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成长型公司的烦恼
创业家杨编辑 创业家杨编辑

【书摘】成长型公司的烦恼

成长型企业,管理者也许会有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企业越大速度越慢?规模和市场响应速度一定冲突吗?为什么企业越大速度越慢?规模和市场响应速度一定冲突吗?

成长型企业,管理者也许会有这样的问题:

■ 外企职业经理人一定能为陷入困境的民企带来福音吗?

■ 为什么企业越大速度越慢?规模和市场响应速度一定冲突吗?

通过下面的故事,也许你会找到答案

hitchens

十二月初的一个下午,北国此时已经是冰天雪地,而地处南国海滨的深圳还是暖洋洋的,阳光和煦,绿树如荫。

此刻,创富的PMC部门经理江流出神地望着窗外的树叶发呆,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来。江流一看,是一个新号码。他用一个比较夸张的动作,不紧不慢地抬起自己的右手,从上方画了一个圈,把放在自己左手前方的手机拿了起来。

“你好!”江流用很职业化的声音说。

“江经理,你好!有空吗?”电话的另一端传出一个热情的声音。

江流有些发愣,一时想不起对方是谁,正在搜肠刮肚地去想对方是谁的时候,对方自报家门了,说:“我是四通的张总,好久没联系了,可能有点想不起来了吧?实在抱歉,最近太忙了。”

江流一边应声说:“你一说,我想起来了,刚才有点发呆,呵呵,怎么会记不起来您呢?”江流这样说着,手却赶紧打开自己的名片夹,快速在里面翻找,很快他的眼光停在了一张名片上——四通实业有限公司张明远。

江流说:“决断英明,眼光长远。呵呵,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张总高兴地笑了起来,说:“过奖了。没想到只打过一两次交道,就让江经理记住我了,看来我们还是有缘啊!对了,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有机会的话,想请你出来坐坐。”

这个邀请让江流感到有些诧异,自己和这个张总并没有太多的业务往来,只是几面之缘。不见面是正常的,说好久不见,反而让人感觉有点怪。江流这样想着,口里推辞说:“不好意思啊,最近家里事情比较多,太晚回去,如果老婆很生气,问题就很严重了。”

但张总却坚持说:“江经理,放心,不会耽搁你太多时间,只是一起喝杯茶而已,这个时间挤一下吧!”

虽然还带着几分疑惑,但考虑到多个朋友多条路,也不好太不给面子,又听到张总这么坚持,江流略微沉吟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出来见个面。

下班后,到了约定的西餐厅,江流发现张总已经坐在那里喝咖啡了。江流一面快速向张总走过去,一面连声说:“张总,抱歉啊,下班高峰,路上有点堵。”

张总中等身材,圆圆的脸上似乎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此刻见到江流过来了,也连忙起身走近江流,握了手之后说:“说哪里话?我比你也就早到了几分钟,正在喝咖啡。现在连静下来喝杯咖啡的机会也很难得了,整天是琐事缠身。难得像今天这样有机会安静地喝杯咖啡,感觉这也是人生的享受呢!”

江流笑着说:“张总的境界就是不一样啊!等人都能等出这样的闲情。以后有机会还得好好向张总学习呀!”

这时服务员过来问是否要点什么。张总问江流:“你喝什么?”

江流说:“张总你喝咖啡,想必这里的咖啡很不错,我也喝咖啡吧。如果能喝出你一半的闲情,这杯咖啡就是我喝过最好的咖啡了!”

张总也笑了,却没有接着说下去。转向服务员,点了咖啡,征询了江流的意见后点完了餐点。

等服务员走后,大家寒暄了几句,张总便问起江流现在在创富过得怎么样。

江流淡淡笑着说:“一般般吧,张总你也知道的,创富是个美资公司,福利待遇都还过得去。创富现在各方面都定型了,也没有太多麻烦了。”

张总似乎没有注意到江流不太想谈这个话题,依然紧追不舍,面带笑容地追问:“像江经理这么有才干的人,不应该只是一般般吧?公司应该重用你这样有才干的人才对呀!”

江流微微摇头说:“没有啦!很有才干还不敢当。在创富,我也就是个普通的部门经理而已。创富像我这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

张总仍然不放松,继续说:“第一次到你们公司参观的时候,你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感觉你做事有条不紊,对供应链的运作也讲解得很透彻,是个难得的人才。所以我才说,像你这样的人才应该有不一般的发展。我说这话可不是恭维你!”江流缓缓搅拌刚端上来的咖啡,似乎在想什么,没有回应张总的话。

双方沉默了片刻,还是张总先开了口,说:“最近有个棘手的问题,想向你咨询一下,不知道是否有时间?”

江流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着说:“张总不用这么客气吧?”

张总介绍说他和朋友合开的一家公司最近要招聘一位供应链总监。其中有一个候选人的方案是准备按照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全面改造他们所有的主要作业流程、重新制定对应的流程文件。按照最新的岗位评估方法重新评估每个工作岗位的价值,定出新的、科学的薪酬标准。参照外企的岗位职责重新定义工厂供应链员工的岗位职责。做到流程全覆盖、职责全覆盖。完全通过流程和文件来管理公司,实现制度化管理。改变公司目前普遍存在的管理不规范、到处打乱仗和人治为主的管理模式,让管理回到正常的秩序中来。说到这里,张总停了下来,注视着江流,明显是在等待江流的反应。

江流缓缓搅动咖啡的手停了下来,悠闲的神情也消失了,问张总:“你们面试的结果怎么样?这个人通过了吗?”

张总脸上浮现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说:“现在公司的决策层观点不一致。有人认为,这个人有名校MBA学历,并且以前有大型跨国公司供应链管理的经验,理论和实践都是非常优秀的。如果他加入我们的管理团队会让我们的供应链管理水平更上一个台阶。我们现在的供应链管理水平已经明显跟不上市场拓展的需要,管理很混乱。连我们这些高层都是整天忙于救火!如果他真能给我们带来正常的管理秩序,对我们公司的帮助还是很大的。所以有些高层认为我们应该立即邀请这个人加入我们的管理团队。”

江流还是面带微笑地继续问:“你的看法呢?这好像还不是你们公司最后的决定吧?”

张总微微点点头,说:“我是有些担心,公司老板刘总目前也下不了决心。虽然他的方案听起来很好,但是总是觉得有些让人担忧的地方。我以前一直是做销售的,自己虽然也开过公司,但只是一个商贸公司。和刘总合伙开这家公司也只是做做销售代理,挂个董事的头衔,没有太多地介入公司的内部管理,对工厂的事情也没有太多的了解。只是感觉不太对,但也说不上是哪里不对。你对供应链很熟,今天特意请你过来,主要是想听听你的建议。”

江流喝了口咖啡,微微皱了皱眉头,苦笑着对张总说:“其实每家公司的管理都有自身的特点,不了解实际情况,谁也不好作判断。所以一般来说,我不喜欢对陌生的公司的管理方式说三道四。”江流说到这里,看了张总一眼,发现张总流露出急切的神色,继续说:“不过张总你这么相信我,看来今天不献丑也是不行的。”

张总笑着说:“江经理这样说就太客气了,我真的是觉得你精通供应链管理,这才特意来请教的。”

江流笑了笑,说:“不过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了解几个问题,张总不介意吧?”

张总伸手做了请的手势,江流点点头问:“你们是否经常有为了某张紧急订单发货而违反流程的事情发生?”

张总有些诧异,但还是点头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虽然我对供应链不熟,但的确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都碰到过。有时候,我为了自己的一些关键订单都会直接打电话到工厂要求他们一定要按规定的时间发货。他们原来还会找理由说有什么限制,没有办法实现我的要求。我就说我不想听任何理由,我只想看到这批货发出去。有些时候,我甚至会要求一些主要负责人一起开会来解决发货的问题。当然了,我也知道他们肯定有些不按流程操作的事情。但为了达到客户的要求,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我们要先服务好客户才行!”

江流点了点头,没有评价张总的做法,反而继续问下去:“你们是不是感到这个方法越来越不好用了。现在不管你们怎么催,不能达到客户要求的情况还是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听到这里,张总明显地感觉有些惊讶了,愣了一会儿才无奈地承认说:“确实是这个样子。也正是因为这种问题不断发生,我们才感觉应该是管理出了问题,希望能够招聘到合适的人才帮助我们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目前的候选人提供的方案我感觉不太对劲,所以来找你帮忙看一下。你既然对我们的问题了解得这么清楚,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前面说的那个解决方案行得通吗?”

江流还是没有回答张总的问题,继续问:“你也知道你们竞争对手的响应速度吧?如果你们的响应速度和那些大企业一样,你能接受吗?”

张总愣住了,没有回答,反而是品起咖啡来。随后,把眼睛一闭,也不知道是在品味咖啡的味道,还是在品味江流的问题。江流也不再提出新的问题,继续缓缓搅拌他的咖啡。

好一会儿,张总才睁开了眼睛,缓缓地说:“我很难接受这样的情况发生,估计公司也很难接受。毕竟我们是一个成长型的小公司,及时响应和解决客户的需求是我们生存的根本。我们其实是靠及时响应客户,才得到了一些大企业根本不屑于接的订单。如果没有对客户的及时响应,我们根本无法在市场上立足,更谈不上什么快速发展了。所以,这种状况我绝对无法接受!”

江流点点头,说:“如果你们采用了这些类似于大企业的管理流程和管理方法,就算你们学得不错,估计也就是做到那些大企业的响应速度,对吧?”

张总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江流看到后说:“现在我不回答,你也知道答案了。”

张总沉默了十来分钟之久,服务员端上他们点的菜才打断了他的沉思。他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对江流说:“江经理,请用餐!不好意思,光顾着想问题了。”

江流笑着表示没什么,一边也品尝起这些菜品来。不过他看得出来,张总已经没有什么吃饭的胃口了。吃完饭后,江流说自己还有事,先告辞了。张总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张总起身走到江流身边,同江流握了个手,还说要有空多出来坐一坐,江流客套了两句,就告辞先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流刚刚上班不到半个小时,手机铃声又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四通张总”,江流不禁笑了,果然不出所料又打来了。江流一边接电话,一边往休息区走。在电话里,张总又提出飞达的刘总,也就是张总合伙开的那个工厂的大股东,希望能在周末找个时间和江流好好聊一聊。

江流稍稍考虑了一下,最终接受了张总的邀请。

张总马上表示说:“早上九点方便吗?到时会安排司机去接你,你给我个地址吧!”

江流犹豫了一下说:“这样不好吧?其实我完全可以自己过去的。”

张总坚持说:“你肯牺牲你的休息时间过来,就是很给我面子了。你当我是朋友,我也不能不为你考虑。派车去接你,这才能凸显你的价值。所以,这一点你就别跟我推辞了。”

江流很开心地笑了,说:“张总,你这样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回头我把家庭住址发个短信告诉你。”

回到自己的办公位,江流看到采购部的经理赵云龙正在自己的座位前,江流连忙加快了脚步,赶紧走了过去。赵云龙个子不算矮,一副紫红色的脸膛,人长得很壮实,结果让人看起来他比实际的身材要矮一些。他看起来很像一个朴实的庄稼汉,于是大家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农民。

赵云龙正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看到江流,手机又放回了口袋,说:“你小子,又跑哪儿去了呀,还准备打你电话呢?”

江流不甘示弱,在赵云龙的肩膀上推了一掌,说:“你简直是我的领导了,刚走开了一下,你就过来查岗。有什么事吗?”

赵云龙说:“还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供应商又来找我,要求消耗库存了呗。那我只能找你们计划呀!现在这个事情搞得我很烦,你有没有可以消耗库存的计划啊?要知道当初我们可是按你们计划的要求备料的,你现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江流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这件事情我已经在处理了,这一次市场部很强硬,要求必须切换,不允许再用老版本了,说客户一定要最新的产品。我也问过,能不能在小客户身上消耗,说了半天,市场部的人都发脾气了,说每次切换,我们供应链都拖泥带水,搞得市场部好像整天就是为了消耗库存而存在似的。我就不好说什么了。”

赵云龙这下也着急了,说:“那怎么办啊?供应商那里可还堆着十几万的现货呢?”

江流无可奈何地说:“只能等等了,可能市场部的人现在心情也不好,过几天我再探探他们的口风。售后那边,我也去帮你想想办法。”

赵云龙说:“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就算这次解决了,还有下次呢!也不能老这样低三下四地到处求人吧?”

江流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其实正在构思一个新方案,如果这个方案能够实施,这个问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得到避免。已经想得差多不了,过些天,我再和你说吧。”

周六的早上,江流在家看书,到了八点四十,他放下书本,换上了出门要穿的衣服。走到小区门口,眼光扫了一下,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奔驰,没有其他车辆。他向奔驰走了过去,司机已经站在车外等候了,看到江流过来,连忙问:“您是江先生吧?”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司机连忙帮江流开了门。江流不禁在心里感谢起张总的安排来。

见面的地点是一个高档会所。穿过一个水池,他们来到一栋古式建筑前面,青砖灰瓦,备感古朴,似乎一下子就把深圳这座城市带给人的紧张压力隔在了外面。司机把江流送到了包房就转身离开了。一看到江流进来,张总连忙起身迎上前去,向江流介绍说:“这是我们刘总,飞达的总经理。”这时刘总也已经一边说幸会,一边走近江流并伸出手来和他握了握手。

双方坐定之后,张总准备向刘总介绍江流的工作经历却被刘总打断了。刘总说:“江先生能够提出那几个问题就已经证明了江先生的水平。过去的工作经历不重要了。今天我请江先生过来,确实是想再了解几个问题,不知道江先生是否愿意赐教?”

江流连忙说:“赐教不敢当。张总和我也算是忘年之交了,我们就当是朋友之间聊聊天吧!”

刘总点了点头,有点按捺不住地问:“江先生的那几个问题让我们印象深刻。在你提出这几个问题之前我们真的是没有好好研究一下,本以为请来有先进管理经验的职业经理人,通过导入外企的先进管理模式就可以理顺我们公司的管理。江先生这几个问题一问,让我们感觉好像外企的那些管理模式也不一定是我们所需要的。”

刘总说完话看了江流一眼,发现江流正神情专注地注视着自己,就继续说:“但说实话,目前我们的管理已经让我们这些高管焦头烂额了,好像不改也不行。现在我们好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学习大企业的先进模式好像不适用,自己的管理模式又问题越来越多。不知道对于这个问题江先生有没有什么高见?”

江流连忙说:“刚才都已经说了,我们就当是几个朋友聊天。高见什么的,真不敢当。刘总这么客气,我都不好再说下去了。”

张总笑着说:“江经理是人才,刘总最尊重人才。不过江经理的话也有道理,我们就随便一点,这样聊天的气氛好一些!”刘总没有回答,只微笑着点了点头。

江流先喝了口茶说:“在我回答刘总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刘总一个问题,不知道是否方便?”

江流看到刘总点头同意,就问道:“刘总,你觉得你们公司的竞争优势在哪里?你们希望在未来的三到五年公司保持或者创造什么样的竞争优势?”

对于这个问题,刘总稍稍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神色。他一边想一边缓缓地说:“响应速度快!应该还有——成本。还有……”

刘总似乎还有什么想说,又一下子说不出来,江流就笑着接过话茬:“刘总,两点就足够了。这应该是你们最重要的两点竞争优势吧?”刘总点点头。

江流继续问:“未来的三到五年这两点仍然会是你们的核心优势吗?”

刘总点点头,解释说:“我们公司主要做高科技的消费电子部件。以前这些部件主要是由国外的一些企业在中国设置的公司研发和生产,成本比较高,对客户需求的响应也很不及时。飞达主要是在这两个方面抓住了市场上部分客户的需求,打开了市场。虽然公司目前也在积极提升自己产品的技术性能,但短期内单纯在技术性能上,还是无法和外国公司相抗衡。所以,在短期内我们还是要充分保持、发扬我们在响应速度和成本上的优势。这至少要延续到我们塑造出新的优势才行。”

江流点点头表示认同,说:“完全理解,你们现在是想维持原有的优势。但现在应该是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你们发现原有的优势在不断丧失,所以现在希望通过提升管理水平来重新稳固你们的优势。”

刘总一边微微点头,一边用带着疑惑的眼光看着江流,但是他并没有说话。江流继续问:“那么,你们现在搞清楚了为什么原有的优势在逐渐丧失吗?”

刘总对于这个问题显得没有什么心理准备,想了想,最终还是点点头说:“现在的确是遇到了一些困难。至于说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逐渐丧失过去的优势,我还真没有搞清楚。”

刘总停顿了片刻,一边轻微地摇头,一边又似乎在自言自语地说:“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点子上了!是啊,为什么我们原来的优势在逐渐丧失呢?”张总似乎也陷入了沉思,一时没有说话。江流见到这种局面,也不再说话了,而是自顾自地在一边品茶。

好一会儿,刘总才似乎从沉思中醒悟过来,把目光停在江流身上,缓缓地说:“应该是这样的,这些年,我们公司发展比较快,公司的规模也越变越大。以前,我一拍板,很多事情马上就可以做起来。现在公司大了,很多事情就没有以前那么快了。”

刘总说完之后,看了看张总,张总的脸上也只有疑惑,于是他们一齐把目光转向江流。看着他们的脸上挂满急切的神情,江流却不慌不忙地说:“公司大了也不一定反应速度慢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也没有必要再研究怎么提升反应速度了。你们还是应该好好想想,反应速度慢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刘总似乎有些气恼江流步步紧逼的追问,注视着江流,却没有回答。

江流看到这种情况,解释说:“相对于外部的职业经理人,你们作为老板肯定应该更清楚自己的公司每一步是怎么走过来的,也应该更清楚你们公司需要什么。如果你们自己都不愿意搞清楚你们自己的问题,你们也就很难正确地判断到底哪一个面试者更为适合。我想你们不会真的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全部押宝在自己的感觉上吧!”

刘总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说:“江先生,你误会了。你问的问题都让我很痛苦呀!”接着又说:“不过,你说得对,这些问题我们最好能自己搞清楚。”

刘总停顿了一会儿,说:“我感觉是公司大了,现在我不可能再像过去那样直接进行管理了。原来才二三十人,现在都有两三百人了。一个两三百人的公司反应速度没办法像以前一个二三十人的小公司那样快。而下面的员工也不可能像我过去那样迅速拍板。同样一件事,过去就可以直接报到我这里处理,现在起码要经过好几个层级才能到我这里,速度自然就慢了。如果我正在忙别的事情,没有关注到,需要的时间就更久了。所以,这个速度就不可避免地下降了。现在造成原有优势丧失的原因我们也找到了,你有没有办法迅速解决我们的问题呢?公司发展很快,我们希望这个问题马上就能得到解决!”

江流点点头,说:“解决的方法肯定是有的。理论上的解决方案有两条:一个是严格控制公司的规模,回到过去小而灵活的状态。”江流一边说一边看刘总,刘总的脸上浮现出很不高兴的神情。

张总看了,连忙向江流示意,同时问江流:“那另一个解决方案呢?”

江流说:“呵呵,我说的是理论方案。再说了,不管规模大小,赚钱总比亏钱好,是这个道理吧?”

江流不等刘总回答就继续说:“另一个方案是,缩短决策过程的时间。这只能通过减少问题传达的环节实现。如果第一个方案被否决的话,这意味着公司的规模不可能再缩小到原来的水平。现在要达到过去的响应水平,必须改革,要减少问题传达的环节。”

刘总语气很坚定地点头说:“规模必须扩大,速度还需要快,确实要有更有效的沟通方式,一直走老路是行不通了。”

江流伸出两根手指,说:“减少环节只能通过两个思路来实现。一是组织扁平化。问题还是向上传达解决,但是因为层级减少,传达的环节也相应减少,可以提升反应速度。但这意味着每个人管理的幅度会大大增加。这样做一方面要求管理者要有更高的管理水平,因为一个人要管理更多的人。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管理者的工作负荷很可能大幅度提升。怎么找到这么高水平的人做这么低的职位,做这么多事情,这需要贵公司好好考虑。”

江流弯下一根手指,看到刘总在微微点头,继续说:“还有一个思路是授权。把问题放在下面甚至是基层解决!”说完,江流收回手。

刘总忍不住接过话茬说:“不是我不想授权,但是感觉下面的员工做事情总是不那么让人放心。我们公司人才少,有些事情下面的人根本做不到我期望的标准。我们公司还小,出不得差错,很多事情只有我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把很多事情都管起来。”

江流微微笑了笑,指着茶几上已经装满了茶水的茶杯说:“我现在想喝茶,刘总能帮我加点茶水吗?”

刘总一怔,但还是去拿江流的茶杯,准备倒掉里面的茶水。江流这时却说:“对不起,刘总,不要倒掉茶杯里的茶水。”

刘总又是一怔。江流这时却说:“刘总过去工作应该很忙吧?”

刘总被江流的话搞得有点摸不到头脑,但还是点头说:“创业哪有不忙的?”

张总这时也插话说:“飞达公司工作最久的、下班最晚的恐怕就是我们刘总了。”

江流说:“看得出来,刘总是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一个真正想把企业做好的人。现在都说最晚下班的人是老板,这句话在您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验证。”

刘总听到这里,有些得意地笑了。江流又说:“但是刘总,你想过没有。你已经很忙了,就像这只茶杯,已经装满了。如果不倒掉一些,腾出一些空间,你是没办法加新东西的。而一个公司要发展,你作为老板就一定要学习和了解新东西!所以,有些事情就像这个茶杯里的水一样,一定要倒出去才行的!”

刘总愣了一下,脸上马上换上了笑容,说:“江先生的话很有意思。我会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

江流停下来喝了口茶,继续说:“当然最终的解决方案很可能是这两个思路同时结合使用。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在公司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保持很高的响应速度。”

刘总听到这里,似乎来了兴趣,问江流:“这个思路听起来似乎不错,你有把握做到吗?”

江流摇头说:“思路和成功实施改革之间还有很大的距离。如果只有思路,本身并不能确保解决你们公司反应速度的问题!”

刘总和张总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江流,江流微微一笑,说:“我的建议只是一个思路,是否能成功还取决于执行。实行这个思路关键有三点:员工是否具备行使自身职责的能力,授权是否合理,以及你们领导层的决心。其中员工是否具备行使职责的能力,这不是一个短期内就可以解决的问题,需要相当长时间深入细致地工作才能培养出具备这种素质的员工。而授权是否合理取决于管理层对于授权尺度的把握。领导层的决心也需要你们确认,是不是一定要做大做强,是不是为了这个目标可以把其他目标放到次要的位置。只有这几个方面都做好了,这个思路才有成功实现的可能。当然了,如果觉得这个方案太难实现,其实不妨回头考虑一下我最初提的那个方案。比较起来,少赚还是比赔钱好!”

张总这时插话说:“聊了这么久,吃点水果,放松一下。”大家又闲聊了一会儿,刘总说自己还有事情,让张总帮自己好好招待好江流,自己就先走了。

刘总走后,张总带着一些惋惜的口气对江流说:“江经理呀,本来今天刘总对你的方案已经有很大的兴趣了。如果能够注意方式,你就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机会。”

江流一笑,说:“张总,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你也反过来想一想,如果老板都不能正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职业经理人能够解决问题吗?这种改革,如果没有老板的坚定支持,根本就难以成功。而且这些问题形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解决起来当然也是很费时间的。希望立竿见影恐怕不是很现实吧?”

张总笑笑说:“也是,那让刘总也好好想想吧。好了,说了这么久,就一起吃个饭吧!”吃饭的时候,张总还试探性地问江流有没有意向换个环境。江流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说每个人都希望有好的发展。

点评

■ 外企职业经理人一定能为陷入困境的民企带来福音吗?

■ 为什么企业越大速度越慢?规模和市场响应速度一定冲突吗?

管理是需要符合企业实际情况的。外企的工作环境、人员素质、业务特点和民企往往有很大的区别。如果来自外企的空降兵没有及时意识到这种差异,继而根据民企的特点提出对策,那么改革将很难成功。

老板需要认识到企业发展到不同的阶段需要不同的管理模式。如果老板没有意识到企业已经成长了,自己还停留在过去的认识水平,用原来管小企业的模式来管理越来越庞大的企业,企业就无法提升,规模和速度就无法兼容。

? 以上内容来自《空降总监治乱记》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

企业管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