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大赛现场实录】杨志龙:什么是一个好企业?
陆海天 陆海天

【黑马大赛现场实录】杨志龙:什么是一个好企业?

浙商创投杨志龙先生担任了这次黑马大赛红牛创业加油站的分享嘉宾。他从投资人的角度讲述了他眼中的好企业是什么样子的,对现场的创业者很有启发性。

作者:杨志龙

i黑马导读】浙商创投杨志龙先生担任了这次黑马大赛红牛创业加油站的分享嘉宾。他从投资人的角度讲述了他眼中的好企业是什么样子的,对现场的创业者很有启发性。

u=3413663425,2584266636&fm=15&gp=0

大家早上好,谢谢这次的《创业家》湖北武汉的东湖区给我这么一个机会,我和大家一起沟通和互相学习一下我们从投资人的角度来看企业的发展,包括投资和收益。这个题目谁是值得投资的好项目,从投资机构的眼光来看企业的经营。这个题目要解答好可以分两个项目,一个是什么是好项目,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是项目,因为是它涉及到投资方案,我的重点不是跟创业团队沟通我们和机构之间如何形成一种合作模式的,这是题目当中的重要环节,是值得投的好项目。我重点想讲的另外一个本质,即使我投了一个创业团队,我的投价很低,甚至是和一样的资本金进来,如果是以机构的名义,这就一定是好项目和好企业呢?不一定。在于我和创业团队的合作模式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很复杂,有很多内容,我不想在这个层面今天做过多的介绍,我只想讲什么样的企业和创业团队我们认为是值得去合作的。

什么是好企业?

这个问题实际上涉及到投资的本质,我自身在踏入投资行业以后一直在研究的题目就是什么是一个好企业。我把这个题目从我接触的很多项目当中开始研究,一直研究到很多上市公司,我发现好企业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有很多,股票市场苏宁,从一开始上市的时候到最高点可以赚一百倍,比现在在座的很多投资机构的项目五到七年赚一百倍,从投资角度来讲是非常可观的收益率。我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苏宁上市以后就可以涨一百倍,企业能翻那么快,好企业的本质是什么。我再举一个例子,前一段落是我研究了双鹿药业,这个是二级市场的股票,上市的时间也差不多在七年左右,如果你们能买到这支股票,在首发的时间买,在最高点抛出,你的最高回报率可以达到250多倍,你拿十万块钱在02年左右去买,你在最高点卖,你的资本就是2500多万。我们虽然做一级市场投资,实际上二级市场也有很多高增长的好企业,一级市场的企业和二级市场的企业到底是什么让这些企业能比其他的公司有更好的发展呢?

在我们找很多企业的时候,我们看过很多创业者,一种创业者有发明专利,这样的人很多,来找我们说这个产品很好,我前一阶段时间还见了一个发明专利的老兄,他做个人立体车库的,他认为自己的发明专利很好,然后说你来投我吧,这样的项目往往让我们投资机构感到如果仅仅是这样的项目,换了你们在座所有大家来讲会有很多问题跟他探讨,为什么你觉得这个项目值得投。这是一类型的创业者,第二类的创业者可能做了两到三年,我来之前刚刚开了做类似于微软的深度体感器的,上海的,这一类项目是团队已经开始往前走了,已经有目标和方向了,我们也会碰到这样的类别。第三类还有相对成熟一点的,但是所有项目里面我会关心两个问题,它是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它是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这里面有两个典型案例,马云可以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是我们想找的投资企业应该是一个现实主义的理想家,反过来我就不投了,理想的现实主义者。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我把这个分开呢?无论我们看小企业还是大企业,我们都希望企业在心目当中对于它有一个长远的构架和理想,我们讲鸭脖好了,绝味鸭脖,这是湖北人吃的一个产品,我把鸭脖这个市场如果有两个鸭脖企业来找我融资,这两个鸭脖企业都开了十家店,销售规模差不多,一个鸭脖企业的理想假设是这样的,要把鸭脖卖给每一个中国人,甚至卖到全世界去,这是他的理想。也可以反过来讲,另外一个老板反过来说他希望为每一个消费者解决最好的休闲食品的,我们叫吃客,美味的需求。两个老板两种理想,会给它的生意带来两个不同的发展方向,这样一个问题可能是创业团队的未来长远追求,这是一般来讲很多创业者因为在短期的时间面临的生存压力,比较少的关注这个问题,我们都知道创业家非常非常多,企业也非常多,路边开店的也是创业者,自己做一些计加工的也是创业者,为什么有的人能起来,有的人起不来,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他有没有理想,有没有一个长远的,为了解决客户某一种需求,市场某一种需求的理想,但是有这个东西也不行,有很多人有理想,我很关注现在体感的市场,为什么一定要键盘和鼠标,大家戴起来很不方便,如果创业公司说我要让未来的人类与机器之间的交互方式摆脱掉所有的类似于鼠标键盘的,无论是有线和无线都得有这个东西,这是一个束缚,这是一个理想,但是怎么实现。这样一个理想怎么实现就变成了现实主义的问题。

怎么去经营你的公司?

对于创业家来讲,我很关心的第二个问题是你怎么样去经营你的公司,你必须赚钱,你有理想是好的,但是赚钱是实际的,就跟打仗一样。也许共产党的理想是成为统治中国的,想把中国在一个政党体系下去建立,但是大家也可以看到在国共力量对比明显的时候,也出现过两江划治的需求,以长江为界,江北我来统治,江南你来统治,在国民党力量更强势的时候他在生存之中。一个党的党章和理想没有变,是凝聚企业长久存在和发展的核心力量,我不把它叫做文化,文化的概念涉及到另外一个层面,是管理。但是只有理想行吗,一个军队要发展要钱,要枪炮,要强占市场,攻打敌人,这个问题就是现实主义问题,必须有具体明确的经营目标。我把这两个问题在企业里面分成了两个划分,理想是什么呢?是远见和战略,这两个词很空,我一直在理解什么是好的企业,讲苏宁大家都熟悉,苏宁是上市的,到现在为止做家电卖场的大型连锁企业只有那么几家,苏宁、国美等,我的意思是当时大家做家电卖场连锁的时候全国是没有的,当时苏宁是学国外吗,起码有一点苏宁都这种模式的时候算不算是一种远见,对这种模式发展进行预测的时候是不是一种战略呢?让我比较钦佩的是我们知道的显卡芯片全球制造商,黄总,台湾人,他的创业案例有一个很好的参考,这个模式不一定适合所有的企业类型。当时PC机刚刚出来的时候,对于图形计算的芯片是没有人干的,因为当时的CG3D制作还没有出来,黄总是一个电视游戏的玩家,或者说是一个粉丝,他就预见说未来的游戏市场一定会是3D的,现在没有人干,英特尔没有做,IBM没有做,然后就说我们做这个吧,他就融了钱,前三年基本上是亏损的,一直亏,因为芯片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摩尔定律,这样的行业是领先者,但是又有很多大的巨无霸在旁边看着,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战略是追随摩尔定律,他前期的发展很简单,有远见,知道3D游戏一定会成为主流的趋向,但是这个策略会不会错,如果我当时在国共两党之间,我能不能预测中国会统一,这个有可能实现,概率很大,但是是国民党统一还是共产党统一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3D游戏的出现对于3D计算芯片的需求,那个时候他的预见性是对的,我们反过来说事后诸葛亮都可以说,但是起码它的经营的理想理念当中的远见是存在的。第二个是战略,战略是企业怎么样去抢占市场,去打长期战争的方式。有一个老板提的方案是追随芯片行业的摩尔定律,芯片行业很有意思,有一款芯片刚刚出来,消费者还没有知道你就推出一款新的芯片,如果你一直以这样的方式发展企业,你的研发量会很大,批量投资的速度会很大,大的竞争要追随你也要有这样的节奏,这样的战略在他的发展当中起到非常重大的作用,他能够成功,没有被英特尔打败,也是战略的问题。

现实有两个,一个是商业模式,就是简单讲怎么赚钱。第二个是管理,我再一个上市公司的案例,这个案例很有意思,你们可以看比较,叫捷成股份,是做光电系统视频资源管理的,包括高清的,这个老板11年上市,上市之后一两个亿的销售额,如果你现在还持有它的股票的话,你的资本增值在65%左右,两年半的时间,很可观。在他上市之前有一个同类企业已经上市了,这个行业领域规模不大,光电媒体资源信息管理,视频音频媒体资源信息管理,一共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五六家,有一家已经上市了,被上市公司收购了,大恒科技。我比较了这两家公司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捷成股份从上市以后连续销售和利润增长率在50%多以上,而大恒科技这家公司在他上市的时候已经有了6个多亿的业绩,同类产品的当中,但是这两年的发展基本上是为零增长,或者是增长很少,利润甚至往下缩,这个现象我觉得和很快有意思。为什么做同类产品的公司,打是同样的解决方案,竟然在发展当中出现很大的分化,我们投好企业就是研究有没有好的公司,这样两个分化我研究下来,自己觉得得出几个结论,从纯粹经营上来看,我可以看到两个问题一是捷成股份在产品线和市场线上多元化去扩张,另外一个公司实际上维持。从经营说来看,这两个公司最大的差别是大恒科技是一个大公司,20多个亿的销售规模,它把资源分散在各个产业当中,而捷成股份只做好一个事情,为客户提供视频解决方案,我发现一个好的公司无论你多好,我认为多元化如果掌控不好的话一定会失去你的很大竞争优势,因为你的资源不可能,大家都认为是资金的资源,我不认为是这样,这个资源更多是包括管理资源,假如你是一个老板,我告诉底下三个人,我们要干三个事情,和一个老板盯着一个事情干,对下面组织结构和业务推动力是完全不一样的,他们在这类产品的市场份额基本接近了,以前向相差三到四倍,两年就赶上了,第一个就是因为关注,关注的目标不是战略,而是从资金资源到企业老板,到高管团队,对于底下人的专注的程度。很多创业者在生存的早期,它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我要生存必须赚钱,我现在又不知道哪个钱是我可能赚得更好的,只要是市场给我钱,我赚到利润就是我要做的。但是问题就来了,如果你是有奶便是娘,但是哪个娘有奶呢,你不知道,这就导致创业者不得不分散精力做不同的市场和产品的尝试,试错误。你的资源分配如果过于分散的话,又不利于你的竞争力的塑造,快速成长的打造,做的人很多,答案肯定很多,但是我还是这样想的,因为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让我来理解就是是没有理想,在我个人认为是如果你对你自己的目标有远见的话,你对你为这个市场和客户解决的需求有长期的规划和目的的话,实际上有奶便是娘的问题偏会在这个目标层面被化解掉。公司的竞争,特别是小企业,不要看和大企业之间在资源层面有很大的区分,力度上的大小,但是只要你的专注力够强,你的增长速度不一定比别人差。

关于现实主义的经营,我总结为经营模式和管理执行力,经营模式实际上就是你怎么赚钱,怎么盈利的能力,但是管理是我个人评判一个企业好坏的至关重要的因素。因为做生意的模式实际上是你在发现市场需求,解决市场需求当中会有灵活性的,但是好的管理才是你在竞争当中出位的一个重要因素,还是讲刚才看到的捷成和大恒两个公司,大家可以看到这两个上市公司的年报。我个人认为大恒的管理方案方式和捷成有很大的差距,管理一是你的组织结构,组织力有关系,二是跟文化建设本身有关系,好的管理有利于创业团队把自己的理想、战略、目标经营模式推进下去的一个核心轴线。但是有一个问题让我们在评估创业团队的过程当中非常难以去把握的,就是怎么才算一个好的管理。我们举一个例子,还是讲到大的环境,国民党和共产党发展的早期,一个组织都有管理,只要有组织就有管理,国民党的管理结构和模式,组织形式,以至于他们的理念理想的执行能力,与我们共产党的本身的管理机制有多大的差异,这种差异是怎么形成的,这种差异的核心怎么能够导致我们在战争当中打得赢国民党。因为管理本身是跟老板的个人风格有很大的关联,我见过有的老板做事非常细致,而且喜欢亲力亲为,这样一种老板就会带来管理的风格,会看见他的公司很多的事情,包括以前的俏江南的老板,据称是连买酱油都决定。这样的领导风格之下,它的管理结构就和另外很多的人都不太一样,我自己最后评估的想法是这样的,实际上验证你管理的能力就是最终你在执行你的战略目标的达成率上。我回过来讲一下这个企业,在座各个企业都会做两个事情,企业经营很简单,我们都说创业很难,但是企业经营很简单,就是四个事情,一是定方向,二是做预算做规划,三是执行,四是反思你的执行预算和规划。管理和预算和执行有关,为此我也研究过苏宁电器的年报,有好多期年报了,好的管理是什么呢?你的预期和预计,你的资源配置和执行从年初到年末,相差百分比,在20%30%以内能控制得了的,你的管理就很好了,如果说你今年定500万的目标,最后到年底只干100万,你管理就很差,为什么以这个指标来评判呢?你们看上市公司就知道,如果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对于明年的计划、销售目标、市场目标、产品目标,人力资源配置,产品配置非常清晰,目标感很强的话,最后执行的结果,如果相差非常大,因为是一个成熟企业,那一定意味着管理上出了大问题,在这个层面上,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管理风格,但是我是希望我所看到的企业,包括我们合作的所有创业团队和企业,我们很多的投资模式都跟企业对于未来的经营预测有关系,我们很希望投资一个在管理能力上很强的企业,而这个评判在我的心目当中就非常简单,就是老板今年定的目标到年末之前达成率,这个达成率是一个非常体现精细化控制能力的管理上的重要考量标准。

最后,我个人对于企业成长发展一直在研究当中得出了一个经验,我研究了很多企业,我们自己也投了很多企业,创业团队往往都比较相对急躁的,人都是这样的,人都是短视的,很多创业团队会跟我们讲,融了资金以后,今年做多少,明年翻一番,后年再翻两番,后年翻三番,这个计划出来以后,所有人,你可能是企业的创始人,老板,但是无论是你还是你底下的团队,还是我们投资人,如果这样高速成长的基础在那里,他们能不能执行到,对我们来讲都是一个疑问。我所得到的一个经验,我发现所有事物的成长都不是突变的,马云能起来不是因为马云说我要做电商,三年以后他就变成这样了,所有的事情都是逐步发展的。我研究过的一些好的上市公司,他们的发展周期,自己创业目标的时间大约在八年,从你开始放下工作,踏入社会,开始走自己创业的道路,你要成长起来,成长成为一个中公司的目标需要花八年的积累,有的人可能缩短一点,但是我认为没有这个时间基本上是达不成一个中型和成熟企业的标准。我研究了变频器行业,有四家在国内的上市公司,我看了这四家公司的成长过程,基本上都是八年,包括捷成股份,老板从光电系统出来创业,一直到他上市花了八年时间。很多创业者对于企业经营的生命周期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我们自己是做投资,我们投资要想到投资回报率,投资本金,资本过程,我们基金本身是有限的,有时间限制的,我们在早期投资的时候为什么看到大家很多外资基金都是十年的周期,浙江创投有天使基金,设了十年时间,为什么不能是五年的时间就把一个企业做起来呢,这个原因不是IPO市场到底接不接受,IPO退出效率问题,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早期基金十年的标准不是我们国内定的,我以前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研究了企业以后发现很多企业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说马上投了就可以增长了,不是那么简单的。关于这样的一个,我是想对投资本身有一个评估的价值,第二个方面,我也是想告诉在座的创业者,刚才看了宣传片叫坚持,我叫耐得住,我们投资人也会以这样的心态,因为这是规律,或者是经验,来评判我们企业的成长过程。而创业者不要过于心急了,我们说到管理,急了可能让你的企业失控。如果和武汉的企业有合作机会的话,也是在企业发展的客观过程当中有一个更好的认知,谢谢大家。

浙商创投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