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秦,周鸿祎 李开复 包凡三位大佬教你如何“反猎杀”!
i黑马 i黑马

网秦,周鸿祎 李开复 包凡三位大佬教你如何“反猎杀”!

今天,又一只可怜的中概股遭遇了浑水的突袭,于2011年5月5日登陆美国纽交所网秦,被浑水发布最新报告指为“欺诈!强烈卖出!现金余额虚假!”。

来源:i黑马?

从2009年开始在北美资本市场当中,出现一家叫浑水研究公司(Muddy Waters Research)的,它先后发出真实的研究报告揭露了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东方纸业(ONP)、绿诺科技(RINO)、多元环球水务(DGW) 和中国高速传媒(CCME),这四家在中国经营的民企因这浑水公司的揭露导致股价大跌,分别被交易所停牌或摘牌。

中概股,在赴美IPO时,不但要想着如何包装自己的概念,整理好自己的财报,还要堤防这浑水和香橼这样的美股“恶霸”,他们会经常出来做空中概股,新东方、360等著名中概股企业都遭受过攻击,新东方更是在被浑水做空之后暴跌35%以上。

2

今天,又一只可怜的中概股遭遇了浑水的突袭,于2011年5月5日登陆美国纽交所网秦,被浑水发布最新报告指为“欺诈!强烈卖出!现金余额虚假!”。

浑水在周四发布的报告中指出:“我们认为网秦什么都没有。在网秦所声称的2012年中国安全产品营收中,至少有72%是虚构的。”在这份长达81页的报告中,浑水还指称网秦严重夸大了该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称其所占份额仅为1.5%,而不是网秦自己报称的55%;付费用户人数仅为不到25万人,而并非网秦自己宣称的600万人。

浑水还指称,该机构认为网秦的一种杀毒软件程序实际上是“后门程序”。报告称:“网秦的未来跟过去一样黯淡。网秦无法通过根本就不存在的用户实现商业化。”

浑水发布最新报告,将网秦 评级为“强烈卖出”,称其中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负债表、收购业务等都存在作假或者捏造行为。浑水称其目标股价低于每股一美元 。

目前看来,网秦的惨剧才刚刚拉开序幕,目前网秦股价已经暴跌了47%,每股股价直接暴跌至12.09美元。究竟网秦会像东方纸业、绿诺科技一样最终挺住,还是能像360和新东方一样逃出生天?针对这种屡屡上演的“猎杀游戏”,i黑马甚至觉得负责中概股IPO的投行们可以在他们上市时,给他们做做“反猎杀”练习。

至于如何反猎杀,《创业家》杂志曾经做过一期封面,直接采访了有反猎杀经验的周鸿祎和李开复等大佬,他们用亲身经历告诉中概股们该如何反猎杀,这或许对网秦有着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也是未来上市中概股的“前事之师”。

1

李开复口述:

我一直在等待有一天能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去年,分众、展讯、新东方等多家公司遭遇做空,我不能说这些公司没有犯任何的小错,但绝对没有做空公司说的那么严重。早些年,确实有一批很明显的中国做假公司,做了假就该被打,打它们等于帮社会尽责。做空公司赚钱也无可厚非,但现在开始打这些没有犯错误的,或者犯了点小错误的,用夸大、造假、虚构的方式,这就过分了,从一个打假者,变成了作假者。

新东方这件事,做空者把做空报告与美国证监会的调查结合在一起,这肯定是一个组合拳,俞敏洪不能在调查期间出来辩解,这就无耻了。但我爱莫能助,因为我讲不清楚新东方的业务。后来看到Citron(香橼)出了针对搜狐和奇虎的报告,讲的是搜索,这个我懂。看完报告我觉得它完全是胡扯。

我没立马写文章,而是在思考。我发现,对于做空报告,一种人觉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另一种人认为做空公司说跌就跌,跟着赚钱就好,于是支持外国人来打中国的公司。这让我意识到如果只纠缠于质疑个别细节,而不是去公开辩论,就不会产生效果。尤其是如果想让美国股民注意到这件事,就要找到做空者犯得比较大的错误,用严重的词来引起注意。

我决定写这篇反驳文章。文章是用英文写的,逻辑也是美式的。美国人习惯用数据说话,错在哪里,怎么证明,对的应该是什么……写完之后,我把它发在了雪球财经上,Citron在那里有账号。之后我在twitter、微博上转发了这篇文章,同时发给了6位投行分析师,美国几个媒体也跟着转载,这足以让Citron看到。后来,网友自发成立citronfraud.com网站,多家游戏公司主动出来反驳Citron……

我并不想打口水战,所以把之前的各种质疑整理成“十问香橼”。从目前情况来看,至少在搜索及拼音业务这一点上,Citron承认了它对被调查公司的基本产品不了解。这就像一个人对百事公司说你们的百度产品做得很好,这代表了这个公司不专业。我想,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希望后面的9个问题,Citron也会逐渐承认。

做这件事情,我也遭到一些人的质疑。有人觉得我可能买了奇虎股票或是周鸿祎的朋友,Citron也质疑奇虎与创新工场有重大的利益关联。都不是。如果说这件事情里,我有什么利益的话,那就是这些所谓的打假公司,损害了中国公司的名誉。它们把VIE(可变利益实体)结构及中国公司的可信度,打得越来越低,使市场失去信心。这间接影响未来所有可能赴美上市的公司。我们投资的这些公司再过三五年也可能到国外上市。到时候如果中国公司都被打臭了,VIE结构不行了,我们最终也将受害。

国内60多位投资者、创业者和我一起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质疑Citron。9月12日,Citron发函说要起诉我们。这是件很可笑的事。起诉就起诉呗,我们又不是没见过别人做可笑的起诉。

说起诉讼,我希望中国的企业有一个认知,当你被错误的信息冤枉时,要站出来,不要打不还手。既然去美国上市,就要了解美国的情况,注重和投资者的交流,在遇到困难时学会危机公关,懂得运用社交媒体平台,以及在合适的时候用法律维权。这些都要学,都要交学费。如果认为公司、产品、客户都在中国,美国只是融资渠道,钱融完了就不管美国的事了,就不要去美国上市。

我和一些公司的创始人聊过,他们以前没有足够的认知和勇气去打硬仗。有些认为自己英文不好、不懂美国文化、很难打赢,有些则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不想再追究,相对持比较悲观的态度。打官司不一定每次都会赢,但打十次赢三次的话,就达到了效果,让做空公司知道以后不能胡说八道。打假机构是不能作假的,一次被法院认定作假,名声就毁了。那它们就会警惕,无论它们以后不再打假,或是守规矩地打假,这两个结果都是赢的,所以有败诉也没关系。

反过来看,早些年中国造假公司被浑水、Citron打,现在已经很少再有通过逆向收购造假上市的了。同样,做空公司报告乱写,我们也来打你,这样以后就少有乱写报告的公司。在一个乐观者眼中,这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最近浑水公司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中国已不再是浑水优先考虑的对象。我不能假设浑水的举措跟我们做的事情有关,但至少做空公司已经认识到中国公司不是可以乱欺负的,报告不严谨是要付出代价的。只要大家都更守规矩地做事,这个事就告一段落了。

1

周鸿祎口述:

我对做空这事非常能理解。

这几年,中国有一批到美国买壳上市的公司,不客气地讲,这里面骗子比例相当高,一些造假方法超过美国人的想象。拿出那种玩儿A股的精神,第一年赢利,第二年亏损,第三年就ST。路演的时候给人吹得都挺好,一到交季报的时候就老做不到。

再加上中国互联网行业又存在VIE(可变利益实体)结构,国家本来应该给个明确的说法,又含糊其辞。熟悉中国国情的人都知道,VIE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既成事实了,国家也不可能采取什么行动。但是,美国人认为你没有个法律规定,就永远觉得心里没底。

在这些背景下,美国对中国上市企业的不信任逐渐形成主流。Citron(香橼),特别是浑水,是一家比较出色的公司,早期发现了不少中概股坏公司。当时对这些做空机构我内心是比较尊重的,做空作为一种机制,确实能有效发现一些坏公司。这些公司被揪出来,相当于消除害群之马。

我一直都是当笑话在看,认为这种事儿跟我们没关系。平心而论,中国互联网公司作假的,确实非常少。为什么呢?这些公司都是拿VC的钱长大的,VC投你的时候就对你查了个底儿掉,而且一般来说,国外的公司投我们都有要求,从你很小的时候,每年都是“四大”来审计。在这个行业里作假太难了,特别是我们,又属于有很多敌人的公司,你没有毛病还得给你侃出点儿毛病。

所以,Citron第一次做空360时,我们觉得很惊讶。

Citron是在美国股市开市前发的报告,差不多是这边晚上9点,报告到我们手里已经10点多了。这种事儿不管你多么生气、睡不着觉,都一定要快速回应。我们半夜赶回公司,把网址站的、浏览器的、IR、财务、法务、公关等相应一堆主管都叫了过来。

看了Citron的指责后,心里就比较轻松了。很多问题我们觉得很幼稚,他对我们的模式一点都不懂。那我就解释。360这个模式确实难以理解,上市前在美国路演的时候,我一对一地给基金讲就讲了一百多次。路演的结果还是不错的,也说服很多人,但是我发现,上市后每次我们举办投资人会,我都要再次解释。

中国公司到美国去上市,通常都要在美国找一个大哥,比如说是中国的亚马逊、Google,美国人容易理解。但360谁都不是。我看了很多美国人写的报告,他们对中国的理解非常肤浅,就是用一些概念、名词来做解释,不了解中国的情况及中国用户的习惯,不能感同身受,只能想办法把中国公司套到美国人能理解的模式上。

我经常讲,做产品的人要从用户出发。我有个习惯,很多人在网上骂我的时候,他就是骂得再难听,我一定要想他为什么要骂我,要从他的角度想,我觉得我才能将心比心去改进。所以尽管第一次已经感觉到Citron来势并不友好,我们还是善意地想,它对我们的模式确实一点儿都不懂。这时候你跟人吐口水肯定没有意义,所以我们就非常礼貌地把他所有的问题做了个书面解答,而且把我们没有讲清楚的问题给大家讲清楚。我认为,这正好是跟资本市场宣传和沟通的机会。我们内部定的是这个调子。

报告是发给所有的投资人,在当天收市时。而且我们说,欢迎你到中国来,你可以质疑我们,但最好能面对面沟通。在中国,对于这种事,态度很重要,好像谁要敢大叫、谁声音大谁就有理。美国不是这样,大家都很理智,你要是反应太过激,越委屈、越愤怒,投资人越不信。美国文化跟我们不一样,一定要理性地回答他,凭证据,有一说一。

第二天,我们组织了电话会,和做投资者关系的、买了我们股票的投资商逐条解释。这是件很重要的事,因为这些人买了你的股票,他们不信Citron、不抛你的股票,你就没问题。还有一个,就是要跟投行的分析师联系,一定要让他们出来挺你,这点也很重要。

Citron第一篇报告对股价的影响不是特别大,当天跌了不到十个点,这和我们的快速回应有关。我认为我们解释得足够清楚了,它就不会再折腾了。

半个月后,Citron出了第二篇报告,害得我们又半夜睡不着觉。这次是围绕着我们的收入说事儿,我有点儿生气了,觉得这是有点儿故意找别扭。比如我们网站生意做得很好,因为这两年电商很疯狂,大家拿了VC的钱就投到我这儿来了,但Citron非拿没交钱的网站来说事儿。一个网站,里面不可能所有链接都是交钱的,比如百度,但中国人都用百度,我能不放吗?Citron就说,你看,据我们调查,百度是不付钱的。

但是,跟以后的几次一样,我们还是这个方法,又解释一遍。我后来认为他们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把你做空,就要找各种东西,已经不是在跟你讲道理了,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说什么我解释什么。我不攻击你,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一个态度。生气没意义,对方躲在暗处,每天可以写一篇文章骂你,你一生气不就正中他下怀吗?尽管你知道,丫就是个坏人,可能是竞争对手派来黑你的,他也顺手挣钱,但你还是要摆出一种姿态,平和、开放、透明。有些公司在面对做空时特别愤怒,愤怒会让人乱了章法。

我曾经问过展讯。展讯被人做空过一次,他们当时就是快速反应,快速发出报告,保持透明,保持开放,这给了我们很大启发。

去年年底,我们做了一个投资者开放日,主动邀请美国、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的上百家投资基金来公司。跟当年路演时一样,我又讲了一遍我们公司的模式,然后请我们的VP(副总裁)跟总监们回答他们的问题。只要跟我们签保密协议,别把我的东西透露出去。你觉得我是骗子是吧?你到公司来看,因为一个人说谎容易,你很多人就很难圆谎了。

所谓反猎杀,其实也反不到哪里,我们都是比较和平地应对。你在明处别人在暗处,这时候遮遮掩掩没有用,就是充分地把自己敞开,愿意接受任何人的问题及来访。

今年一月,在中概股普遍低迷的情况下,我们还做过一个5000万美元的回购计划。董事会授权CFO,一旦我们的股价跌到发行价之下,就开始回购。我们相信公司有价值,我们愿意真金白银地把股票买回来。

这个过程中,我一直觉得心里很有底。第一,我毕竟是有经验的创业者。这个公司从一开始就是我帮它融的资,至少有超过10家正规的VC,以美国的投资商为主,东岸西岸各种风格的都有,所以对我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公司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请了一个搜狐的财务负责人过来做我们的财务总监,很早就用“四大”做审计。2011年360上市,跟我们同时递交申请材料的有很多中国互联网公司,我们第一个冲上去了,很简单,就因为我们审计材料做得无懈可击。

我知道很多创业者都很草根,创办企业的时候,啥都不注意,公司账乱得一塌糊涂。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个公司,历史一定要干净。账目审计有问题,就像身体里有病,是经不住外部的风的,只有内部强壮才能经得住这些风寒、流感。

第二,大家知道我的风格,就是疯狂地搞用户、搞流量,对产品非常在乎,像我这种人的聪明才智不太可能去用在作假上,否则早就被人揭得体无完肤了。我挑战的都是巨头公司,都是硬碰硬。一个没有实力的公司,没有流量、没有用户,别说挑战腾讯,恐怕金山、瑞星都挑战不了。

对付做空,最根本的,一是自己要干净,不要有问题。二是你的业绩。最后大家还是看业绩,你光解释得天花乱坠没用。第二次被做空时,我们发布了季报,业绩好,股价就涨了。每次季报发布后,我们两个CFO都会在美国路演,加强与投资人的沟通。中国的很多创业者,公司在美国上市了,钱拿到了,就不去见美国人了,这是不对的。要不厌其烦地去见投资人。投资人面对各行各业,几百几千种股票,他就那么多钱,要买谁、持有谁,他真的不知道。这就需要沟通。如果一个股票被投资人忽略,都是散户在炒,股价当然很不稳定,就很容易被做空。如果都是一些长线投资者,看好你的未来,愿意持有你,无论怎样波动都是重仓持有,逢低就买进,你的股价就会非常坚实。要达到这种状态,就要建立信用。信用的建立不仅要靠沟通,还要靠不断的好的业绩。我们现在上市快一年半了,坚持到两年,就是八个季度,每个季度都能达到承诺,超出投资人的预期,这种信任就会建立起来。

我们都知道做空者有利益,但动机不重要。做空就是为了挣钱,挣钱天经地义。

以前,Citron、浑水打中了很多中概股坏公司,得手率相当高。但是,再往下可能就不那么容易找到这种做假明显的公司了。所以,我觉得就开始出现为了打假而打假的趋势了。容易打的打完之后,他们选择的标准,我认为就跟原来不一样,是找股价还可以的公司,因为有很多公司已经在市场中都跌到发行价以下了。

我们是中概股中少数几家股价在发行价之上的。Citron在乱找目标,可能有人给它递黑材料,一拍即合。Citron的第一篇报告里把我们的上市地纽交所写成了纳斯达克,这是个只有中国人才会犯的错误。所以我认为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利用Citron来搞我,但这个竞争对手可能也没给它真实的材料,它可能被误导了。这个过程中,还出现过一家名为德勤观察(Deloitte-Watch.com)的网站,看名字第一感觉这是德勤旗下网站,其实和德勤毫无关系。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的作假方式。它出现一次后就消失了,肯定是个马甲。

到了后来,Citron真的是为了做空而做空了,鸡蛋里挑骨头,但几次都没打到点儿上,所以对股价影响就不是特别大。而Citron的公信力几乎就没有了,因为它做不出新的东西来。前几次,我还参与应对,后来几次,都是CFO们在处理了。

Citron对我们真正有影响的那次,是把福布斯中文网站博客上的一篇文章,传播成“《福布斯》中文版揭露了奇虎”。这个博客作者跟Citron,我不好说有没有关系。看到那篇文章,我当然很生气,但是我怎么对他?我先是与《福布斯》中文版沟通,确认了不是《福布斯》的行为。之后,我们给《福布斯》英文版的老板写了投诉信,同时电邮联系了那个博客作者(一个老外),礼貌地邀请他来北京公司面对面沟通。后来他来到北京,我们跟他聊了两个小时。我们还是说,不怀疑你的动机,你对我们有误解那是我们的问题,我把你所有的质疑都给你解释。我们也曾邀请Citron负责人来奇虎参观,但是他不来。

最近一次,Citron在做空360的同时做多搜狐,引起了李开复的质疑。这跟浑水不一样,浑水在坚持做空。我觉得你要坚持一条路走到黑大家也拿你无话可说,你挣钱归挣钱,我们还尊重你做空这种行为。就像我挑战巨头,不管挑战得对不对,我总是敢挑战巨头,大家就会认同你。Citron现在突然变成要推销股票,过去的遮羞布就被撕掉了。

Citron总共对我们发了6次报告,我们都扛住了。其实你只要不买卖股票,股价对你来说不重要。但是被做空对我们有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呢?还是有。三人成虎,他天天说你,你网上一搜,搜到的都是负面。同时,老让Citron这种机构误导,最后确实会把中国公司的名头全给搞坏了,那么风险投资就不会再投,创业者还怎么创业啊?今天中国的创业者靠中国本土的银行贷款,靠政府对中小企业扶持,可能吗?还得靠VC。VC赌什么?VC要赌你上市。很小的企业能在A股上市?可能还得走中国香港、走境外。

我觉得在这方面,政府应该出来做点儿工作。天天花很多钱播形象片,没有意义,你以为美国人就那么容易被洗脑?你只要出些不好的事情,对你形象损害就特别大。中国概念股在美国如果做得好,也代表了大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如果中国概念股都纷纷退市,虽然是民营企业,对中国概念也是一个伤害。中国互联网公司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就是VIE,我认为政府应该对现有的VIE结构给个鲜明的认可,哪怕以后你不允许了。

Citron每次提出问题时,德勤就会收到举报信、匿名信,即使明知道是无稽之谈,也要按程序对我们再进行审计。举报者给德勤美国施加很大的压力,最后德勤对我们的审计是前所未有的,每个客户合同都要看。德勤增加很多工作量,我要多交审计费。每次审计,我们财务部的人都是天天连轴转。此外,我们每次还要按照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定,针对德勤提出的问题(大家都明知道是假问题)成立独立调查小组,给德勤出一个调查报告,同时在SEC备案。

我们为此承担了很多工作量,确实也经历了很多考验。去美国上市,不要光想着自己股价高,市值高,拿着美元,就要接受人家这套游戏规则。SEC和德勤对你的审计和严查之外,这种做空公司对你的挑战,也是必然要经过的。有的公司没被做空,从某种角度讲它可能都被遗忘了,股票没人炒,没有成交量。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考虑过要不要起诉。我们的股东也是两派意见。实话说,起诉是件很难做的事情,为什么呢?第一,我们问了SEC,它对这种做空公司是默许和支持的。它要保护这些做空者做空的权利,容忍小恶来避免大恶。第二,做空者都是此中高手,了解他们的朋友说,他们都会很注意自己的邮件往来,全是匿名,你很难追查到他们之间的关联交易。我和江南春为此还一起到美国找律师分别聊,律师也说,做空者都提前做了很多准备,他们说话都一定是律师看过的,你找不着痕迹。我们就觉得,通过诉讼,可能效率特别低,而且在美国打官司也挺费钱的。

到目前为止,中国公司中只有希尔威矿业动用了法律武器,投入了很多精力、物力,我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你如果觉得公司没问题,就算被人诬陷了,泼了脏水,股价有短期的起伏,你耐心解释、沟通,然后专心把业务做好,你的股价起来,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

就像最近这次,很多人受Citron的影响,做空我们,结果我们的股价从14块起回到了20以上,把所有做空的人都惩罚了。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1

包凡口述:

这么多中国概念股被做空,我认为最大的背景是国际资本在做空中国。为什么能做空中国?因为中国的经济正面临很大的挑战,我们面临的是结构性而非周期性的危机。如果没有一个真正负面的东西,一点儿事实都没有,光靠造谣是做不空的。做空者是这样,实际你应该减10分,它吓唬别人说要减50分,这跟做泡沫是一样的,你不过就好了10分,它说好了50分。资本市场总是这样在摇摆。

那么,做空中国怎么能赚到最多的钱呢?肯定是做空体量最大、流通性最好的公司,那就莫过于中国的金融股和恒生指数。但是,这两个东西是大象,搬不动,做空的人与之相比不过是一只小狼狗,咬不动大象。怎么把大象搬倒呢?就要团结所有的力量,那么就要别人相信你。只要所有的人开始恐慌了,你咬了第一口,别人就开始帮你咬了。

怎么让别人信你呢?你首先要找几个经不起捏的软杮子。在美国借壳上市的中国公司里,烂公司的比例相当大,一打一个准,这就是Citron、浑水前些年做的事。市场慢慢会注意到,觉得它们说得挺有道理。然后再搞几个大一点儿的,比如东南融通,的确有问题。接下来就搞新东方、分众这样的,最多有点儿小问题,但是很不幸,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开始相信了。下一步就是金融股和恒生指数。恒指现在已经回到20000点了,往下打的空间是很大的。对做空者而言,现在被做空的这些中概股只是一些小菜,做空它们挣不了多少钱。

推动整个做空浪潮的,是国际上一批大的对冲基金。Citron、浑水只是它们前面的喇叭筒,因为对冲基金不能自己跳出来。最核心的是,很多被做空的公司,这些对冲基金都是它们曾经的股东,知道公司有瑕疵,现在做空再赚一把。国内总有人说什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都是扯淡,他们不知道这背后是一个很大的产业链在运作。也不要从道德的角度批评做空,人家就是为了赚钱。但你要知道,它是为了赚钱,此外没有什么崇高的目的。做空中国,用“阴谋”两个字我觉得有点儿过了,但绝对是一盘很大的棋。他们的想法是,把银行股、恒指一把打穿以后,最终中国政府会出手救市,他们再反手做多。

这就是个game。资本的游戏。中国企业家有个误区,觉得一个好的企业家不应该跟资本混在一起。你要么就别上市,上了市就必须知道怎么玩儿这个游戏,不懂游戏规则就要被人宰。这里面没有什么正义与邪恶,我也不相信存在什么对付中国的阴谋。只不过是中国人不懂,好欺负罢了。我1994年就去了摩根士丹利,在这个圈子里成长起来,对这些太了解了。中国金融体制不改革,就产生不了一批金融精英,就没有人帮你对付这些人。

被做空的公司一般都是估值过高,有挤压的空间。做空者在你的公司里往往都有内鬼,帮助搜集你的资料。如果做空者觉得资料是有效的,就会决定做空你。一般他们会先把一些材料给浑水这样的公司,让他们写分析报告,再把报告发给一些基金公司,鼓动更多的人建空仓。时机差不多的时候,他们就会让研究公司正式发布这个报告,同时他们在二级市场上集体砸盘。这一定会引起恐慌,届时卖盘汹涌。股价跌到一定价格,接受股票质押的银行等机构就会斩仓,股价于是更跌。跌到理想价位,做空者再进来补仓,把借来的股票还掉,一轮做空就结束了。

那么,如何防止公司被做空?当你的股价被高估时,你就要意识到自己有被做空的危险。不要拿公司股票去做质押,尤其在股价高的时候。做空者需要借大量股票来砸盘。中国有很多企业家,公司上市以后,总觉得自己的股价被低估,不愿意卖掉股份,喜欢质押股票借钱去做其他项目。这就给做空者制造了机会,他们很容易就能借到做空需要的股票。

一旦公司被做空,你要打的其实是公关仗,所以在美国那边要有面向投资者的窗口或者媒体平台,能够及时向投资者发布正面的消息。当然,最牛的是找到所谓的“白武士”,一个大基金,来买你的股票,让股价上涨。或者,干脆退市,离开这个游戏。退市会使股价跌不下去,做空者可能徒劳一场。应该有这样的准备。

这样才是正常的游戏过程,你来我往。不要愤怒,也不要试图改变游戏规则。作为中国企业家,一定要懂这个。做企业的人来到资本市场,往往一副好像对资本很不屑的样子,千万不要这样。

记者:刘建强、叶静

浑水网秦报告要点:

——网秦就是一场重大的欺诈案。我们认为,这家公司什么都没有。在网秦所声称的2012年中国安全产品营收中,至少有72%是虚构的。到目前为止,网秦最大的客户其实就是网秦自己。我们预计,网秦在中国市场上所占据的份额仅为1.5%左右,而不是该公司自己声称的大约55%。我们还预计,网秦的中国付费用户基础仅为不到25万人,而并非该公司所声称的600万人。

——网秦向消费者出售的“网秦安全7.0”杀毒软件并不安全,我们认为它就是一种后门程序,会令用户的手机容易受到网络攻击。网秦在保护用户私人数据的问题上所作出的尝试很无力,因为数据是通过中国政府的防火墙上传到网秦服务器的。用户手机容易受到所谓“中间人攻击”(MTIM)的攻击,原因在于网秦并未遵循基本安全协议。浑水委托一流的安全软件工程师对这种产品进行了分析。

——网秦的未来前景跟过去一样黯淡。最近,网秦以广告和游戏为中心而开展了一些活动,但这只不过是其试图改用一种不那么明显的欺诈方式。网秦无法通过根本就不存在的用户实现商业化。

——网秦的并购交易很有可能是贪腐行为。

——网秦的现金余额很有可能是虚假的。在网秦提交的2012年20-F文件中,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将其所有现金和定期存款都分类为“二级资产”(Level 2 assets)(对这些资产进行估值的难度略高),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网秦所声称的来自于IPO (首次公开招股)交易的现金运动几乎肯定不会发生,其原因在于中国当局实施了外汇 控制措施。因此我们认为,网秦的定期存款很可能是伪造的。

网秦 反猎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