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不差钱怎么整?
王静静 王静静

创业者不差钱怎么整?

2012年末,Trustlook的创始人张亮(Allan Zhang)决定辞职创业之前,和他从前的老板Lane Bess吃了一个饭。第二天,Lane Bess开给了他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张亮在互联网安全领域已经有12年经验,创业前所在的Palo Alto Networks是互联网安全公司。而Bess曾经是Palo Alto Networks的CEO。

【导读】:2012年末,Trustlook的创始人张亮(Allan Zhang)决定辞职创业之前,和他从前的老板Lane Bess吃了一个饭。第二天,Lane Bess开给了他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张亮在互联网安全领域已经有12年经验,创业前所在的Palo Alto Networks是互联网安全公司。而Bess曾经是Palo Alto Networks的CEO。

W020120615626315219879

更令张亮出乎意料的投资者出现在Trustlook产品上线前一周。那是2013年7月,张亮在他San Jose的办公室里和奇虎360创始人、CEO周鸿祎擦肩而过,几分钟后他俩才互相认识。而周鸿祎在那里出现就是因为奇虎360想要投资TrustLook。

在几年前难以想象,一家在纽交所上市不到两年的中国互联网公司能比硅谷其它投资者开出更诱人的价码。在他们见面当天,奇虎360和Trustlook几乎完成了所有谈判:周鸿祎承诺不管Trustlook估值如何,奇虎360都愿意占其25%的股份,而且不带其它VC常会要求的繁复条款。隐含的更多好处在于,奇虎360能帮助Trustlook这家诞生于硅谷的公司立刻面向整个中国市场。

尽管Trustlook团队中几乎所有人都为这一邀约所动心,但张亮最后却拒绝了。能支持他拒绝的原因之一在于,钱并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即使拒绝周鸿祎,他依然能获得足够多的投资人支持—在产品上线第一周之内,他就完成种子轮140万美元的融资。

“钱不是问题,做一家创业公司需要的钱比以前少很多。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张亮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你依然需要他们(创业者)的想象力和能量,但他们已不那么需要你的钱了。”在2013年7月面向投资者的会议PreMoney上,Y 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 Graham对台下的投资者们这么说。

这就是硅谷正在发生的:对正在在创业初期的创业者而言,困扰之一已不再是“谁愿意投资”,而是“拿谁的钱更有价值”。

争夺张亮这样创业者的投资者队伍不断扩大。来自中国的投资者是其中之一—腾讯、百度和盛大这样大公司的投资人也都出现在了硅谷并寻找猎物;而更多的是天使和孵化器,他们是整个环境发生变化时最敏锐的一群人;另外,大公司的投资部门让人无法小觑:根据道琼斯Venture Source的数据,Google Venture是2013年第二季度的第四大投资者(按照交易数量计算)。

“由于微型风险投资公司、加速器、天使投资人、众筹网站、AngelList这样的网站以及二级交易市场的兴起,风险投资的环境已经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Fenwick&West律所的合伙人Barry J. Kramer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他在1970年代末就开始在硅谷生活,此后为许多创业公司提供法律服务。他还从10年前开始撰写《硅谷风险资本调查》等和投融资相关的报告。在最近几年,他所在的律所除了和传统VC保持良好关系之外,越来越多地开始和其它种类的投资者打交道。

可以预见的是,各种投资者会不断地涌入硅谷,并专注于早期投资。在7月,三星在Palo Alto的大学路(University Avenue)上开始一个新的孵化器项目;另一个消息是Ronny Conway离开Andreessen Horowitz并募得3000万美元开始自己的一个投资基金,这个基金专注于早期技术公司的投资;Twitter前高管Satya Patel和Google前高管Hunter Walk也在2013年用4个月时间筹集了3500万美元成立了“家酿投资”(Homebrew,取此名是向1970年代的硅谷计算机爱好者协会“家酿俱乐部”致敬),以投资尚且在“种子期”的创业者。

“很多新的情况在这两年发生,但在2010年前后就已有趋势。”500 Startups的合伙人Christine Tsai说。她在那一年离开Google后于8月份加入500 Startups,这个孵化器于2011月成立。创立者Dave McClure最初始的想法就是要给这个行业带来点不同。同样在那段时期在湾区成立的孵化器还有AngelPad和Kicklabs。

Tsai、McClure以及其它诸多投资者所共同看到的趋势之一在于,创业者创业需要的钱不再那么多。如果开发一款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创业者们尽可以使用Amazon Web Service、Prototype工具和数据分析工具—这些帮助开发者的工具通常使用Premium的模式,在确定需要更多储存空间或者功能之前,开发者尽管可以使用免费版本。(相关报道请见《第一财经周刊》2013年第17期特写《让创业变简单》)

“在10年前,你如果创办一个创业企业可能需要上百万美元,但现在你甚至几万美元就能做出一个原型来。”Kramer说。

但创业者依然需要帮助,这些帮助已不是那些有着MBA学位的VC们能提供的,而是那些在行业内有充分经验,甚至自己曾经是创业者的人。

最敏锐意识到这个趋势的是Y Combinator。创立者保罗·格雷厄姆在2005年创办这家孵化器。他自己是个技术领域的创业者,所创办的Viaweb在1998年被Yahoo收购,获得的钱足以让他成为一名天使投资人。但保罗·格雷厄姆用了一种新的方式来帮助创业者。他挑选创业者,让他们加入YC训练营,并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给予他们从技术到市场等各个方面的帮助,敦促他们迅速搭建原型并上线运营进而实现快速增长。这个阶段YC给学员们提供的几万美元启动资金通常够用,但等到YC学员毕业后,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机构都会蜂拥而至,让这些创业公司的估值疯涨。

这些指导变得比钱更为重要。“Y Combinator会请来马克·扎克伯格和拉里·佩奇这样的聪明人来给我们做演讲,而且因为谈话不公开,所以通常他们知无不言,让我们获益匪浅。”DrChrono的创始人和CEO Michael Nusimow说。他是Y Combinator 2011年的冬季学员,在2012年初得到了首轮风险投资。

有着连续创业经验的天使们也受到创业者们的青睐。“我的几位天使投资人在Facebook和Google工作,技术背景都很强,他们给我的建议比给的钱更有价值。”张亮说。

甚至一种现象变得更为常见,即创业者为了得到某个经验丰富者的长期建议而主动要求获得他们象征性的投资。“当他们成为你的投资者,他们会时不时关心你在做的事情,主动给你帮助。”Nusimow说。在2013年9月末一个面向创业者的活动中,他将此作为建议分享给了其它创业者。

在硅谷这样的地方,通常许多这样的经验丰富者通过出售公司或售出公司股票变得富有。

即使是在招聘等方面,天使投资人相比传统VC也对创业早期的企业更有用。“VC们可能在寻找高管方面更有资源,但是天使却对行业更了解,更能帮创业企业找到合适的程序员或者合伙人。”李强(Larry Li)说,他在硅谷20多年,于2012年在硅谷创办了Zpark Venture,主要进行种子期的投资,其合伙人大多在硅谷有多年的技术背景。

与Nusimow在同一期YC中毕业的Eric Migicovsky的经历则更能说明和此前的创业者相比,现在的创业者在获得投资方面可选项更多。

他的项目是智能手表Pebble,在他于2011年获得了Tim Dreaper等一些投资者37.5万美元融资后,就再也筹集不到更多钱。2012年4月11日,Migicovsky开始在众筹平台Kickstarter上开始了目标10万美元的融资。两个小时之内,他就实现了其设定的目标;在之后的30天内,他募集到了470万美元,最后他于2012年5月18日结束募集,届时他已获得来自6.8928万人的超过1000万的投资。

这一表现足以让VC重新审视Pebble的价值。在2013年5月,Pebble完成了A轮1500万美元的融资。

“现在很多投资者都会关注我们这样的众筹平台,虽然我们不会和他们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在我们平台上很多项目都在完成目标之后立刻获得了VC的青睐。”众筹平台Indiegogo负责硬件市场拓展的Kate Drane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说。

而对于投资者而言,不断有新的平台出现,可以成为他们的工具,也在改变他们的投资方式。

“你应该去看看AngelList,我想它是在这个行业中最具颠覆和创新的。”500 Startups的Tsai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这样说。AngelList作为一个创业企业,给需要融资的创业企业和有资质的投资人提供了免费的平台,以及一些模块化的条款,使他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更方便高效地完成投融资。500 Startups已使用AngelList作为申请入口。和AngelList类似的还有FundersClub等平台。

更可能具有颠覆意义的是AngelList刚宣布的新功能“Syndicate”,这个功能允许看好一个创业企业的投资人让其它个人投资人加入进来进行联合投资。加入进来的投资者大体看好领投人的判断力并愿意与之一起承担风险。这某种程度上打破了投资者此前属于某个投资公司的限制,而让他们彼此之间建立起松散的联盟。

“现在这一切才刚刚开始。”Tsai说。

她所在的500 Startups在6月27日召开面对投资者的“PreMoney”会议。他们的初衷在于觉得“风险投资在危机之中”,是时候讨论一下这个行业在面临什么了。

“我很惊讶那么多老牌风投都同意我们的观点,承认变化正在发生。尽管也依然有一些风投认为早期投资风险太大还是不要介入的好。”Tsai说。

在以前,创业者需要穿得像模像样,然后拿着商业计划书跑到SandHill Road去打动投资者。“但现在投资人都得放下身段,下来和创业者聊天。现在大家往往约在Palo Alto某个交通方便的咖啡馆,谈完,创业者几步路就回去接着写代码。你甚至可以看到Palo Alto Downtown的房价在不断升高。”Larry Li说。

在之前,VC们并不屑于如此早期投资的原因在于,他们募集到的资金数额庞大,而这样的投资金额少风险大,这意味着他们要投入更多的精力看更多的公司,但可能得到的回报未必成正比。

“但VC现在面临一个困境是:他们在最近10年的回报并不好,看看美国财政状况、欧债危机,以及IPO上市公司缩减,这些都让他们觉得宏观情况并不乐观,他们得更加谨慎;但微观情况下,早期投资如火如荼,回报不错。他们如果不更冒险一点,会觉得自己错过赚钱的好机会。”Kramer说。

Cambridge Association用风险投资整个基金回报的近30年的数据做成指数,和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等进行比较,发现在1999年之后,风险投资表现一直没有股票行情好。

这一机构的数据还表明,风险投资最近三年在早期阶段的投资回报都要高于其整体的平均回报。

Y Combinator通常会要创业者5%的股份。这看起来并不算多。直到Y Combinator学员面对蜂拥而来的投资者和惊人的估值时,他们才会知道用少量钱换得的5%股份意味着什么。例如,Y Combinator在最初期给Airbnb投入了2万美元,此后它不断受到风险投资者的追捧,2011年完成B轮融资时,它已经获得大约1.2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超过20亿美元。

更早期的介入也意味着更早退出。一些早期投资可以做到在B轮融资时就退出,这时一些公司已估值颇高。

即使在美国IPO前景依然不乐观,但雅虎等大公司的收购也让早期投资的风险看上去降低了不少。在过去一年,雅虎收购了十多家创业企业,其中为轻博客Tumblr付出的价格是11亿美元。

传统风险投资因此也开始进入这个更早期投资的领域。为了让自己更有竞争力,这些希望有所突破的风险投资开始在内部进行一些创新。Andreessen Horowitz和红杉内部会有在公共关系、市场或者招聘方面经验丰富的人员,来为自己所投资的公司服务。

“这也只有大风险投资公司能够做到。他们有着足够大的基金,因此管理费足够支持这些人员费用。”Edith Yung说。

在Andreessen Horowitz最新募集到的15亿美元新基金中,有5%被作为管理费,其中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招聘专家团队来为投资的企业提供辅助服务。而通常管理费用在每年2%至2.5%。

First Round Capital则致力于用技术解决为创业者提供服务的问题。这包括一个类似Quora的问答网站,让其所投资的公司互相帮助解惑;一个类似Yelp的网站来让创业企业查找服务提供商并做出评价;另一个即将上线的平台叫做HackPR,想让记者和创业者能够直接在这个平台上互相联系,让记者得到自己想要的故事,而创业者得到想要的曝光。

First Round Capital说他们更加愿意将更多人手放在这样的平台上而不是招聘更多的投资合伙人。

风险投资不约而同的新做法还包括像一个媒体一样提供资讯以帮助自己投资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最近聘用了《连线》编辑Michael Copeland来领导其内容策略;红杉在今年早些时候聘请了《华尔街日报》的Ben Worthen,将一些“如何创业”的内容呈现在网站上;First Round Capital则在最近上线了First Round Review博客网站。

数据挖掘也成为风险投资们希望能有所作为的领域。Google Venture成为这个领域最引人瞩目的一家,它依靠自己所拥有的世界上最大的数据,以及在搜索引擎领域的技术来挖掘创始人从大学论文到工作经验等各方面的数据。此后KPCB、红杉、Y Combinator都期望能在数据挖掘方面有所突破,好带来更靠谱的判断。

在这些聪明投资者的竞争中,得到最大好处的是创业者。

“和VC谈特别费时间,但对于创业者而言时间非常宝贵。天使能够非常快地给我们钱和其它帮助,还能保持条款干净。”张亮说。他说的条款干净指的是不会有过多束缚创业企业的条款。

“不同的创业者可以有不同选择,进而得到不同的帮助。”Edith Yeung说,她是一位天使投资人,“对于毫无经验的创业者而言,孵化器能够帮他们在三四个月间就对创业的每个环节都有概念;连续创业者会更加愿意得到专注于某个行业的天使投资人的投资,这意味着能够得到更多来自技术方面的建议和行业内的人脉;成熟一点的公司,需要请管理人员时,传统VC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我们更希望A轮融资的时候能够得到Google Venture的投资,因为我们希望投资我们的是更加有活力的VC。”张亮说。当然他的另外一个考虑来自于他的很大一部分市场来自于Android操作系统,Google作为Android操作系统的所有者也许能带来更多的资源。

Google Venture还有一个平台能让自己投资的公司查找到Google内部的专家资源,使得在必要的时候Google的人才库也能为这些创业公司所用。

无论是哪种投资人都在试图让自己更加适应这样的投资环境。在PreMoney的会上,不论是YC的创立者Paul Graham还是AngelList的创立者Naval Ravikant都说投资者应该更快地做决策,并减少在所投资公司中所占的股份。

“但你也会看到A-Round Crunch,”Kramer说。A-Round Crunch的意思是,虽然得到种子轮融资的公司很多,但是进入到A轮的公司却很少。

“这未必是坏事,这意味者从失败中学到东西的人更多了。”Kramer说。

创业 观点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