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P即将借壳上市 李学凌又迎收获季节
王根旺 王根旺

CFP即将借壳上市 李学凌又迎收获季节

2012年,YY的上市让李学凌声名鹊起。不过YY并不是李的第一次创业,2000年他便与中青报同事柴继军创办的第一家公司视觉中国集团。

【导读】2012年,YY的上市让李学凌声名鹊起。不过YY并不是李的第一次创业,2000年他便与中青报同事柴继军创办视觉中国集团。而正是这家公司也让李学凌又迎来了一个收获季节:8月15日,视觉中国集团与远东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根据协议,视觉中国集团将借远东实业的壳上市,只待证监会的最终批复。

关于李学凌和视觉中国的故事,请看《创业家杂志》2011年八月刊报道节选:

1997年春天,李学凌即将从人民大学哲学系毕业。他开始找工作。这个胖乎乎的眼镜男大学四年泡得最多的地方是信息管理系的机房,不是挂在雅虎聊天室里聊天,就是在用汇编语言写程序。那时候,互联网热潮刚刚萌发,网景的财富神话尚未被大多数中国人知晓。李学凌对于工作有自己的原则:一定要在一个企业里从事主流业务。他获得了去《中国青年报》工作的机会,担任记者,并且解决了北京户口。

从1997年到2002年,他采访了大量的中国IT行业创业者:张朝阳、王志东、马云、雷军、周鸿祎……这都是些后来一度或者正在变成“神”的名字,但当年李学凌接触他们的时候,这些公司才刚起步,不过三四十个人的规模。他看到了中国互联网的小时候。

当然,这里头也包括丁磊。照李学凌的说法,“早在他股价跌到7毛的时候,我们就在北京三里屯一块儿喝酒混了。”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但是每个人都对他有印象。李学凌是个刺头,喜欢对抗式采访。

他问Intel总裁贝瑞特:“你相信摩尔定律吗?”

他问张朝阳:“你为什么不做搜索?”

他对雷军说:“金山毒霸没有赛门铁克好。”

问得多了,李学凌开始从CEO的角度想问题。“他们说我是个观察家,其实我不是。我经常把自己想成是CEO。如果我是他,我要怎么发现和解决企业的问题。这是哲学系四年带来的思维习惯:追问事情的本质。”

李热爱互联网,并勤于思考。1998年,他找到周鸿祎,希望合作一个名片交换网站,叫做Lets Card。当时周鸿祎正在做3721,大约觉得一个记者的话不靠谱,没怎么太在意。后来,周鸿祎曾经多次跟李学凌开玩笑:如果我们坚持做了,岂不就是Facebook。李还跟周说过怎么用搜索引擎来生成内容,这就是后来奇虎的雏形。几年之后,奇虎一度找不到商业模式,气得周鸿祎笑骂:李学凌你这个孙子,害我赔了3000万美元。

李学凌的媒体同行林军(曾任多玩网副总裁)说,“我把观察者和参与者两个角色总是分得很开,学凌不然,他做观察者的目的就是为了从业,我当时感慨,李学凌迟早要自己创业的。后来我才知道,学凌那时已经创业。”

第一个创业机会和陈一舟有点关系。2000年春天,李学凌采访陈一舟。当时,陈正在做Chinaren,大谈互联网。李学凌心里想,这哪里是做互联网,这不是往死里整、烧钱吗?一天中午,他和中青报的同事、摄影记者柴继军一块儿在食堂吃饭,说起了这件事。李学凌有点儿激动,说,这帮人就会烧钱,我们做个不烧钱、能赚钱的生意。

2000年4月,Photo.com图片网站正式开始运营。李学凌给新浪总编辑陈彤打了个电话,问他要不要照片。陈彤给了他5万块钱,并且为每张照片定价50元。此后很多年,中国新闻照片都是这个价钱。

很快,公司更名为CFP视觉中国,并获得了首次融资。李学凌希望把公司从专业的图片网站转型为图片社区,遭到董事会的否决。2003年,不愿因循的李学凌把自己持有的10%的股份卖给了投资人,得到10万美元(2010年,CFP年销售收入达到1.5亿人民币,大概是多玩网的四分之三)。

不过李学凌一直没有远离CFP,除了是CFP的股东外,与柴继军一直保持着“密友”关系。

李学凌 视觉中国 CF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