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互联网教父的创业传奇:从媒体人到电商土豪
饭烦犯反 饭烦犯反

台湾互联网教父的创业传奇:从媒体人到电商土豪

【导读】他曾经是上世纪80年代台湾文化的幕后推手,他成功策划了罗大佑的唱片和演唱会;互联网浪潮后,他成立了台湾最大的综合网络服务提供商PChome,也创办了台湾最大的女性购物平台Payeasy。今天,他已经成为了台湾的互联网教父,他就是詹宏志。黑马哥分享这篇天下网商的文章,看看他的传奇创业故事,一个媒体人到电商土豪的传奇。

找灵感、挖黑马、评热点、抄本质-这里是黑马通讯社詹宏志的头衔很多,从作家、编辑、媒体人、电影人到互联网教父。对于詹宏志来说,跨界的经历可能并不是他最大的优势,正如他自己所言,他赶上了一个互联网浪潮,这波浪潮使得他有机会去体会一代人在互联网背景下的生活方式,也使得他有机会去挖掘其中的机会,这个浪潮也推向他不断向前。在过去的三十年里,他经历了台湾“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他的创业故事堪称传奇。

早上7点25分,比约定时间提早五分钟,詹宏志出现在酒店的大堂。三七分的头发,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白色的衬衫左侧口袋别着一支笔,背着跟随多年的双肩包,如果时光回转30年前,现在的詹宏志与那张他和杨德昌、侯孝贤等一批台湾新电影人站在一起的合影,形象几乎没有差别,只是发间多了几根白发,眉宇间的傲气在岁月中变成儒雅谦卑。

很多人将詹宏志看做是20世纪80年代台湾文化的幕后推手,成功策划罗大佑唱片以及演唱会,《悲情城市》、《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多桑》等台湾新电影的制片人,《台湾新浪潮电影宣言》的起草者,蝉联排行榜榜首的畅销书作家。

但是近十年,詹宏志的名字越来越多地与“互联网教父”联系在一起,其创办了两家互联网公司,其中PChome是台湾最大的综合网络服务提供商, PayEasy则是台湾最大的女性购物平台。当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浪潮在全球风起云涌,詹宏志完成了一个媒体人向商人的转型,一举成为台湾的互联网教父,既是时代造人,也源于个人的胆识和眼界

过去的三十年,詹宏志经历了台湾“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从媒体人、文化推手、营销大师到互联网教父,詹宏志的创业故事堪称传奇。

跨界媒体

詹宏志曾经是台湾最成功的媒体人,一出道就被誉为台湾报业的明日之星被派往美国工作,25岁成为主编,并有多部着作蝉联台湾畅销书排行榜榜首。从媒体人转型成为互联网教父,颇有点误打误撞。

1995年,詹宏志离开远流出版社,失业在家,几位朋友找来希望他能出山做一本关于家用计算机的杂志。在詹宏志以及几位朋友的努力下,这本关于家用计算机应用的杂志《PChome》顺利出版,而善于把握新事物的詹宏志有了另一个想法:“《PChome》花这么大的力气鼓励大家上网,杂志没有网站怎么行呢?”于是,詹宏志找到IT部门,做了《PChome》杂志的官网。

对于在传统媒体工作十几年的詹宏志来说,做杂志并不是难事,但是对于第一次将杂志搬到网上的詹宏志来说,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把控互联网瞬息万变的节奏?

“当时台湾互联网的更新很慢,有的甚至是半年才会有一次更新,我希望我们的杂志官网每天都会有更新,如果将杂志的内容搬到官网上,时效性就跟不上了,于是我们官网就做新闻,由两个记者负责,每天更新8条台湾互联网新闻。”詹宏志告诉《天下网商》记者。

除此之外,詹宏志还密切关注世界各地的互联网动向,每日更新4条关于美国、欧洲、日本等地的互联网新闻的摘要和链接。当时的情况一度是,只要台湾有互联网公司成立,《PChome》的记者就会跑过去做采访发稿,《PChome》的官网成为台湾媒体人查看互联网最新动态的地方。

受到宽带限速的影响,《PChome》的官网将用户的阅读习惯进行了转变,由用户到网站浏览信息变为邮寄给用户。一开始,这种将流量挡在外面的方式甚至遭到了互联网分析师的嘲笑,但詹宏志认定,只要有人看,网站就一定会有人养。为了鼓励大家通过邮件订阅的方式查阅新闻,《PChome》官网每天进行三张唱片和三本书的抽奖,三个月后,《PChome》官网的订阅量超过了15万用户

当詹宏志看到这组数据后,他意识到,互联网在改变这个世界,一个更惊人的媒体在出现。于是,他做了一个更大胆的决定,以IT互联网新闻为主,成立一个ePaper电子报联盟。这个创新的新闻制作模式是:只要用户来这个平台注册了账号,自己制作了内容,《PChome》就帮助他们发送。

这个创新的新闻制作模式在当时引发了巨大的关注,人人都是记者,也造就了人人都是读者。这些“报纸”的种类五花八门,有每日精选三条冷笑话的《冷笑话精选》,也有专门收集台湾商场打折信息的《富家女败家报》。据统计,《PChome》当时的报纸种类达到了200多种,几乎每天都要发送4000万份报纸,对于人口只有两千多万的台湾来说,其影响力可想而知。

但是,面对这个看似完美宏大的媒体计划,詹宏志的最大挑战是:如何盈利?在2000年,《PChome》官网的注册人数已经超过了1000万,但广告的收入仍不能覆盖巨大的人力成本。他需要找到新的收入来源。

跨界电商

对于电子商务,詹宏志并不陌生,早在美国工作时,他就是eBay的早期用户。而当一个泰兴银行的朋友找到他,咨询网上银行怎么做时,詹宏志看到了商机。因为曾经在电商鼻祖eBay网购的经历,他深感网络支付的便捷性,回到台湾后,没有PayPal,台湾银行也没有个人支票,为了方便自己在eBay上网购,詹宏志甚至专程飞到西雅图买了一叠支票回来。

当时的台湾还没有电子商务,因此并没有在线支付的需求,尽管PayEasy已经能够提供网上支付工具,但詹宏志还是关掉了这一功能,转做信用卡红利的积分卡,让消费者到银行的网上商城来兑换商品。这个信用卡积分商城就是日后台湾最大女性购物平台PayEasy的鼻祖。

同时,为了弥补网络媒体的庞大开支,詹宏志和他的一群媒体同仁决定尝试电商。最开始,为了避免风险,PChome效仿亚马逊。“我们是媒体出身,办公室都是编辑,大家都不懂电商。为了降低风险,我们做了转单的模式,我们不采购,仓库也不积压商品,全部用咨询流来处理。”詹宏志说。

也就是说,消费者在PChome下订单,这个订单进来将被分成两个信号,一个输送给PChome的供货系统,另一个进入PChome供货商的系统。供应商收到订单后的几个小时内必须出货,出货后,PChome特约的物流公司会去取货并派送到消费者手中。

台湾各式各样的第三方服务公司,也为PChome电商平台打通各个环节提供了可能性。例如消费者在网上订货、便利店取货的形式,目前在大陆才刚刚兴起,而在台湾,由于便利店的覆盖广、信息化程度高,尽管没有支付宝这样的第三方支付工具,PChome也已经成功解决了买方和卖方支付的问题。

在效仿亚马逊直营模式的同时,詹宏志也在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2004年,PChome开始做eBay的开放平台,为台湾的中小企业提供一个电商的聚集平台。2007年,詹宏志说服台湾eBay关掉台湾业务,一起合作露天集市。目前,PChome的露天集市已经是台湾最大的拍卖网站。

尽管在2001年,詹宏志投入巨大的新媒体计划《明日报》因为巨额亏损而宣布破产,但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其旗下的电商业务却慢慢演变成为台湾最大的网购平台。

我是一个困惑者

很多人,包括詹宏志的儿子现在也常常会问他:“为什么近三十年台湾发生的事情,你都碰上了?”

儿子口中的大事件,包括80年代罗大佑唱片和演唱会的策划、《台湾新浪潮电影宣言》、投资和参与杨德昌、侯孝贤的几部重要影片、台湾互联网浪潮……

这个问题詹宏志自己也想了很久,后来他说:“我觉得我内心没有什么计算。现在年轻的一代比我们那个时候聪明,他们会计算,会考量参加了会有什么好处。我们的时代没有能力想这个事情,我只是觉得这么好的导演朋友没有戏拍,觉得可惜,就去帮忙。”

事实上,作为《台湾新浪潮电影宣言》的起草人,詹宏志并没有参与当时的讨论,而是南下守在当时在重症监护室的父亲。当朋友将大家讨论的内容告诉他,并希望他能将这些内容撰写成文时,詹宏志就在病房外的椅子上,三个小时内完成了震惊海内外的新电影宣言。

尽管杨德昌、侯孝贤如今已大名鼎鼎,但在那个时代,能否找到投资人,决定了他们有没有电影可拍。学经济出身的詹宏志恰好能够负责营生,他的商业头脑往往能帮助这些初出茅庐的文艺青年找到经营的方向。

因此,比起个人意志,詹宏志认为是时代的潮流推着他往前,这其中也不乏个性的因素。台湾80年代的数个历史事件与他交织在一起,算不算一个困惑者对于自身困惑孜孜不倦地探索?

詹宏志有过几次不长不短的失业,每一次失业,都是他对于自己职场和人生困惑的一次反思。失业的另一个好处是,在失业期间,他尽情挖掘和满足自己的兴趣爱好,开咖啡馆、自学日语、学意大利菜、写书

也正因为困惑,一直以来,不管工作多忙,詹宏志一直保持着高效的阅读速度,甚至每天的睡眠时间都不超过4个小时,也要保证阅读的时间。如今他正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何将PChome带出台湾,适应大陆的电商环境?

2000年,詹宏志在北京曾有过一次失败的创业经历。“在台湾做杂志,如果前面编辑拖稿一天,美术编辑、制版厂、印刷厂、装订厂、物流公司都会帮着抢时间,最后按时送到消费者手中。但是在北京,如果编辑拖稿了,后面的各个环节就不可控了。”詹宏志说。

相比台湾,大陆较为薄弱的基础建设,方兴未艾的社会协同度,都是台湾电商企业进入大陆电商圈需要克服的难题。但是当人口红利过去的后,台湾电商的精细化运作、深耕小而美等特色,或许会为他们提供机会。

附:詹宏志谈互联网

在年轻一代的身上,詹宏志常常感受到互联网时代对于年轻人的深刻影响,尽管从纸媒到互联网,詹宏志已经完成了媒体人的完美转型,但是“关于纸媒是生是死的问题”,他表示仍看好纸媒的未来。

“互联网和纸媒走到现在面临一个尴尬的境遇,一边是传统的工具书没有演化到互联网时代,一边是互联网新的搜索工具没有完全成熟。这是一个空当,这是求知危险新一代。”詹宏志说。

如果说透明化和扁平化是互联网的优势,碎片化和细琐化,则是互联网的破坏性,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的年轻人知识面很广,但只是泛于表面。因此,传统媒体一点没有失去重要性,而是越来越重要,只是现在传统媒体需要到人多的地方恭迎读者,年轻人获取信息的互联网化,就需要传统媒体承载方式作出改变。

(文/曹文君 ?来源:I天下网商)

电商 媒体人 跨界 詹宏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