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街网CEO王秀娟:姐要打造中国版LinkedIn!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大街网CEO王秀娟:姐要打造中国版LinkedIn!

9月的北京,有了阵阵秋意,透过清华同方科技广场D座5楼的玻璃,绿色仍坚强的显示着存在。

王秀娟脸上写满了兴奋。她刚从香港而回,带回了红鲱鱼2013亚洲百强科技企业的奖项。

像这样的行程,几乎成为了王秀娟今年的一个缩影,参加各种科技行业的大会,到处发表演讲,告诉人们她正在做的事情。

2013年,王秀娟前所未有的高调,她和她一手创办的大街网正朝着中国版LinkedIn的梦想进入加速度,而这个梦想或许从她真正意义上踏入职场时便已有了雏形。

 

13817356557495
 

社交DNA

学金融出身的王秀娟职业生涯的起步点选择了自己熟悉的领域,一家外资的证劵公司成为了人生的第一站。

1999年,在证劵公司工作已经两年的王秀娟深感疲倦,业务进展频繁遇到波折,公司内部文化难以适应。

那一年,她22岁,对工作有一点点失望,再也没有了刚出道时的憧憬;有一点点茫然,我的未来在哪里?我应该做什么?前不见少年情怀,后不见锦绣前程,拔剑四顾心茫然,如同婚姻中的七年之痒,王秀娟的职业发展遭遇了“三年之痒”。

一个偶然的机遇,王秀娟一头扎进了两个领域:互联网、社交领域,从此她在这条路上一路向前,“大街网可能将是这条路的终点”,王秀娟笑道,神色严峻,目光坚定。

“我记得当时是在北青报上,看到了ChinaRen的招聘启事,当时就去了”, 36岁的王秀娟,斜靠在沙发上,深情的目光看着窗外,都是自己22岁的影子。

据王秀娟回忆,在清华大学南门一个可以说破旧的平房里,王秀娟见到了ChinaRen的三位创始人陈一舟、周云帆、杨宁,初次见到这三位创始人的印象时,王秀娟用了“意气风发”、“青年才俊”、“新时代”这样几个词。

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四顾身边的破烂办公室,面对意气风发的互联网人,像恋爱一样,王秀娟喜欢上了这个“陌生的行业”,一入侯门深似海,再回首时,王秀娟已是互联网第二波加入的“老人”,此去经年。

的确,1999年的中国正值互联网起步大发展之时,陈一舟、周云帆、杨宁从海外带着最新的技术和思想创办的ChinaRen给了王秀娟很大的感触。

没有丝毫的留恋,王秀娟从原先北京最好的恒金中心写字楼中搬到了破旧的平房中,“其实还是有点落差的,不仅仅是上班的地方转换,包括工资也减半了,但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互联网的震撼无以复加,我是义无反顾的加入”,她点燃了一根面前的苏烟,对于当初的选择,她嘴角泛出含蓄的笑意。

快车道

如果说之前的震撼,是一种对于未知事物的向往,那么加入ChinaRen之后,王秀娟则是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撼。

“当时的公司发展特别快,整个公司内部比较激进,有一种势如破竹的感觉”,挥舞着手势,王秀娟似乎有点回到了当时那种兴奋的状态,“在被收购前,仅校友录产品每天就有十几万用户的增长,国内流量第四的网站,互联网彻底触动和影响了我的职业观”。

王秀娟认为这种快速发展的状态源于当初ChinaRen的定位,找准了学生市场,成功将网速的问题解决了,并且推出了一系列如校友录等产品,增加了用户的黏度。

直到今天,在大街网的发展过程中,也充满了ChinaRen的影子,比如大街网的最初定位同样选择了大学生作为突破口

另外,大街网自今年以来推出的诸多产品,如圈子、在线教育等等,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同样是为了增强用户的黏度,以此来打破职业社交用户黏度低的怪圈。用王秀娟的话来说,“这一切的核心依然是职业社交,为职业社交服务。”

人的发展依赖于学习与经历,熟悉的地方总是容易上手。ChinaRen的经历对于王秀娟的影响生发了后来的行动。

就在ChinaRen快速发展的时候,互联网的第一个泡沫不期而至,ChinaRen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一笔本该到位的融资未能到位,整个团队陷入了困境。

搜狐在正确的时候出手了。

张朝阳将整个ChinaRen收入靡下,但之后不久,ChinaRen的三位创始人先后离开,陈一舟出国,周云帆、杨宁则创办空中网。

在搜狐待了11个月之后,王秀娟也最终选择了离开,用她的话来说,“在搜狐没有归属感,不是嫡系。”

应ChinaRen的两位创始人周云帆、杨宁的脚步,加盟了空中网。

这又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企业,彼时2.5G业务刚刚兴起,空中网凭借一系列的动作,与运营商合作,飞速的前进,“那简直就是一个抢钱的节奏,每个月的营收翻番”,王秀娟这样形容,但同时她亦看到,SP/CP的模式不能长久。

此时,陈一舟回到了中国,带着孙正义的支持,陈一舟创办了千橡集团,王秀娟选择了再一次与陈一舟联手,接手Mop,业绩实现三级跳,孵化了校内网,拿到软银4.3亿美元的融资,千橡短短几年之间走上了正轨。

慢车道

在千橡,王秀娟的职业生涯攀上了最高峰,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她做到了极致,晋身千橡高管团队,分管过千像几乎所有方面的工作。

但理想不死的人,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闲得住的人,将近10年的互联网从业经历更是加剧了她“爱折腾”的特性。

于是,她选择了单飞,带着她在互联网领域中10年的积累,创办了大街网,从一开始,就梦想成为中国版LinkedIn的职业社交平台。

“出来做大街其实有多方面原因,投资机构一直想让我出来做点事,要投我,另外就是你所说的天花板”,而她认为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在互联网这么多年了,总想有一个自己从头到尾参与,属于自己的事业。”

2008年,大街网横空出世。

与之前在ChinaRen、千橡等不同,大街网从2008年创立至今,用户数量仅在2500万左右,这与之前王秀娟在ChinaRen以及千橡那种快速推进的模式有点相悖。

而就是这2500万的用户,也是过去2年才发展而成,在2008年到2011年这段时间内,大街网从一个想法加上王秀娟的信心,变成了一个初步规划完成的平台,“早些年BSNS这个模式是蛮被人看低的,包括我早期的天使投资人,也直言是投我这个人,对于BSNS模式并不太看好”。

“但是我坚信这个模式,因为这是一个有实际需求的模式,尽管慢,但我坚持了下来”,王秀娟再度点燃一支烟,或许直到现在大街网已经进入了一个快车道的发展,她依然寂寞,因为职业社交所受到的质疑依然很多。

但她一直在坚持,或许期待着大街网能有如LinkedIn一般,在积累5年后能够迎来厚积薄发的时机,她的这种坚持的本质与她本人的经历密不可分。

大街网的内部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在去年的某个马拉松比赛上,王秀娟和大街网的某个体能十分出众的同事一同参赛,结果王秀娟坚持了下来,而那位同事却没能跑到最后。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所以经常练长跑,围着我们那个小县城的山跑”。练长跑的人身上几乎都有这样一种从不放弃的品质。

过去的这5年中,大街网将大量的精力投放在了积累有关个人和公司职业信息的庞大数据库上,耐得住寂寞,一路的坚持,才迎来了厚积薄发。

“大街早几年孤独但稳定的走起来了,而现在,我们要开始跑了”,王秀娟坚信,“中国的职业社交时代已经到来了,这是一个不可抗拒的时代,也是一场商务人脉的革命。”

为了等待这个机会,她坚守了5年,亦或是当初刚刚进入ChinaRen的时候便在等待,这15年里王秀娟收获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在访谈过程中,她数次敲打自己的左臂,不知是习惯,还是此处曾有过伤疼。

一个简单的缩影,对于大街网更多的付出或许只有她本人清楚,但她的目光依然坚毅,精神依然高昂。

围绕着职业社交,大街网的产品正一个接一个地推出,大街网已进入加速度。

但是大街是否能够在这个过程中亦如LinkedIn从Facebook、Twitter周边突出重围一样,也从微博、微信、人人等社交巨头周边杀出一条血路,依然被外界所怀疑。

在职业社交领域,中外文化相差甚远,比如,在海外,企业领袖们可以和许多业界之人进行平等沟通,但在中国,却是有着超强的“阶层意识”;再比如,在海外,人们在网上就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而在中国,如果没有在一起聚过会,吃过饭,却是很难成为真正的朋友。

在中国,熟人关系一直是亚文化中的广泛存在,这种存在,决定了职业社交尽管慢,但却是一个硬性的需求

但王秀娟相信,大街网一定能够成功,“原来在中国所有人都说用户不会用真实的姓名在网站注册,不会把线下的熟人关系搬到网上,但现在成功了,所以说没有什么绝对的,只要大街网足够优秀,本土化的职业社交在中国也一定可以成功。”

不仅仅是能够成功。她还引用的马云的话,“Ebay如同海洋中的大鳄,而我是扬子江的鳄鱼,如果在海里,我可能赢不了,但在扬子江,我稳赢!”

“在中国,我们能做出中国特色的第一职业社交平台,我们一样能超越LinkedIn!”王秀娟话锋一转,“你看,再过一段时间,我可以带你去看香山红叶,确实美不胜收,现在还有些早。”

是啊,满山的红叶,那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LinkedIn 大街网 王秀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