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谈搜狗闪婚: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今后就是亲家了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张朝阳谈搜狗闪婚: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今后就是亲家了

在一次访谈节目中,被问及当下最时髦的问题—你幸福吗,曾经形容自己是“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的张朝阳说:“幸福跟钱多少没关系,我这么有钱,可我这么痛苦。”

 

作者:孙翼飞

在一次访谈节目中,被问及当下最时髦的问题—你幸福吗,曾经形容自己是“有钱又有名的第一人”的张朝阳说:“幸福跟钱多少没关系,我这么有钱,可我这么痛苦。”

张朝阳爱登山。四川四姑娘山、云南哈巴雪山、唐拉昂曲峰、玉珠峰都曾被他征服在脚下,就连珠穆朗玛峰他也曾登过6666米的高度。然而,他攀越过一座又一座高峰,却没能越过自己抑郁的心结。

闭关一年半回来,他忽然发觉自己变得谦卑、学会感恩,而且更接地气。“一辈子活的日子是有限的,几万天。认识的人是有限的,几万人。每个人的出现都是缘分使然,都是有价值的相识。”

对于时下视频行业的频繁并购,张朝阳直言“我不太信仰收购这件事”,淡定得出人意料,可在最近搜狗股权出售事件中,他又无可避免地成为主角。“我们不断被互联网教育。”眼下他的策略是个加法—视频+自媒体+好声音。或许,因为是互联网时代的“宠儿”,张朝阳的人生就没有“闭关”二字。

年近半百却依然孑然一身,这让张朝阳更加感到孤独。他说,“我并不抵触婚姻,也不是不喜欢小孩,只不过曾经因为名气越来越大,突然发现我不用结婚了。不过,现在我已经开始改变,不会再试图抵触传统的习俗。”

闭关时的“辛苦”岁月

“我真的什么都有,但是我竟然这么痛苦。”回顾闭关岁月,张朝阳如是说。

今年1月,张朝阳发布了一条“张氏”风格的微博:“闭关一年多,重新进入地球,发现三件事。1.人人都在用微信。2.人人都在说好声音以及梁博等对我来说陌生的名字。3.好像是开了十八大,民众提出的建设性提议让人拭目以待。”

张朝阳又重新出发了。

出发前,在张朝阳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用他自己的话形容,2012年是“最悲催”的一年。焦虑和抑郁如影随形,精神常常处于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恐惧状态。“我有多恐惧,都没办法描述……脑子里一些虚妄的想法赶不走,这种想法非常恐怖,用脑过度又导致脑子出现一些死循环。”

人们还清楚地记得,2012年网络上突然流出了一组张朝阳的照片。照片中,张朝阳毫无表情的脸和怪异的肢体动作。一时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庆幸的是,蹉跎岁月之后,张朝阳又在合适的时间回来了。用他的话来说,复出不是由自己选择的,病好了就必须出来工作。张朝阳此次“出山”也并非因为被某个业务“捆绑”,而是状态已调至最佳,回到一线工作成为必然。同时,他也袒露,当初自己抑郁和公司业务并没有关系,“但确实影响了公司的发展”。

与往昔立志拔得头筹的姿态不同,现在张朝阳收起锋芒,抛开所谓的“雄心壮志”,他相信这样能走得更稳。

“存在就要有一些意义”。在谈及人生规划时,张朝阳对《新领军者》说。他认同这样一句老话:生命在于运动,不能死气沉沉,无所事事。

在为“意义”这个字眼做注脚时,张朝阳说:“这些意义就是你一定要做一些对个人而言有趣、对社会而言有益的事情。做一些改变,改变人们的生活形态。同时,实现商业上的成功。我们现在在做的有意义的事情就是,希望能够改变中国人获取资讯和娱乐的方式。我们的出发点不是想改变互联网格局,就是做有意义的事而已。”

“我所说的‘意义’受用于搜狐,同样也受用于我自己的人生。”

早前,张朝阳曾公开表示,闭关这两年过得异常辛苦。这一次,他首度袒露心声,道出抑郁的缘由。

张朝阳回忆道,在2011年5月份,自己和孙楠、王学兵、吴京等人登四姑娘山。之前张朝阳登过不少高山,当时觉得5355米的海拔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问题。但由于那段时期常年压力太大,而且正处于一种极度焦虑状态,所以在山峰上缺氧突然引发了抑郁症。“当时感觉大脑快烧穿了”。

一花一世界。“这两年我研究了很多东西,包括大脑的结构、西方心理学和脑科学的进展。通过这些研究,慢慢地走出了抑郁症。关于这些‘参悟’我以后可能会写本书出来。”张朝阳希望自己对过去两年有一个“看得见”的总结。

今年上半年,业界一直被“并购”这个主旋律包围。不论接受与否,互联网江湖每天都在变化。

对此,张朝出人意料的淡定。在他看来,并购的结果是一分为二的,不见得一定就是好结果,处理不好只能变得更糟。

“对于我们而言,我们的股价比较低,这就意味着我们在收购方面不会像其他股价高的公司一样,能随便拿股票去买。我们只能用现金去买,所以有时候也受限制。”张朝阳告诉《新领军者》。

应该说,张朝阳的信仰就从未停留在并购上。对并购这件事情,整个搜狐集团一直谨慎得如同在钢丝上行走。“比如视频领域,其他公司并购了,规模一下大了,有些人会开始着急,但是我们有这些并购企业所没有的成长空间。并购可以加速企业成长,但是如果整合不好,就难言成长。”

“并购不是成功的决定性因素。”张朝阳说,“即便是在家中静养的时候,我也并没有因为这个感到焦虑。”

割舍不掉的“视频”情结

“张朝阳是搜狐视频最好的代言人。”整个搜狐集团这样评论张朝阳出任搜狐视频代理CEO一事。对于放心不下的视频业务,张朝阳坦言过去“掉队”了。眼下,他和团队正在奋力追赶。

在张朝阳闭关的日子里,网络视频行业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海啸”。优酷与土豆合并坐稳了头把交椅,爱奇艺和PPS也成功逆袭成行业第二,PPTV、迅雷、风行等公司也整日处在被“大佬”收购的传闻中,“富二代”腾讯视频也在暗暗发力……视频行业已然成为一个挤满“高富帅”的圈子。

谈及竞争对手,张朝阳笑称,“我不怕他们,因为我太了解他们了。”业内都知道,优酷土豆集团董事长古永锵、爱奇艺CEO龚宇都曾是张朝阳门下爱将。

搜狐视频到底有多重要?“搜狐视频如果失败,整个搜狐集团都很危险。”张朝阳说,“因为视频业务烧钱太多。”

这一次在视频布下重阵,让人想起此前的微博造势。手法如出一辙。从微博到视频,在每一次做重要决定前,张朝阳都免不了仔细思考。

张朝阳表示,做微博的时候,团队当时没想到中国社会在微博这种形态发展得如此迅猛,这把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当时,团队想做像Facebook那一类的。但由于新浪微博爆发性成长带来了很大压力,团队开始紧急转向,防范性地转向搜狐微博。”刚开始各方面都已奏效,流量反应飞快。回馈给张朝阳和团队的是市场节节攀升的数据,2011年上半年搜狐微博势若破竹,增长迅猛。

“后来我闭关了,没抓了,隐退了,很多产品、营销都没跟上去。一个产品要成功,很多方面因素都很重要。比如2.0的产品,它的时机就比1.0或者1.5的时机更重要。尤其是微博这种垄断性很强的产品,你错过了几个月就可能错过了一辈子。”张朝阳如此解读“时机”在互联网领域的轻重。

“视频我们做得很早,也一直处于一线,只不过走了不同的道路。刚开始尝试过P2P,后来发现P2P是盗版的,就立刻停止了。”张朝阳回顾搜狐视频业务发展史时对《新领军者》说,“视频这个业务资讯更多,垄断性也不像微信那么强,所以允许几家公司同时存在。作为资深的视频从业者,搜狐视频凭借对视频本质的理解以及对中国整个娱乐业的把握,加之搜狐娱乐的基因,会一如既往地保有竞争力。”

众所周知,从手机、宽带到打击盗版,搜狐视频这场战役打了七八年。行业大佬甘心“撒钱”占位,小企业愿意借钱入局,现在,视频已然成为互联网争夺的一个重镇。“我们必须把公司集团的兵力集中上来打这场仗。优势兵力我来调动,各种能力都用上。”

自从张朝阳亲自“压阵”搜狐视频担任代理CEO的那一天起,各种猜想就纷涌而至。目前,呼声最高的说法是,张朝阳仅仅是为了摆平人事,给搜狐视频一个过渡期。

“我的代理期限和下任CEO现在都没定。之前搜狐视频有点像搜狗或者像畅游的模式独立发展,我后来就没有管理。但后来发现,搜狐视频要保有竞争力还需要把整个公司的精力拿过来助阵。现在视频营销的成长速度还是挺让人满意的。我们希望搜狐视频将来能做到第一。”向来有一说一的张朝阳回答这个问题时,并没有含糊其辞

商场是个名利场。《中国好声音》无疑是这个夏天最火爆也是最赚钱的视频。《中国好声音》甚至被人戏称为搜狐的“印钞机”。

谈及精心布阵的《中国好声音》,张朝阳自豪之情难掩,“成本早已收回,广告早就超过当时购买的一个亿。这和广告销售模式有关,因为在播出之前就把广告时段卖掉了。”

懂张朝阳的人都知道,他其实不是很爱钱。这一点,从他对《中国好声音》的愿景中就可窥得一二。“我们花了大价钱买下《中国好声音》,更大的意义不是赚钱,而是在于很多以前不关注搜狐视频的人现在来看搜狐视频了。用户形成了新的习惯,这个非常重要。”

搜狗的归宿

9月16日,在公众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腾讯掏出4.48亿美元“聘礼”,“感动”了搜狗,搜狗不顾非议立即与其“闪婚”。卖不卖?卖给谁?多少钱?一直以来,围绕搜狗的猜测就没间断过。现在看来,对于搜狗的归宿,张朝阳心里早有一本生意经。

就在不久前举办的CIC互联网大会上,最吸引眼球的一幕莫过于张朝阳与奇虎360 CEO周鸿祎的对话。席间二位大佬谈笑风生,以相互称赞开场。而后,二者也给出了对时下互联网时局的看法,以及对未来的预测。

当被问及与周鸿祎的对话是否会让人浮想联翩,张朝阳笑称,“那你们就去浮想吧,我们本来就是用来给人浮想的”。一向有问必答的张朝阳这次也开始“打太极”。此前,坊间多次传出搜狗将被出售给奇虎360,张朝阳将出任360联席董事。

如今,在搜狗尘埃落定之时,张朝阳终于袒露自己的曲折心路。

对于此前呼声最高的360,张朝阳直截了当地给出了合作夭折的理由。“业界有很多传闻,比如说我们把搜狗卖给360。但这种结构基本上是把搜狗揉碎了来滋养360的成长。而现在的搜狗独立发展,是有未来的。”

在张朝阳的内心深处,腾讯是中国最大也是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资源非常丰富。腾讯的社交网络和众多的用户资源将会给搜狗拼音和搜狗搜索带来很具实质性的支持。“其实和腾讯我们也谈了很久,其间有很多曲折。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谈过一段时间,当时有些意见不一致。因为最近造成我们产生分歧的原因迅速消融了,所以我们快速地达成了合作。”

是作为搜狐和腾讯的一员大将还是自立门户统领一方?随着新搜狗的诞生,这个问题也摆在了张朝阳面前。

“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支持和团队,我们肯定是希望搜狗做大。而且搜狗的梦想肯定要比上市大,上市只是一个融资手段。”说起新搜狗,张朝阳信心满满。

张朝阳告诉《新领军者》,自己和团队对搜狗有很大的期待。搜狗的入口流量问题非常重要,无论是在传统的PC还是移动终端上,未来搜狗都将给人们提供更智能更好看的界面。未来人们会因为搜索变得更聪明而感到生活更加方便。相信搜狗能够帮我们去实现这些美好的想象。在回答该问题的末尾,张朝阳又不忘说了一句Slogen—新搜狗、大梦想。

一直以来,搜索和视频像是天平上两端的砝码,此消彼减。孰轻孰重一直是整个搜狐集团思考的问题。张朝阳对《新领军者》表示,不论是一个组织,还是一个企业,要想成功,从营销到产品技术都非常重要,不能偏废。对于视频来说,媒体营销占的比例更高一些。而对于搜狗而言,是产品技术比例更高。对于二者来说,营销和产品技术都不能有短板。搜狗营销做得还不够强,更强一点,可能市场份额就更大一点。

深度合作之后,是伙伴也是对手,这是业内对腾讯和搜狐之间关系最主流的评论。和外界一样,张朝阳也毫不回避和腾讯之间的竞争关系。

“一直以来,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还是一种竞争关系。今后我们相当于成为‘亲家’了,在搜索方面有很多合作。与现在百度搜索全是奇艺的局面不同,从入口角度来讲,视频资源会有比较好的分配。”张朝阳表示,“但这和一个大公司各部门之间一样,也存在竞争。所以今后搜狐视频和腾讯视频以及业界的很多视频公司依然是一种竞争关系。”

“再造搜狐”渐入佳境

“在线视频方面,2013年前7个月,几乎所有运营数据都大幅提升,用户、流量和收入均强劲增长。搜狗和畅游业务继续保持良好势头,进一步夯实坚实的基础。搜狐集团总收入达3.39亿美元,同比增长33%。”在搜狐集团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会上,张朝阳大声宣布各业务线令人鼓舞的成绩。

是商业就永远离不开关于盈利问题的讨论。目前搜狐的盈利主要是靠畅游,畅游主要是靠《天龙八部》。新的盈利增长点是张朝阳和整个搜狐集团都要考虑的问题。

张朝阳坦言,前段时间畅游确实给搜狐集团提供了盈利的动力。但目前团队确实没有找到一个比如腾讯Q币或者百度搜索那种极其赚钱的模式。通往盈利的道路很曲折,团队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目前还一直处于投入的阶段。

按照张朝阳的兵书战策,现在搜狐实行多元化发展,一个新领域培养出来就能成为一个新的盈利增长点。“现在搜狗就被赋予厚望,它已经离盈利非常近了。但要说的是,我们的目标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更大的市场份额。”

亏钱亏得最狠的视频业务时常让整个团队夜不能寐,可张朝阳却希望它能成为下一个盈利增长点。“现在的情况是,广告商非常热衷于视频,因为他们发现中国的年轻人眼球都在视频上,而不是电视上。所以说,货币化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盈利增长点永远不嫌多。对于下一步如何行走,用张朝阳的话来说就是“一定要变革”。

整个搜狐都希望新培养起来的业务会变成下一个盈利中心。

“畅游也在积极探索页游和手游的发展,以及建立畅游手机上的游戏平台。一切都在变革当中,目前正处于转折阶段。”在张朝阳看来,创新是盈利的充分条件,“如果一个公司老是躺在过去的游戏上睡大觉而不去创新的话,肯定会被淘汰。”

早在闭关之前,张朝阳就说过要“再造搜狐”。当然,他当时也承认自己“不在状态”。时至今日,他再次“出山”,“再造搜狐”又被重新提起。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目前一切都非常“在状态”。坦然、练达、谦卑……这一次,在张朝阳身上,又多了一些新元素。

张朝阳对《新领军者》表示,一个人成熟需要时间,一个企业成熟也需要年头。一个企业成熟后,筛选出既能干又忠诚的人,同时大家配合,这需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搜狐火候熬到了,这锅汤就会煲好了。

“之前我们走得很曲折,不是特别顺利。现在搜狐整个文化和团队渐入佳境,大家的配合也比较协调。”

张朝阳曾经说,在自己的生命里,朋友和合作伙伴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在他朋友和合作伙伴这两个领域,出现了很多交集。

“我过去经历的痛苦让我新生了一种敬畏和谦卑精神,这种精神很重要。现在回过头看两三年前我写的微博和博客都令我自己汗颜,因为能看出我当时的那种清高和傲慢。”在“审视”之前的自己时,一向“高傲”的张朝阳对《新领军者》说出了这样令人顿感意外的话。

“千万不要觉得自己特清高,谁都看不上。”谈及朋友,张朝阳的心瞬间柔软。“一辈子活的日子是有限的,几万天。认识的人是有限的,几万人。每个人的出现都是缘分使然,都是有价值的相识。”

“至于合作伙伴,这关乎生意和工作,要经过很多判断。工作和生活还是要分开的,合作伙伴还是从商业上的价值考虑。但有很多人,不论大家合不合作,至今都是我的朋友。”说到合作伙伴,他又变回“张朝阳”。

张朝阳 搜狐视频 腾讯视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