量的产品制造,然后继续加大在美国的销售,这样一种资金循环,不说结束吧,是很难扩大了。中国政府反过来一定会更加注重国内消费,如何创造民间消费来推动中国本身的发展。

第二循环,以前老百姓有钱主要用途是存在银行,银行很主要一个用途就是把钱贷给国有企业尤其是贷给政府,政府拿这个钱进行基础建设,基础建设贷了靠什么还呢?因为基础建设之后,有更多土地出来,然后卖土地给开发商,然后开发商用这个土地造房子,卖给大家。形成这样一个资金循环,但这个资金循环也开始面临困难。

最近,李克强总理在摸家底,很重要一个工作就是要做政府本身的审计,这个审计10月份结束。前两天我到宁波了解一下,各级政府对这个事情都很重视。

随着这次摸家底出来,中国政府负债的红利我觉得基本已经用尽。民间负债率也很高了。我看看周围,基本上40岁左右的人能买得起房子的也买了,买不起的也比较难买得起,因为房价上涨太快。民间负债虽然有空间,但是空间恐怕没以前那么大了。所以,原来那个资金循环恐怕也要结束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李克强总理为什么要做这个事儿?其实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摸清家底,就像职业经理人上岗,要进行尽职调查一样,家底要搞清楚。第二,他心里还是有一本账的,倒逼改革。原来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现在只有倒逼改革。就是政府负债到这个规模之后,怎么办?肯定要削减负债。以前大量的公共设施、楼堂馆所、医院都是政府拥有、政府做的,国有资产我觉得会加快进入市场,通过这个方式加快改革,包括加快金融改革。

从新政府上台到现在,整个价值取向和政治取向非常明确,政治上稳定为住,但是具体的改革上,步子和力度都是比较强的。尤其金融改革,会成为这次改革的核心要点来抓。

未来,随着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等等改革深入之后,会带来什么呢?金融企业的垄断利润会越来越少,大金融的概念会越来越变成一个平等的竞争环境。这样意味着什么呢?资金会更多向能够产生更高效率的平台去集中,资金的资源使用会更加市场化。以前资金的分配更多是垄断性的,更多是国家来分配,未来的资金分配,更多是市场化来分配。

由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未来谁能够对资金更有效利用,你拿到这个蛋糕的能力,就越强。就像保险的市场化,不是说你卖不了保险产品,而是敢不敢卖保险产品。因为他是竞争的。有些产品你根本不敢卖了。只有出口,你才敢有进口;只有把资金用得出去,才敢向市场要钱。这个逻辑下去,很简单,未来谁有投资能力,谁能成为主导金融市场的引领者。不是说谁能拿到钱,拿到钱不稀奇,因为拿钱是有成本的,大家是竞争的,关键是拿到了钱能不能用好。我们一直说,我们要以投资能力的建设为主导,来打造一个金融集团。

我们这个金融集团,是以产业为基础的金融集团。这样一种政策趋势下,我们复星是有优势的,我们要继续沿着我们原来的想法,积极打造我们的投资能力,因为你只有强的投资能力,能给资金更好的回报和使用效率,人家才敢把钱给你。在这种情况下,复星通过投资能力的建设,能够通过投资创新,助力美好中国的建设。

对我们来说,我们要加快发展。在加快发展上,有几个方面希望引起大家的重视。

第一个,我们还是要紧紧抓住大平台,产业链,标准化,产业条线这些概念。

一个方向就是大健康的方向。随着老龄化,随着中低层劳动力价格的上升,健康需求会加大。但健康需求我们到底做什么?这块的研究对复星来说,在前面探索的基础上,现在要加大力度。核心的力度是两个,一个是医院的投资建设,我们在中国投500家医院,一点不稀奇,我们要把医院投资产品标准化,把这个信息充分跟我们各个投资团队分享。第二个就是养老。跟Fortress合作的基础以上,迅速要标准化。现在不能再等了。标准化之后打开来做,原来这个团队如果聚焦点在城市养老,也要快速扩大。我们要有组装的项目,现在的组装项目我看到三块,一个就是大医院建设,这个机会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政府想自己投医院,马上感觉到没钱了,我们愿意跟他投,全国500家医院,为什么不能做?养老以前有政府可以做,现在政府可以支持你做高端养老,迅速打开做。第三就是围绕医疗的其他的投资,迅速打开来做。这一块我们以色列Alma项目有一个很好的范例了。在整个投资中,除了医药本身自己要重视,也希望其他投资团队密切关注我们大医药的需求、大健康的需求。

第二,大文化。这两天跟晓亮沟通比较多,跟大文化、大旅游相结合。

我们要迅速形成一些标准化的产品。这个标准化的产品,几条线。第一个,全面的整合中国的国艺资源,东阳木雕、苏州丝绸、景德镇陶瓷等等,在互联网时代,体验经济的上升,随着大家对休闲生活的需求,对这些东西的要求会越来越多。如果我们能把文化跟旅游相结合,在城市、旅游点做这样的项目,这是有空间的。第二个,这次到桂林去,看了地中海俱乐部,我觉得不错,经过多年筹备,在中国做十个,有什么问题呢?地中海俱乐部围绕城市的第二品牌也要迅速的讨论一下,我是有信心的。

还有就是亚特兰蒂斯,今年亚特兰蒂斯在海南要开工,亚特兰蒂斯这样的项目,我觉得还可以做几个,还可以标准化。围绕大文化,我们还有大量的空间可以做,要加大力度。

第三,大物贸。围绕大物贸,我们已经参加了马云的菜鸟计划,有几个国内的大物贸在合作。

但是围绕大物贸,我们要重点关注两个点,一个跟国药的合作,围绕这一块有大量的事情可以做。第二个就是钢联,已经上市的钢联第一步以信息建设为基础,现在就要做大物贸的电子商务,做大物贸的淘宝。把结构打开来做,做一万亿也是没问题的。复星有这样两个平台基础,为什么不把商贸、物流这一块彻底打开来做?当然,大商贸这一块一定要跟晓亮这边,跟体验经济结合起来。在互联网时代,怎么做投资,怎么样产品标准化。

第四,大金融。

在大金融上,我们已经有了再保险、寿险、财险。现在我们要紧紧围绕整个金融开放,尽快拿到以复星为主的银行牌照,拿到小贷牌照。这一块要加大研究。以复星为主导的银行牌照申请过程中要跟我们已经有优势的国药、物贸结合,加大产品的创新,做出复星的金融特色。全球的资产平台还是很多机会,这一块寻找我们要加大力度。

围绕大金融、大商贸、大健康和大文化,要进行产品的标准化,进行产品的研究。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在这种标准化的同时,我们要加强产业链的打通。什么叫进行产业链的打通?就是我们要把我们的保险和我们刚才讲的这些标准化的产品、我们的房地产开发能够链接起来。现在是一个机会点。为什么现在是机会点呢?政府本身获得资金并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另一方面,我们正处在一个城市化升级的要求中。政府希望通过市场化的运作,能够有更好的学校、医院、城市功能,而复星恰好能组合这种需求,来满足这种更好生活、更好城市的需求。

我们要充分利用我们已有的德邦团队、包括德邦创新资本加大研究。我们通过德邦资本为政府解决资金的问题;通过医药平台、养老平台更好地服务于城市化升级版的要求。大家组合起来,把这个产业链一定要打通,一定要把保险的资金、把民间的资金和我们产业发展的需求打通起来。

除了在地产层面要有一个研究院之外,我们要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复星集团层面的研究院。这个研究院,不是仅仅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大而笼统的战略研究,而真的是协同研究,产业链打通的研究。把这些东西要打通,怎么打通法,资金怎么组合法,需要有一帮人去想,如果光靠我、信军来想肯定是不够的。

总之,各产业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要有产品力。我们要在全球寻找更多的、能够服务于中国、能够让中国人生活得更美好的产品,来服务于中国。同时,我们要力求把各个产业链打通。在这同时,要加大复星作为一个平台的建设。我们要把平台战略和产业链的团队英雄主义相结合。这也是未来整个人才发展方面一个很重要的指导原则。

一方面,我们要强调复星集团是一个大平台的概念,大平台,协助的概念,另一方面,我们要非常强调团队的单独作战能力,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星浩,我们希望有更好的团队能独立作战,操作能力特别强,运作能力特别强,但是我们要加大平台的建设,这个平台能够支持到每个团队的作战。不是说强调一个团队作战能力,就不管了,什么东西都不管了。

如何建设一个大平台呢?

在产业链打通的基础上,加大研究的力度,加大组织的力度,尤其是要借助互联网这个时代信息要充分的公开,要加强我们信息化的建设。在信息化建设上,我现在关注几个点。

一个,我们地产的采购招标体系现在开始逐步完全公开了。这个公开,不管怎么说还是很不完善的,很多人跟我反映,想参与复星的招投标,但是如果没有人打招呼,参加招投标的机会都没有,所以要打开。

第二,信息化建设,也不用一步到位,但是要逐步到位,就是复星本身内部资源的信息化建设。底层的一些投资人员跟我说,我知道复星有很多资源,复星很大,但真的不知道到底有一些什么东西,也不知道复星到底想做什么。比如我们想投医院吗?旅游这一块到底想怎么做?我们有什么资源?我们投资了哪些企业,哪些是我们的?我们准备多少资金?等等。

第三,我们平台建设里面,包括全球化。我们还是要有全球视野、全球平台,把该覆盖的区域要覆盖到,把该覆盖的领域要覆盖到。这个覆盖的同时,我们要充分重视金融管理方面的平台的收购。通过这种收购,迅速把我们的触角全球化。

整个大金融建设里面,还有一点我想强调一下,在保险这一块,我们还要继续加大力度。包括再保险这一块,怎么跟投资相结合,这里面还是有巨大的空间。复星始终还是追求两条,一个,我们始终不忘记我们要以投资建设为核心。只有我们有足够的投资能力,为社会能够创造更好的回报,我们才去拿更多的钱。第二,因为我们有更好的投资能力,所以我们一定希望我们的资金拿得更便宜,而不是更贵。所以这一块的建设,也是非常重要的。

总的来说,我们强调发展的同时,复星一定是一个有价值观的企业。我们之所以要把大家聚在一起,之所以我们说需要更多的资金,理由只能有一个,就是我们能够利用好更多资源,通过创新的投资,能够为未来中国的美好生活出一把力。我们每一个步骤,每一个人,每一分钱,一定是在创造价值。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做所有这些的目标,就是通过创新投资能够持续推动美好未来的建设。这是我们的根本点。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投资,中国能有更好的养老、更好的医疗和更好的教育、有更好的医院、有更好的旅游度假设施,有更好的保险系统,等等。

我们说复星20年还要继续创业,目标就是这个,这是支持我们创业的最根本的力量源泉。所以人才上,我们需要的人一定是那些有非常强烈的意愿自己去做事的人,而不是需要我来推动的人,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是有职业素质,同时有强烈的企业家精神的人。同时,我们一定要多用一些有潜力的年轻人,多培养出一批复星面对未来的核心的骨干。在这些方面,我们不要说说而已,要有强有力的措施来对接。当然,我们也一定要有一个淘汰机制,要发现那些不符合我们价值观的,在那里混日子的、尤其是在那里跟我们价值观不符合的、搞腐败的从我们队伍里面清出去。这样我们才会越来越有战斗力,才能真正服务于我们所说的--通过创新投资来推动美好未来的建设。

 

投资 郭广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